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章:为华夏守国门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为华夏守国门

木流家族是倭国有名的忍者世家之一,看家本领就是隐匿刺杀。此前林大宝在游轮中遇到的左邱峰,就是来自于木流家族。 不过比起眼前这位木流族长,左邱峰的忍术水平还是弱了不少。左邱峰虽然勉强达到宗师境界,但是只能隐匿自己的身形。可这位木流族长,却可以将八位宗师境界高手同时隐藏。甚至连赵燕关等人都没有看出纰漏。 八位黑衣忍者,此时爆发出来的威压竟然与昆仑小队不相上下。昆仑小队原本已经占据绝对优势,但此时形势却急转直下,变得扑朔迷离。 木流族长得意笑道:“要是没有荒木地师的计谋,我的隐匿忍术也发挥不了这么大的作用。荒木地师在富士山下苦修二十年,今日一出手就斩杀十八名宗师,名动天下。” 其他忍者家族族长也争先恐后奉承起来。毕竟在倭国,富士山下两位大师的地位极高。就算是忍者家族的族长,也不敢在他们面前放肆。 此前他们听说荒木真司在华夏国遇袭,马上就组成营救小队赶了过来。一个小时前,木流族长等人与荒木真司汇合。但是荒木真司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让木流族长等人隐匿在渔船中埋伏。 没想到居然等来了昆仑小队! 感知到木流族长等人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赵燕关的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他们中有几人气息磅礴,显然是宗师之上的境界。而己方除了自己已经找到宗师之上境界的门槛,其他人都是宗师境界而已。 他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对身后众人说道:“出征时,林教官的话诸位是否还记得?” 众人齐声答应:“铭记于心!” “是什么话!” 豪言壮语声响起:“自今日起,昆仑为国守门!” “有倭寇辱我同胞,该如何!” “杀!” “有倭寇犯我国土,该如何!” “杀!” “有倭寇坏我国纲,该如何!” “有倭寇辱我妻女,该如何!” “有倭寇忘记历史、不知悔改,该如何!” “杀!杀!杀!” “挥刀策马,踏平东京!” 十八名宗师,齐声发出怒吼声。渔船周围的海面相继炸开,掀起了惊涛巨浪。小渔船原本就残破不堪,此时更是如同一片落叶在水面上飘荡,随时都要散架。 望着赵燕关等人此刻爆发出来的恐怖战意,饶是荒木真司心中都泛出苦涩滋味。这支昆仑小队,此时在战意上已经达到了巅峰。如果是在战场上,这支小队几乎是战无不胜的。 很难想像,那个传说中的林教官到底是怎么组建出这样一支恐怖的特种部队的。 幸好,今天一过,世上再无昆仑小队。 荒木真司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杀光了罢。” “轰!” 数团气息在渔船上炸开。昆仑小队两人一组,已经朝八位忍者族长冲去。宁致武则退到最远处,用手中的热武器为众人提供火力支援。赵燕关往前一步,拦在荒木真司面前,沉声说道:“请大师赴死。” “阿弥陀佛。” 荒木真司衣袖挥动,一拳砸向赵燕关。如同林大宝在这里,恐怕会吓一跳。赵燕关面无表情,同样双拳探出。两人不偏不倚,不躲不避直接对轰了一拳。一道近乎实质的气浪朝四周荡开,在甲板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记。 荒木真司身体岿然不动,而赵燕关往后退了三步,在甲板上留下三个凹陷下去的脚印。 “没有受伤?” 赵燕关脸上浮现出一股凝重。原本从情报中显示,荒木真司这次已经身受重伤,战斗力不足五成。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哪里有半点受伤的迹象!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一直都在故意示弱,想要引昆仑小队上钩。 荒木真司看出赵燕关心中所想,脸上浮出些许笑容:“我原本以为能引来一两位宗师就不错了。想不到居然是昆仑小队倾巢出动。看来你们华夏国对我荒木真司还是很重视的。” “砰!” 一枚子弹悄无声息出现在荒木真司身后,然后突然炸开。巨大的热浪翻滚,将荒木真司裹挟其中。 热浪很快消散,荒木真司全身上下完好无损。他扫了远处的宁致武,低沉吼道:“你还未以枪法入道,伤不了我!” 声音如同雷声一样在宁致武的耳边轰隆隆作响。宁致武只觉得体内气息翻滚,吐出一口鲜血。这声音竟然不会散去,就像大山一般压在宁致武的心头。宁致武的脑海中几乎全是这股声音来回激荡,体内气血翻滚,五脏六腑也是翻江倒海。 “你的对手是我。” 赵燕关打断荒木真司,再次扑了上去。荒木真司这才收回压迫,朝赵燕关杀去。宁致武此时才感觉到全身压力散去,重重松了一口气。 他一抹脸上,居然全部都是鲜血。如果赵燕关再晚一些出手,自己恐怕真的就被声音震死了。 宁致武心中不禁浮起一丝后怕。原来这就是宗师之上的恐怖实力。自从晋入宗师境界之后,宁致武一度觉得自己已经屹立于强者之巅。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在真正的强者面前,自己的实力是如此渺小。 他目光扫向其他人,顿时脸色更加难看。渔船上,其他人的境遇也好不了多少。虽然渔船上众人大多都是宗师境界。但是倭国方面几乎都是成名已久的老宗师。他们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对力量的把握也更加精妙。但是昆仑小队这边,几乎所有人都是新晋新晋晋入宗师境界的。相比起来,战斗经验简直少得可怜。 “砰!” 崔铭身体倒飞出去,直接飞出了渔船。一名身穿黑衣的忍者骤然出现在他的后方,手中武士刀狠狠斩下。 “小心。” 江红绛皮鞭挥出,将武士刀缠住。但是自己却被巨大的力道甩开,将船舱玻璃撞碎。 宁致武连忙开枪。但是一名忍者宗师却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侧出现。他狰狞笑了一声,一刀劈下。 “砰!” 宁致武脚下的甲板碎开,身体直接坠落到冰库中。对方马上挟刀追杀,将冰库大门劈开。 “妈的!” 宁致武手中的狙击枪被一刀劈断。刀光余威不减,直奔宁致武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