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为巫门正名 - 春野小神医

第一百二十九章:为巫门正名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火金刚下床,操起一把椅子就向老和尚头上砸去。没想到那些黑雾就仿佛活过来一样,缠绕成一股绳,把椅子砸得粉碎。 “这……” 饶是久经战场的火金刚,见到这种情况也有些懵逼。街头混混打架,无外乎就是拳打脚踢,拳拳到肉。再狠一点的,最多也就是动动刀子而已,但也是真刀真枪的干。可是像这种诡异的雾气,他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见到。 “装神弄鬼!” 火金刚杀气翻腾,竟然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柄匕首冲了上去。 “哼!” 红衣和尚冷哼了一声,枯槁巴掌甩出。轻描淡写的一巴掌,竟然将火金刚直接甩飞,就跟只破麻袋似的重重摔在墙角。 “你到底是谁?是不是黑八叫你来的。” 火金刚艰难抬起头,吐出一口血水。 “呵呵,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今天过来,是想看看帮你灭杀蛊虫的那个高人。” 老和尚不怒反笑,居高临下看着火金刚:“告诉我那人是谁,我可以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火金刚不动声色地看了林大宝一眼,然后狰狞道:“我干你老母。” 他猛地冲出,重重撞在老和尚肚子上。没想到老和尚看似枯槁,但双腿却仿佛扎根在地下,身体更是坚硬无比。火金刚一撞之下,老和尚身体未动分毫,反而火金刚往后重重摔倒在地上。 火金刚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说,两次弄死我蛊虫的人是谁?” 老和尚弯腰捡起匕首,目露凶光。 “呵呵,叫我一声爹我就告诉你。” 火金刚痛苦地咳嗽一声,狰狞笑了起来。 “本来想送你一个痛快,既然这样就怨不了我了。你很快就会知道,在一个大巫面前嘴硬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老和尚手掌在匕首上一抹,匕首顿时变成了诡异的绿莹莹颜色。细看之下,竟能看到那些绿光是蠕动的小虫子,看起来十分恶心。 一股恶臭弥漫在病房中。 饶是火金刚看到这种情况,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没事吧?” 林大宝连忙冲上前去扶起火金刚。 老和尚这才注意到病房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其实他刚刚进入病房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个农民工了,但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眼前这个男人穿着一身洗得泛白的迷彩服,脚踩解放鞋,看起来要多土气就有多土气。红衣老和尚警觉的神经略微放松,对林大宝冷冷道:“你是谁?” 火金刚也压低声音对林大宝担忧道:“你快走,这老和尚有点扎手。” 林大宝笑着摇摇头。 “桀桀桀,想走没这么容易。” 红衣老和尚眯眼打量了一番林大宝,随后满意地点点头笑了起来:“体格不错,刚好可以抓来当做培育蛊虫的活人药鼎。” “我最喜欢你们这些农民工了。体格又好又廉价,最关键是少上一两个,根本就没有人会在意。” 红衣老和尚缓缓迈步向林大宝走去:“能被本大巫当成药鼎,也是你的荣幸。” “大巫?你也配?” 林大宝闻言笑了起来。他双手抱在胸口,好整以暇地看着红衣老和尚:“巫,乃是究天地之奥秘,通晓万物之变化的高尚称谓。你一个只会培养死蛊的小贼,也配称大巫?” “巫,以研究世间奥秘,沟通天地为己任。你一个助纣为虐的跳梁小丑,也配称为大巫?” “巫,以巫武炼体,以巫术究天地,以巫医救万民。就凭你这点三脚猫功夫,也配称为大巫?” 林大宝将火金刚扶回病床,迈步朝红衣老和尚走去。他声若洪钟,每走一步便朗声数落出一条罪状。每走一步,病房中压抑阴冷的黑雾便消散一分。正气凌然的嘹亮声音,宛若天雷一半在病房中激荡回响。 “嗡!” 随着林大宝最后一句话落下,病房中的电灯闪烁了一下,竟然重新亮了。直到这时,林大宝才注意到对面这个老和尚面容枯槁,脸上几乎一点儿肉都没有,只有苍老的皮肤耷拉在骨头上。 他穿着一身红衣,看着有点像藏传佛教的喇嘛。 红衣老和尚听到林大宝的正义斥责,身体不禁微微发抖。片刻之后,他才强装镇定质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对大巫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 “我是谁你不配知道。你只需知道,巫是承天景命,天命所归的职业。你多行不义败坏大巫的名声,我替大巫清理门户。” 林大宝伸手探出,猛地朝红衣老和尚抓去。 “哼!就算你对巫理解得透彻又如何!生死相搏,还是要靠自己的真本事!” 红衣老和尚一咬牙,掏出一只陶罐泼向林大宝。绿莹莹的液体非常粘稠,散发着恶臭。被风一吹,这些液体竟然四下溢散。如果细看之下就会发现,这种绿色液体竟然是由无数小虫子组成的。 这些小虫子形状很像长着翅膀的蚂蚁,密密麻麻十分恶心。 “雕虫小技,破!” 林大宝朗声怒喝道。接着他体内的巫皇真气毫无保留地汹涌而出,宛若风暴一般席卷了整个病房。几乎瞬间,病房中的阴冷黑雾被一扫而空。那些绿色的虫子四下散开,但也仅仅挣扎了片刻也化成飞灰。 “这不可能!” 红衣老和尚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面如死灰。他呆滞地站在原地,旋即近乎咆哮地惨叫起来:“前两次毁我蛊虫的人是你!” “呵呵,没错。” 林大宝伸手一抓,仿佛将漫天的巫皇真气抓入手中。他继续迈步朝红衣老和尚走去:“我不但要毁去你的蛊虫,还要为巫门清理门户。” 两道巫皇真气交织成两条近乎实质的绳子,向红衣老和尚缚去。 红衣老和尚咬破手指,腥臭的血水布满身前。但是在巫皇真气的冲击之下,迅速湮灭。 “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也是巫门中人!既然你我同门,为什么要自相残杀?” 红衣老和尚终于体会到实力的巨大差距,向林大宝低头求饶。 “呵呵,你也配称巫门?巫门的名气,就是被你们这些害群之马搞臭的!” 林大宝义正严辞喝道:“乱我巫门者,必杀之!” “你不要欺人太甚!” 红衣老和尚面如死灰。 “欺你又如何?你借着巫门名气到处害人时,可曾想过今天!” 林大宝拂袖一甩,巫皇真气汹涌而出,将红衣老和尚重重摔在墙角。 “咔嚓。” 墙角卫生间的门突然打开。接着郑楠从卫生间探出头来:“林大宝,外面怎么了?”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