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放长线、钓大鱼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放长线、钓大鱼

“轰!” 黑暗中,一家亮着暧昧粉红色的按摩店突然爆炸,浓烟滚滚。消防人员很快赶到,对外宣称这里发生了煤气爆炸,然后将围观群众驱散。 “他妈的,又让狗日的跑了!” 刘达星站在黑暗中,望着前方熊熊燃烧的大火郁闷道。他的手臂已经被折断,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向外弯曲。但是他毫不为意,咬着铅笔在地图上飞快标注了几个位置,说道:“这几条路线都是通往海边的。荒木真司想要偷渡离开,必定要从这些地方经过。” 黑暗中,杜七杀的身影也缓缓出现:“我已经派了兄弟出去,守在这些路口了。另外,附近搞偷渡的码头也有我的人。只要荒木真司出现,必定第一时间会报告给我们。” 刘达星望着杜七杀,嘿嘿笑道:“不愧是杜老大,做事果然雷厉风行啊。我老大的老大是你手下的马仔,威风的很呢。” 杜七杀脸上露出诡异神情。刚刚两人在闲聊的时候才知道,这位叫刘达星的中尉对外身份是一名街头混混。而杜七杀接管了江中市地下势力之后,已经成了这些混混共同的老大。 杜七杀沉默两秒,说道:“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加入新洪门。长老的位置你要不要?” 刘达星连忙摇头,用断手勉强往嘴巴里塞了根烟。杜七杀见状,从他嘴巴里拿下烟,点燃后重新塞进他嘴巴里。 刘达星深深吸了一口,陶醉道:“荒木真司可是倭国地师啊,没想到老子居然有一天可以围捕他。听说第一个动手的人是你们的老大,对吗?” 林大宝调动势力对付荒木真司,这件已经已经在暗地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为了避免官方冲突,这件事情已经被定义成地下世界的仇杀,与官方无关。 江中市地下世界大佬由于个人恩怨击杀了倭国地师荒木真司。嗯,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至于那些连夜出动的特种部队,被连根拔起的倭国情报网……这些只是不小心拔出萝卜带出泥而已。 一辆直升机轰隆隆呼啸而至,悬浮在众人头顶二十多米的位置。紧接着,数道人影直接上面一跃而下,重重落在众人面前。饶是杜七杀都微微露出惊讶神色。从这么高的距离跳下,身体却安然无恙。这恐怕是宗师才有的实力!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昆仑小队中又出现了这么多宗师。 赵燕关等人与杜七杀是熟识,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扫了眼众人,沉声说道:“接下来,由昆仑小队接手任务。” 刘达星吐出一口烟圈,嘀咕道:“老子都快搞完了。你们倒好,现在过来摘桃子了。” 赵燕关沉声说道:“这是教官的部署,你有意见吗?” 刘达星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将周围路线上的人员都撤离,偷渡出海口也打通。但是沿途还是要有一些追杀,不要让他起疑。” 杜七杀闻言皱眉说道:“赵队长,你该不会是要放他离开吧?” 赵燕关冷笑道:“大宝说了,要放长线钓大鱼。我们得到消息,有大批忍者正从倭国境内出发,应该是来接荒木真司的。咱们争取在公海上把他们一锅端!” …… …… “哎哟!轻一点!” 林大宝在贪狼的搀扶下坐上车子。车子加速以后颠簸了一下,把林大宝疼得龇牙咧嘴。 贪狼放慢速度,扫了他一眼冷笑道:“刚刚跟荒木真司大战的时候不是很牛逼吗。现在这点痛就忍不了了?” 林大宝耷拉着脸没有说话。此前在遭遇到荒木真司前,他刚刚才炼制了一炉明窍丹,几乎耗损了体内全部的巫皇真气。但是荒木真司却是有备而来,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贪狼依旧穿着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看起来性感火辣。林大宝偏头望去,刚好可以看到贪狼侧身完美的曲线。林大宝忍不住色迷迷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会来救我。你不是最希望弄死我的吗?” 贪狼淡淡说道:“我说过,在我的任务没有完成之前,你不能死在别人手中。别人杀你,就是破坏我的任务,是我的敌人。” 林大宝朝她竖起大拇指:“说得连我都差点信了。你直说舍不得我嘛。是不是我身为美人沟村十大杰出青年的人格魅力,深深吸引住了你?” “咯吱!” 贪狼一脚刹车,猛地将车停住。林大宝猝不及防,脑袋重重撞在挡风玻璃上,叫苦不迭。 贪狼冷冰冰说道:“别忘记了,我还有一次任务没有执行你。” 林大宝打了个寒颤,果然选择闭嘴不说话。贪狼口中的任务就是刺杀林大宝,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贪狼重新发动车子,问道:“到底要让我送你去哪里?” “去医院吧。” 此前黄细枝中毒,已经被戴安娜送到医院去了。以江中医院的医疗水平,解毒是不可能的。但是保持现有的身体状况不再恶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贪狼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道:“我特别想问一句,宗师之上究竟是什么?” 林大宝一愣,不解问道:“有话直说。” “我可以感觉得出来,你和荒木真司肯定都超越了宗师境界。 你们的境界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实力会相差这么多?在你们眼中,宗师究竟是什么?” 这些问题应该是在贪狼心中存在很长时间了,此时一股脑都问了出来。其实不仅仅是贪狼,每位宗师估计都有类似的疑惑。 林大宝沉思几秒,正色答道:“宗师之上是什么,其实我现在也说不太清楚。但是我已经有头绪了,很快就可也给你答复。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宗师之上只是一个统称。上面有很多境界的划分。每一层境界之间的差异都天差地别。” “至于宗师,我只能说他们只是一个刚刚登山的人。武道如山,每一层、每一个境界都是一座大山。你们只不过才刚刚来到山脚下,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