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初当老师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初当老师

“国手,是中医医术最强者。但是中医医术延绵流传千年,一直都在不断发展。所以中医没有最强者,只有先行者!”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中医的最强者,永远都是下一代人!” “何为国手?如果国手开错药方,你们是否敢指出来?如果国手医德缺失,你们是否敢指出来?如果国手利令智昏,你们是否敢指出来?” “一名医术一般的赤脚医生,服务乡村五十载,分文不取。一名医术通天的神医,但是收费昂贵,只给有钱人诊断。这两个人,谁才能被称为中医国手?” 林大宝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这就是我教你们的第一课。真正的医者,靠的不是逆天的医术,而是慈悲的心肠。” 说着,林大宝转身再次在黑板上写下一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德! “德不近佛者不为医,才不近仙不为医。医德,永远都排在医术前面。我的这门课叫中医实践。很多人或许以为中医实践就是替病人诊断,拓展自己的经验。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个想法是错的。中医实践的第一步,是要体验人间疾苦。我希望你们知道病人的喜怒哀乐,知道病人真正的需求在哪里。我甚至希望你们能去看看那些因为重病而妻离子散的家庭。看看那些因为没钱,而放弃治疗的老人。” “只有把自己当成病人,你们才能知道病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真正缺少的是什么。只有把自己当成病人,你才能面对最真实的疾病,从而将它彻底根除。” 林大宝站在讲台上,望着教室中黑压压的同学们朗声说道。一开始,这个教室中还有一些喧闹,甚至有学生对林大宝颇为不屑。但是现在,这些学生脸上的轻视已经很快敛去。有人飞快在纸上记着笔记,也有人望着林大宝若有所思。 聂筱雨和金可儿的眼睛明亮,眸子里充满惊喜。在她们的眼中,教室里所有的男人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只有林大宝站在讲台讲台上,对着她们侃侃而谈。 这个男人如同一个藏着无数秘密的致命漩涡,对女人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哼!医学院不教人治病,反而教人思想品德教育。我说你该不会是滥竽充数,怕上来丢脸吧!你们医学院这堂课也不过如此。” 正在这时,教室中响起了尖利的声音。封文泉大摇大摆站起来,对林大宝狰狞道:“就凭你也配教中医?我看你是根本不懂医术!” 封文泉的话犹如一块石头,在原本的平静的湖面上掀起了阵阵波澜。有学生沉浸在林大宝的医德教育中,开始省视自己的内心。也有人听了封文泉的话之后,向林大宝投去了怀疑的目光。 “就是啊。还是讲点实用的吧。” “老是讲这些心灵鸡汤有什么用啊。我们是来学习医术的。” “鸡汤讲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是骡子是马,都拉出来遛遛啊。” “我看够呛。看来这堂课白来了。我原本还真的以为能学到一些干货呢。” “……” 有人怀疑林大宝的医术,当下便毫不顾忌大声说了出来。封文泉见状更是得意。他拍拍桌子,对林大宝争锋相对道:“现在是不是觉得心虚了?我告诉你,别想在我们面前蒙混过关!” 聂筱雨闻言,猛地站了起来。她指着封文泉,就连手指都有些微微发抖:“你才胡说八道呢!林先生早上替我诊断过脚伤。短短三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可以下地走路了。你们谁敢说有这种医术?” 封文泉冷哼一声:“你们俩是狗男女,当然是帮他说话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受伤了。” “你!强词夺理!你才是狗男女!” 听到封文泉的话,聂筱雨几乎气得浑身发抖。一旁的金可儿也怯怯说道:“我可以证明筱雨姐没有说谎。我之前在火车上也见过大哥哥使用针灸,确实非常厉害。” “呵呵,还有第三个看过吗?你们都是一家人,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封文泉等人也站了起来,与聂筱雨等人争锋相对说道。一时间,聂筱雨被众人围攻,手忙脚乱。一群人围着她七嘴八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聂筱雨和金可儿顿时听得脑瓜子生疼,压根儿就找不到话来反驳。她们俩虽然是校花,但是到底还只是大一新生。在面对封文泉等老油条面前,自然是百口莫辩。 望着吵吵嚷嚷的课堂,林大宝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挥手打出一道巫皇真气,将整个课堂笼罩起来。原本沉闷压抑的环境,此时仿佛空气中温度都下降了一些。教室中甚至有微风吹过, 众人脑子清醒了一些,脸上出现一丝愧疚。 林大宝举手让众人安静下来。而后,他才沉声说道:“想学医术还不简单。望闻问切四个字而已。但是想要遵守医德却很难。望不见人心,闻不到人性,问来的答案未必是心中所想。” “所以说,医德才是中医实践课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林大宝逐渐拔高了声音,对众人沉声说道:“先立德再立业。希望你们可以听得进去。” 林大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有说服力。原本正在闹事的几名客户,此时也不由自主停下手中的动作,然后望向林大宝这边。有人甚至向林大宝投去抱歉的眼神。 封文泉拍拍桌子,得意洋洋讥讽说道:“不会就不会,不要这里逞能。筱雨,我舅舅是教导处处长,这个你是知道的。如果你真的想学,我可以让我舅舅安排一次专门课程给你。我可以保证,新老师讲的肯定比这个好。” 聂筱雨和金可儿毫不犹豫拒绝:“不用了。我们都是普通学生,只要跟着林老师学医就好。不像某些人,动不动就要走后门靠关系。” “安静。” 林大宝又抬高了声音,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而后,林大宝才缓缓离开讲台,来到封文泉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而后,林大宝才冷笑道:“就凭你,也配质疑我的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