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何青青的熟人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何青青的熟人

贪狼皱起眉头。苏梅身上的气势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就仿佛高高在上的君王在发号施令。贪狼本能想要抗拒,但是却发现自己在这股压迫感下居然无可奈何。 她是以枪术入道的宗师,甚至被称为宗师杀手。眼前的苏梅身上没有灵力波动,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可不知为何,贪狼却从心底里涌出一股忌惮。 贪狼深吸一口气,冷声说道:“如果有事找我帮忙,你最好改变一下自己说话的语气。” “呵呵。我不是在找你帮忙,而是在通知你。” 苏梅脸上挂着淡漠笑容,慢条斯理说道。虽然她声音落下,贪狼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了。不仅如此,她发现体内的灵气居然凝结成块,就仿佛被冰封了一般。 连正常的灵气流动都十分困难! “好冷。” 一股阴冷气息弥漫出来,让贪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盯着苏梅,寒声呵斥道:“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苏梅淡淡道:“我没有对你做任何事情,也不需要对你做任何事情。这个世界上看似万物平等,但是实质上却依旧阶级分明。牛吃草、狗吃屎、狼吃肉,猛虎巡山吃百兽,神龙飞天万兽拜服。这就是造物主定下的规矩,是生命的天性。” “在武道的路上,同样是如此。宗师有高低,灵力也有等级分明。你之所以感觉到恐惧,只是因为这种天生武道压制而已。” “就如同臣民跪伏天子,就是这么简单。” 苏梅的声音听起来淡漠无情,但是却又十分在理。贪狼第一次听说灵力也有等级,一时间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冷哼一声,鼓足勇气道:“不要装神弄鬼,有事就直说。” “呵呵,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 苏梅右手虚抬,轻轻往下一压。贪狼顿时觉得肩膀上多了千斤重量,竟然令她不由自主往膝盖弯曲往地上跪去。贪狼紧紧咬着牙关,身体不住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不停滑落。她犹自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在重压下跪倒。 “咔嚓。” 贪狼脚下的青石砖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碎成了数块。而贪狼身体已经弯成了一个“弓”字形,虽然摇摇晃晃,但是依旧兀自站立。 “唉……” 苏梅突然叹了口气,然后撤回了右掌。贪狼顿时觉得全身压力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连忙扶墙站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苏梅的声音幽幽传来,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算了,大宝肯定不想我这么做的。两人似乎也有一腿。” 她目光从贪狼脸上扫过。贪狼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她终于明白,自己在对方面前就像是一个三岁小孩儿,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这确实是一种等级森严的实力压制。 苏梅淡漠的声音继续传来:“我留下你,是因为你还有用。大宝很快要去港城,我不想他出任何事情。” 贪狼一滞:“什么意思?” “我要你成为大宝的影子,无时无刻都要在暗中保护他的安全。你是以枪术入道的宗师,对隐匿的感悟最深。我需要你从一个杀手的视觉,替大宝挡住所有的危险。” 苏梅望着贪狼缓缓说道。她的声音很轻,语气也不急不缓。但是话中却没有任何商量的语气。她仿佛在发布一个命令,让贪狼无法抗拒的命令。 贪狼冷笑一声:“就凭你一句话?” 她虽然也在暗中保护林大宝,但是那是她自愿的行为。名义上她说不想让林大宝死在别人手中,实际上她根本不想看到林大宝出事。 自愿是一回事情,被人命令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苏梅望着她,摇头叹息:“你还是没有明白。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告知你。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是执行。第二是去死。” 苏梅的气势再度爆发出来,如同狂风骤雨从小巷子中汹涌而至。这一瞬间,贪狼只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条小船,在滔天巨浪中起伏摇摆,根本不受控制。 所幸这股气息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贪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仿佛是劫后余生。她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安静的女子体内居然蕴藏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这几乎已经颠覆了她对于力量的认知。宗师在她面前似乎也不值一提。 苏梅望着她,再度开口说道:“现在,你认为自己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贪狼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好。我去做。” “非常好。” 苏梅想了想,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本册子扔给贪狼:“你的实力还太弱,尤其是你们洪门的修炼方法太过于粗糙。这门玉华功你可以好好修炼。另外,大宝将宗师分成了九个境界,我觉得也有意思。按照大宝的九级宗师划分,你现在只不过是四级而已。” 苏梅用将林大宝的九级宗师境界传给贪狼,让她好好研习。 贪狼心中大惊。她原本以为自己这次是遭遇了一次劫难,想不到居然是一场机缘。不管是这门玉华功还是九级宗师划分,对她来说都是颠覆性的东西。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实力还有很长的提升空间。 她抬起头,苏梅居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这件事情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大宝。如果泄露出去,后果你自己知道的。另外,大宝很快会去港城,他的安全你必须要好保护好。” …… …… 江中大学,校长办公室。 “魏校长,您好。” 何青青在林大宝的带领下,来到了魏笑书的办公室中。自从踏入江中大学的那一刻起,何青青的神态就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她不住地左看右看,仿佛有些心事重重。 走进校长办公室以后,她更是显得无比紧张。 魏笑书笑道:“听说何总是我们江中大学毕业的。看到学生毕业以后发展得这么好,我觉得很欣慰啊。对了,这位薛老师你应该认识吧?他是你当初的班主任,现在我让他担任美人沟集团和江中大学的联系人。” 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站起来,含笑看着何青青:“青青,我们又见面了。” 何青青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