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宗师承诺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宗师承诺

贪狼手中的子弹都是经过阵法改造后,专门用来狙杀宗师的阵法子弹。当初林大宝就在这种子弹下面吃了大亏,差点被贪狼几枪崩死。 荒木真司的实力比林大宝略强的,但是在面对这些子弹的时候也颇为头疼。他怒吼一声,大步往前朝贪狼冲去。几百米的距离,在荒木真司这种高手看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贪狼是以枪术入道的宗师,如果被荒木真司近身,无异于送死。 荒木真司一步跨出,就是十米距离! “砰!” 贪狼居然完全没有退走的意思,而是继续沉着地瞄准射击。子弹已经在荒木真司身上留下了不少伤口,使他看起来十分狼狈。但是这些伤口都不致命,仅仅只是对他的动作产生了影响。 五十米! 荒木真司与贪狼的距离只剩下五十米!以荒木真司的速度,贪狼如果再不离开,已经没有机会逃脱。 “砰!” 贪狼依旧不急不缓开枪,在荒木真司身上绽出一道血雾。荒木真司停下脚步,擦去脸颊伤口处的鲜血。他怒吼一声,如同金刚临世伏魔。他这次东渡救人,原本以为是没有任何难度的。没想到最后不但救人失败,甚至接二连三受伤。 三十米! 荒木真司甚至已经可以看到贪狼脸上的微表情变化。贪狼面色沉着,依旧不急不缓瞄准、射击! “死!” 荒木真司怒吼一声,身体猛然跃起。他身体俯冲向下,砸向贪狼的头顶。 “呵呵,跳这么高,是属蛤蟆的吗?” 荒木真司身后传来林大宝调侃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磅礴的巫皇真气呼啸而至,将荒木真司猛地砸向后方。荒木真司猝不及防,身体往后重重砸在墙上。 石块滑落,将荒木真司压在最下面。他发出一声怒吼,灰头土脸从石堆中站了起来。 “砰!” 又有枪声响起。一枚子弹鬼魅般旋转刺入荒木真司右臂中,随后猛地炸开。荒木真司右臂皮肉绽开,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啊!!” 荒木真司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刻,仰头怒吼。林大宝已经如影随形冲到面前,将他缠住。远处的贪狼已经换上新的子弹,黑洞洞的枪口遥遥对着这边。 林大宝和荒木真司互相轰了一拳,同时倒飞出去。但是贪狼的子弹已经如影随形般出现在他的右腿,将皮肉狠狠撕下一块。很显然,贪狼已经直到自己的子弹不能狙杀荒木真司,但是却可以让他身体受伤,实力受损。 高手对决,这一丝实力损伤可能就是生死差别! 荒木真司已经感觉到体内生命力在流逝。如果一对一的话,他自信可以击杀林大宝和贪狼。但是两人联手,却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麻烦。一个近攻,一个远攻,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 他现在身体受损,实力也仅仅比林大宝高出一线。但如果继续纠缠,自己迟早会被林大宝追平,最后彻底击杀。 荒木真司大袖一挥,抽身就走。他冲到楼顶边缘,对林大宝怒吼一声:“林大宝,三个月之后是否还敢在战一场!” “跑了?约架?” 林大宝沉吟片刻,答道:“别等三个月了。你过来,我现在就打死你。” 荒木真司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下楼台。他盯着林大宝,狞声道:“三个月之后,于港城大战,不死不休。到时候我希望你可以堂堂正正与我战一场!” 荒木真司的声音如同雷音滚滚,在夜空中激荡翻滚不息:“林大宝,你敢还是不敢!” 林大宝站直身体。 他脊背挺直,如同一杆顶天立地的长枪。他望着远处的荒木真司朗声道:“要战便战!三个月后,提你头来见我!” “呼!” 荒木真司远远盯着林大宝,几个跳跃之后消失在视线中。贪狼抱着狙击枪缓缓走来。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冷哼一声说道:“死不了吧?” “等等,还有点急事。” 林大宝朝贪狼摆摆手,飞快掏出了手机。他拨通杜七杀的电话,开门见山说道:“有一个名叫荒木真司的倭国和尚重伤离开。你马上布置兄弟们找到他的行踪。有合适机会就弄死他。” 电话那头的杜七杀一愣:“荒木真司?倭国地师?” 林大宝挠挠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什么狗屁地师。不过这秃驴挺厉害的,差点没把我打死。” 杜七杀皱眉道:“荒木真司的实力很强。就凭我和手下的兄弟,可能不会对手。” “呵呵,放心好了。他现在已经重伤了,是强弩之末。估计实力也就是宗师上下而已。你们小心点,只要牵制住他就行。” “好!” 杜七杀脸上表情已经激动起来:“他妈的,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机会可以干死倭国地师!大宝你等着我的好消息!” 林大宝挂断电话,然后又飞快拨通了赵燕关的电话,又把刚刚的话重新说了一遍。他对赵燕关补充道:“我已经让杜七杀去围堵荒木真司了。估计牵制他一天不是什么难事。你带着昆仑小队的人赶紧赶过去,务必将他拿下!” 赵燕关语气平静:“如果他已经重伤了,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林大宝叮嘱道:“别大意,全部出动。昆仑小队成立以后,还没有经历过这种大战。刚好趁现在可以练练手。另外,倭国潜伏在咱们闽江省的间谍肯定也会闻风出动。咱们刚好可以安排人手,把这些间谍一锅端掉。” “好!我马上去办!” 赵燕关原本平静的语气终于变得激动起来。他扭头喊道:“全体出动!有大鱼!” …… …… 林大宝飞快布置完任务,这才挂掉电话。他重重松了一口气,身体瘫软在地上。他勉强支撑身体,将那几枚银针从身体中拔出。顿时,林大宝就跟泄气的皮球一样,体内气息骤降。 贪狼站在林大宝面前,面无表情说道:“你不是跟他约好,三个月在港城大战吗?这是宗师承诺,你也不遵守?” 林大宝躺在地上,呼出一口浊气:“那种屁话你也信啊。只要能弄死他,谁还管三个月还是五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