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层层刺杀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层层刺杀

荒木真司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华夏之行居然会演变成这种局面。 他原本来江中市,这是为了接川本光一回倭国。毕竟川本家族是倭国八大忍者家族之一,立功无数。特别是川本家青壮势力是由于抢夺祖巫草才会尽数死亡,所以天照寺必须要替川本家留下这根独苗。 这原本是一项再也简单不过的任务。但是林大宝这个搅局者的出现,却让一切都变得波云诡谲。 “大师。外面一切正常。” 一个穿着暴露吊带衫、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进房间,对荒木真司恭敬说道。她所在的房间中亮着暧昧的粉红色灯光,窗户上还依稀可以看到“按摩”、“敲背”字样。 荒木真司站直身体,双手对女人施礼道:“多谢。给您带来麻烦了。” 女人神情激动,连连摇头说道:“大师,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有机会可以见到您。我已经太久没有听到来自倭国的声音。” 荒木真司闻言沉默,片刻后再次恭敬施礼。眼前这名女子,正是来自倭国的间谍之一。江中市是闽江省的省会,是经济、军事和政治中心。倭国从二十年前就开始在这里布置严密的情报网。上至政府高层,下至流氓站街女,统统都有他们的人员渗透。比如眼前这位站街女,就是从五年前派驻这里的。按摩店的对面就是一家军工厂,也就是这位站街女的目标。 这次荒木真司在附近遇袭,就被安排到了这里躲藏。 站街女犹豫了片刻,小心问道:“大师,我刚刚在外面打听了一下。现在外面所有人都在找你,甚至已经出现黑道悬赏了。大师,你到底是得罪了哪个人?” “咔嚓。” 荒木真司手中的杯子顿时四分五裂。杯中水冒出阵阵寒意,变成了一块冰坨。他原本跟林大宝约好三月后在港城生死战,但是没想到那个看似忠厚的家伙完全不顾及宗师脸面,竟然布置了重重刺杀。昨晚荒木真司从江中大学离开以后,半个小时内就遭到了第一次刺杀。在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对方突然暴起出手。荒木真司触不及防,后背再度中刀。 这个中年男人居然也是一名宗师高手,而且实力很不弱。整整一个晚上,他对自己穷追不舍。不管自己躲在哪个位置,居然都可以被他找到。 上一次刺杀发生在两个小时之前。一名卖菜的生意人突然出手,将一柄匕首扎在他的小腿上。还没等荒木真司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扔下菜摊飞似的跑了。 对方明明只是内劲高手,但是荒木真司却根本无可奈何。正是在这一次又一次车轮大战似的刺杀中,荒木真司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逐渐流失…… 期间倭国情报网也迅速运转起来,几乎不计后果替荒木真司提供所有的帮助。但是华夏国军方仿佛对此早有准备。只要有一名间谍亮出身份提供帮助,他身后的隐藏实力就会被连根拔起。 短短一夜之间,就有六个倭国间谍据点被彻底摧毁。这对于倭国情报网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 荒木真司再次对站街女躬身说道:“您这次来救我,可能会对您造成麻烦。” 站街女摇摇头,笑道:“不会的。我在这里已经有好几年时间了。而且这里全部都是外来人口,龙蛇混杂。绝对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这个不起眼的小店。” 荒木真司吟唱一声佛号:“但愿如此。” 正在这时,按摩店外的卷帘门“铛铛铛”响了起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喊道:“小美,开门!竟然敢背着我接客!” 荒木真司猛地站直身体,警惕望着门口。 名为小美的站街女连忙朝荒木真司摆摆手,压低声音说道:“大师放心,这个是熟人。我去跟他说两句话,把他打发走就行了。” 荒木真司点点头,退到里屋。他听到卷帘门打开,小美已经换上了一副娇滴滴的口气说道:“死鬼,这么晚来过来玩啊。我今天身体不舒服……”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喊道:“滚蛋!今天晚上我家婆娘不在,我就住你这了。” 小美脸色微变:“刘哥不行啊。我今天来例假了,身体不方便。” “呵呵,来例假也没事。嘴巴里没口腔溃疡吧?我告诉你,老子今天打牌赢了五千多。你把我伺候好了,钱保证少不了你的。” 小美将刘哥往门外推去:“刘哥我不骗你,今天身体真的不舒服……” “啪!” 对方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她脸上:“臭婊子!老子照顾了你这么多年生意,你居然还跟我摆谱?你是不是背着我养了小白脸?” 说着,对方推开小美往里屋闯去。他见到荒木真司后愣了一下,吐出一口酒气:“挖槽,和尚?小美,你这业务范围很广啊。” 小美面露难色,说道:“刘哥你别误会。这是我老家来的表哥……” “挖槽!表哥你好。” 刘哥醉醺醺地握住荒木真司的手,打了个酒嗝说道:“表哥,你妹的活儿真不错!我特别佩服这样的手艺人……” 荒木真司强忍着心中厌恶,耐心听他说话。突然,他突然感觉到有危险来临。他猛地抬起头,但是手腕上已经被一把亮闪闪的手铐铐住了。 下一秒,这名醉醺醺的刘哥已经身形急退,来到了卷帘门之外。他朝着门口大声喊道:“搞定!” 门口灯光大亮,有人急速朝这边冲来。 屋顶上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有人跃上了屋顶。接近着屋顶裂开,数道人影从屋顶轰然砸下。 这一切,不过是在短短几秒钟时间发生的。直到有人闯进屋子里,小美才反应过来,尖叫道:“刘哥,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醉醺醺的刘哥,此时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大步流星走进房间里,对着小妹冷笑道:“安西美子小姐,咱俩互相睡了这么多年,还没真正认识一下呢。我叫刘达星,特情科中尉。” “本来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晚点再收网的。没想到堂堂地师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荒木真司,兄弟接到消息,要留下你的狗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