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求赐药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求赐药

林大宝慢条斯理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上官门主应该不是杜七杀口中的病人吧?既然这样,这枚药丸为什么会到了你手中呢?” 听到林大宝的话,上官文山脸色不变。他呵呵笑了两声,慢悠悠说道:“林神医何出此言?我是洪门港城分舵的门主,杜七杀是我麾下七杀堂的堂主。我有重病在身,他帮我求药有什么奇怪的?” 威盛也在一旁帮衬道:“林神医,这药丸是七杀哥亲自寄给我的,就是用来治疗上官门主的病情的。药丸本来有三枚,有两枚已经让上官门主服用了。他原本是重病在床,但是服用了丹药之后居然就可以起身了。由于丹药就剩下最后一枚,所以门主就一直贴身放着,不舍得吃。” 威盛的声音诚恳,不似作伪。他替林大宝倒上一杯酒,毕恭毕敬说道:“这件事情我应该在机场里就跟林神医说的。是我疏忽,才引起林神医误会的。我自罚三杯。” 说着,威盛也给自己倒上白酒,连饮三杯。三杯过后,威盛的脸已经变得通红,呼吸也变得十分沉重。 一旁的上官文山含笑说道:“小胜子虽然是七杀堂的副堂主,但是平素滴酒不沾。这次在林神医面前却主动罚酒,看来对林神医确实十分敬重。” 上官文山也举起酒杯,对众人说道:“我们也敬林神医一杯。我刚刚说了,不管林神医愿不愿意再替老夫炼制丹药,都不会影响他与我们洪门的情义。” “我也敬林神医一杯。” “林神医,希望你可以救救上官门主。” “我代表贪狼堂,也敬林神医一杯。” “……” 一桌人全部起身向林大宝举杯,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只有林大宝犹自坐在座位上岿然不动,似笑非笑看着众人。 有人已经微怒,微微抬高了声音:“林神医滴酒未沾,有点不给面子啊。” 林大宝没有说话,而是转移话题笑道:“你是贪狼堂的人?” 对方是一个年过三十的少妇。她点点头,傲然道:“我是贪狼堂的堂主。” 林大宝继续呵呵笑道:“贪狼堂、七杀堂……七杀堂的堂主是叫杜七杀。那你的名字是不是叫贪狼?” 少妇脸上浮起一丝愠怒,冷冰冰说道:“贪狼只是前任堂主。她已经叛出了贪狼堂,被我们洪门通缉。我叫玫瑰,是现任堂主。” “厉害厉害。” 林大宝冲她竖起了大拇指:“就凭你这种低微本事也能当上堂主,看样子是睡了不少人的。” 玫瑰脸上涨得通红,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什么意思!” 林大宝好整以暇靠在座位上,呵呵笑道:“从机场开始就一直看大家表演,估计大家也有点累了。这样,我说两句大家可能不愿意让我知道的。” 包厢中的氛围变得肃杀起来。包括上官门主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威盛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与此前那个和煦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座位距离林大宝最近。此时一只手扶在腰间,另外一只手也悄然握住了一柄银质刀叉。 上官文山朝林大宝拱拱手:“林先生,有话直说。” “咱们先聊聊杜七杀的事情。杜七杀当初在海西市开辟势力,成立了洪门海西分舵。他抢的是我的地盘,我原本与他并不对付。不过后来他建立洪门分舵以后请我入会,我敬仰洪门名号,所以挂了一个洪门长老的名号。说起来,大家现在应该是同门。” 上官文山干笑了几声:“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杜七杀曾经向我提过。他在港城洪门受到排挤,所以才会带着所有七杀堂精锐出走海西市。” 林大宝望向威盛,呵呵笑道:“威老大,现在开始划重点,会考试哦。杜七杀的原话是,他带领七杀堂所有精锐出走海西市。你身为七杀堂副堂主,为什么会没去呢?为什么你手下还有这么多七杀堂精锐势力?”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不想跟着杜七杀去。又或者说,杜七杀根本没有把你视作心腹对不对?既然这样,你凭什么能当上七杀堂副堂主?” 听到林大宝的话,威盛表情开始发生变化。他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是七杀哥让我留下主持七杀堂大局的啊。” “是么?记得我问过你关于司妃的事情吗?你说你不知道司妃与我的关系,所以接下了绑架司妃的任务。呵呵,如果你真的跟杜七杀很熟,不可能会不知道我跟司妃的关系。当初在海西市的时候,司妃和杜七杀的关系并不算差。甚至在司妃回港城的时候,杜七杀也劝过她离港城七杀堂的人远一些。” 威盛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所以你才没有让司妃一起来参加晚宴是吗?” 林大宝竖起大拇指:“猜得很准。不愧是让杜七杀吃了大亏的人。” “我们再说一说贪狼。我之前说过,我和杜七杀很熟。同样的,他也告诉过我贪狼的事情。杜七杀和贪狼情同兄妹,同进同退。既然玫瑰大妈说贪狼已经叛出洪门了,是不是意味杜七杀也不在了?既然这样,杜七杀又怎么会千里迢迢托人把药送到这里?”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替杜七杀送药的人已经死了。然后药落到了你们手中。上官门主服用了以后,觉得这丹药的药效很不错。所以才让威盛在机场接我,一路带我来这里。上官门主的真实意图就是让我炼药,对不对?” 林大宝一边吃饭,一边慢条斯理将事情一五一十铺陈出来。威盛的脸色愈加难看。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声音发颤对上官文山说道:“老爷子,是我没做好!” “呵呵,林神医天资聪慧,这不怪你。” 上官文山脸上波澜不惊,对林大宝呵呵笑道:“既然林神医知道我的用意,那可否赐药给老夫呢?” 林大宝哈哈大笑起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对不对?嗯,我选择不赐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