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杀人神医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杀人神医

林大宝从远处缓缓走来,一股巨大的压迫力逐渐临近,让封文泉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林大宝虽然穿着普通,但是身上却好像带着一股天生的强大气场,让其他人都随之黯然失色。 仿佛他站在哪里,哪里就是绝对中心。 封文泉是篮球队队长,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几乎比林大宝高出一个头。但此时站在林大宝面前,气势竟然弱了许多。旁人看来,就像是林大宝比他高出很多。 有女生捂嘴轻声叫了出来:“你们有没有觉得林老师好帅啊。” “是啊。第一眼看不觉得,但是现在越看越有味道呢。”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耐看型吧。听说成熟男人都是这股气质。” “嘻嘻,瞎说。林老师明明跟我们年龄差不多。” “不管啦!就冲着林老师我也要修完这门课程!” “……” 教室里,女同学们犯了花痴,纷纷窃窃私语起来。金可儿听到她们的话,忍不住撅起了嘴巴。她嘟起嘴巴,对聂筱雨委屈道:“大哥哥跟她们才没有关系呢!” 聂筱雨露出无奈笑容,握住金可儿的手安慰道:“是的是的。林老师跟可儿的关系最好了。” 金可儿破涕为笑,得意洋洋笑了起来:“那当然啦。我跟大哥哥认识的时间最长呢。”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筱雨姐你也可以跟大哥哥在一起,我不介意的。” 聂筱雨没想到金可儿居然会突然说出这句话,心脏不禁“扑通扑通”剧烈跳动起来。她伸手在金可儿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笑骂道:“小小年纪,脑瓜子里都想些什么呢!好好上课吧。” 可不知为何,聂筱雨的脑海中却浮现出早上与林大宝在一起的场景,脸上浮起两朵红晕。 这边,林大宝已经缓缓走到封文泉面前。他盯着封文泉,缓缓说道:“就凭你,也配质疑我的医术?” 听到林大宝的话,封文泉愣了一下。他硬着脖子反驳道:“为什么我不能质疑你的医术?” 林大宝傲然而立,讥讽地扫了他一眼:“因为你不懂中医,更不尊重中医。你根本就不配出现在这个教室中。一名真正的医者,必须要有一颗仁者之心。我相信坐在这里的同学,都有一颗悬壶济世的仁心。但是你根本不懂中医的奥义,因此不配了解中医。你龌蹉的想法,对中医是一种极大的玷污!” 林大宝转头,环顾了一眼教室,沉声说道:“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 教室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是!” “把他们赶出去!” “封文泉在学校中张扬跋扈,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他肯定没有选修这门课程。” “他满脑子都是谈情说爱。知道屁的中医!” “……” 阶梯教室中的学生们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有人甚至故意抬高了声音,就差指着封文泉的鼻子骂了。饶是封文泉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他重重一拍桌子,怒骂道;“你们都找死!信不信我一个一个收拾你们!” “你试试啊!” 一名大个子站起来,居然比封文泉还高出半个头。其他男生闻言,也摩拳擦掌站了起来。 那群气势汹汹的篮球队队员,此刻马上就认怂了。篮球队队员普遍人高马大,而且属于特长生,素质极差。所以长久以来,他们在学校里嚣张跋扈惯了。偌大的学校,几乎没有人敢招惹他们。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的局面居然会变成这样。这些愤怒的同学,似乎随时都会把篮球队队员撕成碎片。 封文泉望着面露胆怯的手下,狞声道:“你们怂什么怂!我舅舅是教务处处长,他们不敢怎么样的。谁敢动手,我让他们明天就滚出学校。” 听到教务处处长几个字,好多同学顿时露出忌惮神情。封文泉见状更是得意,猖狂笑道:“看到了吧!” “滚出去!” 林大宝扫了封文泉一眼,淡淡道。 封文泉满脸挑衅看着林大宝:“如果我不滚呢,你能拿我怎么样。” 林大宝呵呵一笑,在黑板上再次写下两个字:除恶。 他朗声说道:“刚刚是我给大家上的第一课,叫医德。医者仁心,必须要心怀慈悲救人之心。接下来,我给大家上第二课,那就是除恶。” “医者仁心。杀一人而救百人,你们杀不杀?” “本该千刀万剐的恶人濒死在你面前,你救不救?” “是药三分毒。医者到底是在用药,还是在用毒?” 林大宝一连抛出三个问题,然后面无表情看着众人。教室中的短暂安静了片刻,然后再度爆发了激烈的争论。每个人都各抒己见,很难说服其他人。 偌大的教室,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有人扯着嗓子喊道:“林老师,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林大宝伸手下压,让众人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好奇望着林大宝,期待他的回答。 林大宝没有卖关子,沉声说道:“第一个问题,杀!第二个问题,不救!第三个问题,救人就用药。杀人就用毒。用药还是用毒,全凭自己的心意行事。” “这……” 学生们显然没有想到林大宝会给出这么极端的回答,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就连聂筱雨都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没有理解林大宝话中意思。 教室外,正准备推门走进教室的魏笑书也愣了一下,停下手中动作。在他身后,一名肥头大耳的男子趁机说道:“魏校长,他的想法太极端了,会带坏学生吧。” 方伟民扫了他一眼,冷笑道:“何处长,学生就算是再坏,还能比你外甥封文泉更坏?刚刚他在教室里是什么德性,难道你还不知道?” 教务处何处长脸涨得通红:“你!” 魏笑书朝两人摆摆手,淡淡道:“别吵,再看看。” 两人点点头,再次靠近门口旁听。看这架势,三人似乎已经偷听了很长时间了。 教室中,林大宝冷漠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是不是有很多人不理解我的做法?大家是不是都认为医者该救人,而不该杀人?呵呵,这种做法不叫仁,而叫伪善。” “而我,林大宝,今天告诉你们!我们医者能救人,更能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