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请君入瓮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请君入瓮

宗师如龙。 曾几何时,宗师境界是世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能够达到宗师境界的人,无一例外不是一方豪强。一年前李乾顺找到林大宝,希望组建一支完全由宗师境界高手组成的特种部队。这个想法在当初看来,几乎是异想天开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甚至连李乾顺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太过于不现实。就算是最后能够拉起一支半步宗师的队伍,李乾顺也觉得心满意足。 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林大宝竟然真的做了。十八位宗师组成的特种部队,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十八道人影出现在渔船上,齐声喝道:“请荒木真司赴死。” “噼里啪啦!” 附近的海水炸开,出现一个又一个漩涡。 “这……” 此时的荒木真司终于神情大变。倭国此前一直都在搜集这只神秘昆仑小队的各种资料。但是昆仑小队从成立以来,很少外出执行任务。唯一的那次,就是几个月前在天柱山争夺祖巫草。但是那次任务倭国忍者全军覆没,根本找不到任何可靠资料。 没想到昆仑小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找到十八名宗师并不难。就算是倭国这种弹丸小国,也绝对可以凑起来。但是难点在于要让这十八位宗师组成一支军队。这支军队必须要进退有度、配合完美、宛如一体。 可是能成为宗师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一方豪强。让他们成为部队的一员,将服从作为原则,这比杀了他们都难! 眼前的昆仑小队却不一样。他们十八人站在船上,居然连呼吸吐纳的节奏都是一致的。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也互为犄角,宛若一体。 这种恐怖的配合,可不是一般军队可以做到的。很显然,这些人已经完全相信自己的队友。此时的他们不是宗师,而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 …… …… “好强大的一股力量。” 远处,一艘游艇正朝这边急速驶来。理查德和戴安娜两人站在甲板上,突然感觉远方有一股凌厉浩然的气息冲天而起。两人顿时脸色大变。理查德更是马上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聊了两句之后,理查德这才脸色凝重挂断电话,对凯瑟琳娜说道:“有一个消息你肯定会非常感兴趣。” 凯瑟琳娜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是昆仑小队。刚刚的气息是昆仑小队发出的。昆仑小队十八人,今日全部到场。十八人,全部都是宗师境界。” 饶是凯瑟琳娜脸色也是露出惊愕神情:“你确定?昆仑小队十八名队员,全部都是宗师?” 理查德苦涩点点头。他深吸一口气,对凯瑟琳娜正色道:“宗教裁判所中的执法队,可以做到这一步吗?” 凯瑟琳娜想了想,摇头说道:“不可能。就算是接受过圣者洗礼,也不可能达成这种地步。难点不在于他们的境界,而在于他们的配合。” “呵呵,不愧是五千年底蕴的华夏国啊。昆仑一出,谁与争锋!从今往后,谁想来华夏国捣乱,可真是要好好掂量了一番自己了。” 理查德突然畅快大笑起来,朗声道:“荒木真司这也算是牺牲自己换来了情报,不错不错。” 凯瑟琳娜沉思两秒,将目光转向船尾的林大宝。此时的林大宝正悠闲得躺在躺椅上晒太阳。他手边还有一杯鸡尾酒,脚边放着一根鱼竿,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那股霸道气息。 “加快速度吧。好戏应该马上就开始了。” …… …… “请荒木真司赴死!” 声音犹如滔天巨浪汹涌而起,惊涛拍岸。渔船上境界稍弱的人,此时体内气息翻滚,吐出一口鲜血。 就算是荒木真司也是脸色微变。仿佛此时他面对的不是十八名宗师,而是一名气势滔天的高手。 宁致武找好射击角度,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荒木真司。而后,他才笑嘻嘻喊道:“荒木秃驴,要不咱们还是别多事了。赶紧自封修为,跟我们走一趟吧。” “阿弥陀佛。” 荒木真司不愧是高僧,此时已经脸色恢复如常。他吟出一声佛号,对赵燕关等人双手合十施礼道:“没想到为了对付我,华夏国居然愿意出动自己的最强战力。能被十八名宗师围剿,这是贫僧的荣幸。” “最强战力?” 宁致武露出似笑非笑神情:“少给自己脸上贴金。谁告诉你这是我们的最强战力了。最强的那位还没来呢……” 荒木真司马上警觉问道:“是谁没来?” 宁致武刚想说话,却被赵燕关狠狠瞪了一眼。宁致武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冷哼一声:“别想套我的话。” 荒木真司双手合十:“可惜,可惜。” 赵燕关皱眉:“可惜什么?” “可惜你们昆仑小队没有全部到场。可惜你们的最强战力还没有来。更可惜世上第一支宗师小队出师未捷身先死,十八名宗师葬身海底。” 荒木真司脸上露出悲悯神情:“宗师如龙,贫僧今日屠龙十八条。” 赵燕关和宁致武互相看了一眼,从各自眼中看出担忧神情。荒木真司是倭国地师。他既然会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速战速决。” 赵燕关对宁致武等人做了一个手势。众人会意,瞬间同时出手。 “砰!” 宁致武的子弹先发后至,射向荒木真司的额头。与此同时,江红绛的皮鞭也悄然而至。 十八宗师齐出手。 “阿弥陀佛。” 荒木真司低眉顺目,吟唱了一句佛号:“诸位,都出来吧。” “咻。” 荒木真司周围的空气突然诡异扭动了一下。紧接着,八名黑衣忍者出现在荒木真司周围。他们同时出手,将众人攻击轻松挡下。 有人徒手接住子弹,随手扔在地上。 “呵呵,不愧是木流族长亲自出手。居然可以将我们八人隐匿,连这几个宗师小娃娃都没有看出来。” 有人对荒木真司施礼,恭敬道:“荒木地师,您的请君入瓮计谋真是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