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阎王与菩萨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阎王与菩萨

林大宝没好意思在刘亨吉家里多待。自从刘亨吉知道林大宝是昆仑小队的教官以后,恨不得把林大宝当成偶像给供起来。 至于让他担任法律顾问之类的要求就更不用提了。现在刘亨吉已经认定自己就是美人沟集团的人,拿鞭子都抽估计都不肯跑。 杜七杀与宋欣蕾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后才肯离开。林大宝在一旁笑道:“榆木脑袋居然也开窍了?我以为你的脑子里只有武道修炼,没有儿女情长呢。” 杜七杀挠挠头,不好意思说道:“我原本也以为自己不会有儿女私情的。但是刚刚看到欣蕾,我突然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 “但是她肚子里有小孩儿,你当真不嫌弃?” 杜七杀沉默片刻,终于艰难点头说道:“先生你知道的,我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所以我内心可能更加渴望家庭。虽然欣蕾肚子里的孩子……” 林大宝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行了我知道了。刚刚青青跟我说了,宋欣蕾似乎也对你有意思。最后你到底能不能把她追到手,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杜七杀深深皱起了眉头:“先生,我从来没有追过女孩。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是不是应该送点礼物?马上就双十一了,要不我去网上买点?但是网上的东西,她会不会不喜欢……” 林大宝忍不住大笑起来。堂堂洪门杜七杀,单单名字就可也让对手闻风丧胆。没想到现在居然也会患得患失。 说话间,两人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海边。杜七杀望着港城方向,正色问道:“先生,你真的不打算去一趟港城吗?” 林大宝望着杜七杀,似笑非笑道:“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你应该去。目前这个消息已经在全世界的地下世界传遍了。虽然对方没有指名道姓挑战你。但是结合前段时间荒木真司身死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这次他是为了报仇而来的。如果我们避而不战,实在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们可以输,但是不能怂!” 杜七杀这番话似乎憋在心中很久了。这次终于一股脑儿全部都说了出来。他重重呼出一口气,朗声说道:“起码在洪门内部,很多年轻一辈高手已经行动起来。虽然咱们华夏国华人势力很多,而且经常各自倾轧。但是在面对这种国恨家仇,大家的利益还是一致的。我都很多年没有看到华夏国武道界这么团结了。” 林大宝耐心听完,然后打了个哈欠:“既然别人想去出风头,就让他们先去吧。” 杜七杀似乎还不肯放弃:“但是……” 林大宝挥挥手打断他,沉声说道:“我问你,武道一途什么最重要?” 杜七杀不知道林大宝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武道一途,天赋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苦修历练。” 林大宝赞许点头:“在你看来,什么样的历练才是对武者最好的?” “当然是与强者交手!真正的强者,对武道的理解与我们大不相同。与他们交手,就可也感受他们对于武道的感悟。先生,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经常找你切磋的原因。” “呵呵,你可以找我切磋。但是其他人,能找到高手切磋吗?现在这位所谓的倭国天师主动替你们当陪练,难道不是好事吗?” “明白了!” 杜七杀想了想,终于明白了林大宝的用意。他兴奋一拍大腿,喊道:“被你一说,我也想去切磋试试了。” 话音落下,杜七杀又皱起了眉头。他想了想,摇头说道:“不对啊。倭国天师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的。而且他出手极狠,几乎没有留下活口。先生,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切磋了,是炫耀。他想杀尽我们年轻一辈中的高手!” “不,他不想杀人。比起杀人来,更厉害的是诛心。” 杜七杀不解:“诛心?什么意思?” 林大宝望着远处,缓缓说道:“在海上,我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剑劈死荒木真司,这就是诛心。我那一剑已经把倭国的武魂斩断了,让倭国那些崇拜荒木真司的年轻高手彻底丧失了斗志。他此次前来,自然想要以牙还牙,把我们华夏国的武魂打没。所以这位倭国天师的真正用意,并不是来挑战我的。他眼中的对手,一直都是华夏国武道中的年轻一辈!他要激起这些人的热血,然后再将他们打死!这就是狼子野心,想把华夏武魂断绝!” “咔嚓!” 荒木真司脚下的青砖突然裂开。他望着林大宝,狞声道:“先生,难道我们只能干看着吗?”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笑道:“当然不是。我说过我不去打擂,但是没说不去救人。我准备去港城开一家美人沟医馆,专治跌打损伤。他杀人,我救人。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他的阎王厉害,还是我的菩萨慈悲!” …… …… 林大宝回到酒店,发现苏梅正在房间中打包行李。她见到林大宝以后莞尔一笑,说道:“行李很快就打包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林大宝不由得一愣:“出发去哪里?” 苏梅脸上浮出一丝淡淡笑容:“大宝,你心里想什么,我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遮掩。” 林大宝叹了口气,郁闷道:“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但是你心里想什么,我咋一点都不知道?” 苏梅笑着摇摇头:“大宝,你只需要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其他的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大宝反问:“所以你也觉得我应该去港城?” 苏梅认真想了想,说道:“我只知道你如果想去,那就尽管去。其他的根本无需担心。至于那个什么狗屁倭国天师如果敢伤害你,我就拆了他的天照寺。” 苏梅说话的时候轻轻柔柔的,仿佛是情侣之间在呢喃讲着情话。可是不知为何,林大宝却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息冲天而起。就好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祗,在俯瞰人间。 “这娘们……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