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药方错了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药方错了

贪狼驾车,带着林大宝很快赶到江中市人民医院。戴安娜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等着,见到林大宝之后艰难起身道:“黄老师在VIP病房。” “多谢。” 林大宝对戴安娜微微点头致谢。他心中明白,戴安娜接近黄细枝恐怕也是为了祖巫草的事情。不过她并没有像川本光一一样,采用那种不光彩的方法。 她甚至还在暗中保护了黄细枝。要不然川本光一恐怕早就指使乔娜对黄细枝不利了。 戴安娜好奇打量着贪狼。贪狼穿着一身性感的黑色紧身皮衣,外表十分冷艳。而戴安娜则是走得可爱路线,金发碧眼,看来就跟瓷娃娃似的。 注意到戴安娜的目光,贪狼冷哼一声,对林大宝说道:“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好。” 林大宝朝她点点头,突然又提醒道:“你可以去找杜七杀。很快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你如果想知道宗师之后的路该怎么走,就去看看。” 贪狼若有所思,很快转身离开。 这边,戴安娜耐心看着贪狼的车子消失在道路尽头。而后,她才对林大宝意味深长说道:“真看不出来,你的女人缘竟然这么好。这个大美女是谁?” 林大宝瞥了她一眼:“出租车司机。” “哼!你不说我也猜得中!” 戴安娜在一旁念念有词,自顾自嘀咕道:“你刚刚对她说了杜七杀,证明他们两人是认识的。杜七杀这个名字我听说过,是洪门七十二舵中的一名舵主。洪门中有紫薇三杰,分别是破军、贪狼、七杀。其中破军十分神秘,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资料流传出来。贪狼是女人,据说还是一名杀手。” 戴安娜若有所思,突然喊道:“我知道了!她就是贪狼对不对?” 林大宝惊讶地看着戴安娜。没想到这个丫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对洪门却这么清楚。 “但是你们刚刚说的好戏上演是什么意思?我之前接到情报,听说你们华夏国正在调动各种势力,想要杀掉荒木真司对不对?这么大的热闹,你怎么可以不叫上我呢!” 林大宝停下脚步,望着戴安娜正色说道:“这件事情跟你们欧洲贵族没有关系,希望你们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戴安娜毫不为意,嘻嘻笑道:“我们才不插手呢,我就是去看看热闹。说实话,其实我也早就看倭国那群阴阳怪气的忍者不爽了。他们手伸得太长,甚至跟欧洲那些黑暗家族的还暗地里勾结。” “黑暗家族?” 林大宝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名字,顿觉有些好奇。他想了想,对戴安娜淡淡说道:“你们想做什么我管不了,只要别妨碍到我们就行。不过我相信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听完林大宝的话,戴安娜只觉得身体有一股寒意袭来,几乎让她打了一个冷颤。几乎同一时间,两名身材魁梧的白人壮汉出现在走廊尽头,虎视眈眈看着这边。下一秒,一粒红外线的红点出现在两名壮汉的额头上。两人猛地停下脚步,望向红外线射来的方向。 穿着一身紧致黑色皮衣的贪狼面前架着一杆大狙。黑洞洞的枪口仿佛死神召唤,毫无感情看着两人。 两名壮汉额头上冒出冷汗,不敢往前一步。 看到去而复返的贪狼,戴安娜眼中也闪过一丝凝重。她朝两名壮汉报表使了个眼色,两人马上如释重负退走。戴安娜朝着远处的贪狼甜甜一笑,挥手示意。 林大宝面无表情说道:“你可以走了。细枝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 戴安娜惊讶说道:“走?你让我走哪里去?你不是我的保镖吗?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林大宝大惊,说道:“你不是已经把我开除了吗?” 戴安娜狡黠一笑,振振有词:“我有这么说过吗?你有证据吗?” “你!” 林大宝咬牙切齿,但却无可奈何。他想了想,说道:“当保镖可以,但是你想让我每天跟着你,这是不可能的。” “那简单。” 戴安娜马上说道:“我可以跟着你啊。反正从现在开始,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算你狠。” 林大宝瞪了眼戴安娜,也只能带着她走进病房。黄细枝所在的病房是江中市第一医院中的VIP高级病房,是三室一厅的套间。里面厨房、会客厅、健身房等设施应有尽有。 林大宝刚刚走进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浓重的中药味。他停下脚步闻了闻,走到正在抓药的小护士面前皱眉说道:“这个药方有点问题。把龙骨、冰片和大血藤去掉。其余的草药的药剂都增加一倍。” 小护士抬头看了眼林大宝,不解问道:“你是谁?” 林大宝淡淡道:“我是病人的朋友,也是一名中医。你们的药方有点问题。你按我说的,重新抓一副中药。” 说着,林大宝提笔在纸上飞快写了几行字。大气磅礴、遒劲有力的字体跃然纸上。相比起此前医生所写的鬼画符,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字如其人。小护士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林大宝,对他好感太增。她开口好言劝说道:“这个药方是我们主任医师开的,是不能修改的。而且我们主任医师是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青年才俊,医术很强的。” “中医的根在华夏国。你们主任却跑去美国学中医?” 林大宝不禁伸手摸了摸鼻子,心中哑然失笑。他想了想,继续说道:“既然药方有问题就要改。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如果他不理解,我可以主动给他打电话沟通。” “稍等。” 小护士看到林大宝脸上和煦的笑容,心中顿时小鹿乱撞。她拿起电话,小心翼翼说道:“方医生,有名患者的朋友说要改药方。他说你的药方有点问题,不是对症下药。” “对方是什么身份?” 小护士偷偷看着林大宝,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依稀听他们提到,说是外地来的农民。” “他妈的,农民工也敢动我的药方!” 电话中传来咆哮的生意:“你给我等着,一味重要都不许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