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公司隐患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公司隐患

“干爹干妈?” 刘亨吉一怔,皱眉说道:“真是胡闹!孩子都没出生,找什么干爹干妈!他们是什么人你知道吗?千万别被骗了。” 宋欣蕾连忙解释道:“刘叔叔你放心。我给孩子找的干爹干妈肯定是靠谱的。干妈是我大学的室友兼闺蜜,目前是一家大型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孩子干爹是我闺蜜的男朋友,也是一名著名的企业家。” “是你的大学同学?” 刘亨吉脸色稍微舒缓了一些。不过他还是叮嘱道:“你把他们带来吧,我正好可以帮你看看。薛少刚的事情你一定要吸取教训记得吗?” “知道啦知道啦。” 宋欣蕾撒娇了几声,很快挂断了电话。她放下手机,扭头对林大宝和何青青笑道:“搞定了,你们跟我去刘叔叔家吃饭吧。” 何青青有些意外:“现在就去吗?但是我们还是没都没有准备呢。” 宋欣蕾不解:“还要准备啥?” 何青青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去啊。刘校长对我们的第一印象不好,彼此之间有误会。咱们这次必须要郑重一点,起码要带点礼物吧。大宝你说是吧?” 没想到林大宝摇摇头,淡淡笑道:“不用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咱们现在是以宋珏干爹干妈的身份去的,不用太讲究这些。按照刘校长的性格,他其实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虚头巴脑的送礼客套。咱们就随意一点,别当成一回事儿就行。” 宋欣蕾在一旁捂着嘴巴轻笑:“大宝你才见过刘叔叔几次,怎么说得好像很了解他似的。” 林大宝笑着反问:“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是我说错了吗?” 宋欣蕾想了想,点头道:“确实没错。刘叔叔最讨厌的就是送礼的。他之所以看不惯薛少刚,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薛少刚喜欢送礼托关系走后门。” 何青青皱眉说道:“但是两手空空总不太好吧。” 林大宝略一沉吟:“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两葫芦咱们自酿的美人醉,回头带去好了。反正都是自己家的,不值几个钱。” 何青青眼睛一亮:“行!这个主意好。” …… …… 三人商量完毕,林大宝驱车带着两女前往刘亨吉的家里。刘亨吉虽然是江中大学副校长,但是住的房子还是学校的家属楼。这是一栋位于家属区的小平房。房子看看起来有些年份了,外墙爬满了翠绿的爬墙虎,看起来也挺雅致的。而且房子前面居然还有一个小院子,种满了花花草草。 林大宝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跟着宋欣蕾朝院子走去。刚刚走进院子,一个满头银发的大娘就迎了上来。她上前搀住宋欣蕾,满脸心疼说道:“两个月没见,怎么又瘦了?你在家养胎闲着无聊,可以来看看我啊。” “冯姨,我没瘦啊。我也想来,但是薛少刚他……” 听到老人关切的话,宋欣蕾的眼眶又变得红红的,两颗晶莹的眼泪在里面打转。 冯姨应该也知道了宋欣蕾离婚的事情,连忙抱着她柔声说道:“没事的没事的,都过去了。欣蕾不哭,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屋子里传来刘亨吉威严的声音:“欣蕾好不容易来一次,你怎么又把她弄哭了!你还不快去做饭!” “这死老头子……” 冯姨望了眼屋子,嗔怪道:“每次有客人来,他就在家里摆谱,显示自己大男子主义的霸权。等客人一走,他洗碗刷锅比谁都勤快。” 宋欣蕾破涕为笑,不禁莞尔。 冯姨又望了眼何青青和林大宝,笑着问道:“欣蕾,这两位是你朋友吗?” 宋欣蕾连忙点头:“她叫何青青,是我大学室友兼闺蜜。这位是林大宝,也是我朋友。” “不错,不错。比那个薛少刚强。” 冯姨望着两人朴素的穿着和脸上真诚的笑容,于是不住点头。她指指屋内,笑道:“你们赶紧进屋吧。不然这糟老头子又要催了。我去做饭,今天有欣蕾你最喜欢吃的板栗鸡。” “谢谢冯姨。” 宋欣蕾在冯姨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带着林大宝和何青青走进屋子。屋子虽小,但是打扫得十分整洁。视线所及,摆满了各种书籍。林大宝粗略扫了一眼,几乎都是法律相关的专业书籍。刘亨吉正背对着门口,站在书架前翻书:“欣蕾你等我一下。我查一点东西。” 欣蕾朝两人吐吐舌头,让何青青和林大宝两人先坐下。 这边,刘亨吉一边翻书一边冷笑道:“这些民营企业,在资本资本原始积累阶段根本就是肆无忌惮、无所不用其极!法律规定了什么不能做,他们偏偏要去做!枉顾市场规律,赚得都是血汗钱!” 他听起来十分生气,连背影都在微微发抖。 宋欣蕾小声说道:“刘叔叔在做研究的时候是这样的。他不是针对你们的,别担心。” 宋欣蕾话音刚落,刘亨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就比如那家美人沟集团,赚的就是这种黑心钱!哼,现在企业规模大了,他们就开始洗白,想要上市。他们忘记了市场是有记忆的!这种企业还想上市,简直是痴心妄想!” 林大宝和何青青互相望了一眼,纷纷从各自脸上看出苦笑。这边,宋欣蕾则是一脸幸灾乐祸。她悄悄走到刘亨吉身后,一边替他按摩肩膀一边问道:“刘叔叔,美人沟集团怎么了?我听说这家企业挺不错的啊。这好像是一家青山县的乡镇企业,把整个青山县的经济都盘活了呢。” 刘亨吉冷笑一声,说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欣蕾你不是企业家,看不出问题关键的。这家美人沟集团现在看似红红火火,经营得也很好。但如果真的有人要搞他们,分分钟就可以让他们倒闭你信么?而且所有的途径都是完全采用法律手段,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宋欣蕾失声惊呼:“有这么夸张吗?” 刘亨吉摘下老花眼镜,语重心长道:“当然有。这就是不尊重法律和市场,从而在企业中埋下的隐患。行了我们不谈工作。欣蕾,你的朋友呢?” 林大宝闻言,连忙往前一步打招呼道:“刘校长,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