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骗局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骗局

走入包厢,林大宝脸上的笑容敛去。他望着威盛,淡淡道:“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威盛一愣,笑容凝固在脸上:“林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呢。” 林大宝环顾了一眼包厢。这个包厢很大,里面有卫生间、洽谈区、卡拉OK和更衣间。在另外一边还有一道暗门,看样子应该是卧室之类的休息场所。 与其说这是一个餐饮包厢,还不如说是一套房间。港城寸土寸金,一套六十多平的房子就可以称之为豪宅,价格更是高达千万。没想到这醉月楼中区区一个包厢,就有这么大的面积。可见洪门在港城的影响力之深,实力之雄厚。 林大宝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似笑非笑道:“那么我再重复一次。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不用在我面前玩这些弯弯绕绕。我相信杜七杀应该告诉过你,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猜谜。” 威盛干笑了几声,脸上露出尴尬笑容。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包厢中就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林先生果然爽快。跟聪明人聊天就是简单。” 紧接着,包厢最里面的房门打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拄着拐杖,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年纪至少有八九十岁,步履蹒跚,看样子很快就要走到生命尽头。有两人一左一右护着他,似乎随时怕他摔倒。 他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也一起鱼贯而出。这些人的眉眼间都有傲气,看来是久居高位的人。 威盛连忙来到老人面前,躬身低声说道:“老爷子,是我没沉住气。” “哈哈哈,小胜子你做得已经很好了。林神医慧眼如炬,想瞒住他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们对林神医没有恶意,我相信林神医绝对可以感受得出来的。” 老人家在林大宝面前站定,对林大宝抱拳施礼。他虽然年纪很大,甚至步履蹒跚,但是他说话声音却依旧十分洪亮:“老夫上官文山,今日有幸见到林神医,幸会幸会。” 林大宝也随之拱拱手,淡淡道:“叫我林大宝就可以了。不知上官先生是?” 一旁的威盛连忙介绍道:“林先生,这位是我们洪门港城分舵的门主。” “上官门主?” 林大宝脸上露出些许惊讶神情。他朝众人微微颔首,笑道:“没想到我林大宝的面子这么大,竟然让堂堂洪门门主在包厢里等我。上官门主,有话直说吧。” “呵呵,林先生果然是爽快人。” 上官文山再度爽朗大笑起来。他挥挥手,马上有人将主座椅子拉开。上官文山见状,斥责道:“今天林先生是主角,自然应该他坐主座。” 说着,上官文山伸手邀请道:“林神医请上座,我们一边吃一边聊。” “好。” 林大宝也不客套,当下便一屁股坐在主座上。上官文山似乎没有想到林大宝居然会毫不谦让,当下眉头也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很快消弭于无形。 反倒是他身后几人露出不平神情,甚至发出冷哼声。 林大宝毫不为意,率先拿起筷子。他看了眼桌上的菜,略微露出惊讶神情:“看来上官门主对我很熟悉啊。桌上的菜肴居然都是我平素最喜欢吃的。” 一名手下阴阳怪气说道:“门主为了这桌菜肴,专门派人去美人沟村调查了你的口味习惯。然后按照美人沟村的做法,替你安排了这桌饭菜。门主诚意至此,就是没想到有人会如此不知好歹,居然反客为主。” 上官文山干咳了两声:“林神医悬壶济世,当然应该上座。” 林大宝闻言,不由得对放下手中筷子,上官文山拱手道:“上官门主费心了。不过上官门主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我恐怕还不敢吃这顿饭。要不然我以后做不到上官门主要求的事情,那我岂不是要赔死?” “哈哈哈,林神医果然像传闻中那样幽默。” 上官文山爽朗大笑,似乎早就料到了林大宝的回答。他在林大宝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小声说道:“实不相瞒,我确实有事情找林神医帮忙。不过不管这件事情是否能完成,都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深厚友谊的。这一点,林神医可以尽管放心。” 林大宝点点头:“直说。” “好!” 上官文山打开包厢中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碧绿小瓶子。瓶盖还没打开,一股浓郁的药香味就已经弥漫出来,充溢了整个包厢。药香随着呼吸进入体内五脏六腑,顿时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上官文山深深吸了一口气,陶醉道:“每次呼吸这股药香,我就觉得自己像是年轻五六岁。但是可惜啊,药丸的药力已经流失很多了。我估计过不了多久,这枚药丸就要变成药渣了。” 说着,上官文山将瓶中的药丸倒了出来。这是一枚乳白色的药丸,上面自然印刻着繁复的花纹。但是药丸使用的时间太长,导致药力已经减弱了许多。甚至连药丸的表面都产生了不少细小裂纹。 林大宝微微眯起眼睛,很快又面色如常。这枚乳白色药丸正是他亲手炼制的。当时林大宝一共炼制了黑白灰三枚药丸,赠予杜七杀替人续命的。其中白色药丸可以续命三个月,灰色药丸续命两周,而黑色药丸只能续命三天! 没想到这枚白色药丸居然到了上官文山的手中。 上官文山捏起这枚药丸,感叹道:“林神医,你对这枚药丸应该很清楚吧?我曾经把这枚药丸给很多名医看过,想让他们能够仿制出同样的药丸,哪怕是药效相差十倍也无所谓。可是没想到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仿制成功。林神医,您的医术确实可通鬼神啊。” 林大宝露出人畜无伤的笑容。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这枚丹药,呵呵笑道:“上官门主,你的意思是这枚丹药是我炼制的?但是我没有任何印象啊?” 上官文山向威盛使了个眼色。 威盛见状,连忙上前解释道:“林先生,这药丸是七杀哥托人带回来救人的。他在口信中提到,这药丸就是您炼制的。” “是吗?” 林大宝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戏谑道:“既然是杜七杀用来救人的丹药,为什么会到上官门主的手中?难道上官门主就是杜七杀口中的病人?” 上官文山点点头:“没错,就是我。” 林大宝冷笑一声:“但是我看着不像啊。你该不会是骗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