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请往地狱走一遭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请往地狱走一遭

林大宝体内巫皇真气涌动,汇聚在后背伤口上。刚刚为了杀掉川本光一,林大宝硬生生挨了荒木真司一拳。这一拳如狂流奔袭,拳意摧枯拉朽在体内奔腾,几乎将身体撕裂。 林大宝长啸一声,体内的巫皇真气涌动,在体内设下层层防护。饶是这样,拳意依旧将林大宝身体贯穿。在前胸和后背各自留下一个乌青拳印。 “扑哧。” 林大宝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荒木真司的拳意十分奇特,如同茫茫雪山压顶。而且他的拳意又像佛音来回激荡,遥相呼应。 “呼……” 片刻后,林大宝终于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巫皇真气终于将这股拳意尽数吸收。原本青色的巫皇真气,此时竟然夹杂着一缕金色。林大宝甚至感觉到巫皇真气在运转的时候,居然在体内发出了丝丝佛音,使得脑海念头通达。 荒木真司望着林大宝,脸上的惊异愈加浓重。他曾经观看富士山雪崩,心有感悟后演化出了这一拳。全力出拳之后,拳意如同雪崩再现,浩浩荡荡。他曾经试过一拳就将一头成年白猿击晕。三拳之后,雪山与拳意发生共鸣,甚至引发了雪崩。 就算是宗师高手在面对这一拳的时候,也只能避其锋芒,不敢硬抗! 可是荒木真司万万没有想到,林大宝居然安然无恙扛下了这一拳。而且他已经飞快炼化了体内的拳意,甚至还糅合到了自己的武道之中。 这种恐怖的临战能力,绝对是变态中的变态。 林大宝呼吸渐渐平复,然后望着荒木真司冷笑道:“我都把屎糊在你们天照大神的脸上了。你居然还这么怂?” 荒木真司目光平静,缓缓说道:“林先生,天照大神不是你这种凡人可以挑衅的。虽然这里是华夏国,但是天照大神的威压无处不在。” “呵呵,垃圾。”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转身离开。 脑后有风袭来,堂堂正正、规规矩矩。 “嗡!” 林大宝觉得脚下的大楼似乎震动了一下,发出了奇妙的共鸣。身后的荒木真司盘膝而坐,低眉顺目,口中念念有词。空气仿佛有莲花生长出来,在林大宝面前铺出一条蜿蜿蜒蜒的莲花小路。小路的尽头是一座巍峨万丈的金色佛陀。它四面八手,面露慈悲俯瞰林大宝。 林大宝眼中露出惊讶。他知道眼前这一幕肯定是假的,可不知为何却始终不能看透真相。荒木真司的佛音就像是呓语,让林大宝昏昏欲睡,放下所有警惕。 荒木真司赤脚踩着莲花,向林大宝缓缓走来。他在林大宝面前微微鞠躬,说道:“请林先生往地狱走一遭。” 数万佛音齐声喊道:“请林先生往地狱里走一遭。” 林大宝耳中轰隆作响,就像滚滚天雷奔腾不息。 “装神弄鬼。” 林大宝冷哼一声,体内的巫皇真气疯狂涌动起来。此时天色已黑,天上依稀可见繁星。林大宝伸手一招,巫皇真气如同天河挂落,轰然砸在金色大佛头上,气势极强。 金佛岿然不动。 长河挂落,还没有触碰到金佛就荡然无存。金佛面带微笑,眼神怜悯望向林大宝:“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破!” 林大宝发出一声怒吼。他催动巫皇真气在体内周转三十六周天,然后贯注到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中。一头幼小的貔貅虚影出现,朝金佛做张牙舞爪状。林大宝的眼睛瞳孔上逐渐蒙上一层青色,远远望去犹如两盏幽亮烛火。 目光所及,金佛轰然崩塌。满地的莲花也消失不见,只有盘膝诵经的荒木真司。他见到林大宝从佛音中苏醒,也露出惊奇神情。他张开手,朝林大宝头顶往下一压:“地狱在下,林先生何不走上一遭。” “地狱无门,请大师先行一步,替我开门。” 说话间,林大宝一步踏出,朝荒木真司冲去。此时的他,宗师之上的实力再也无所保留。人还未至,一道巫皇真气已经朝荒木真司头顶重重砸下。 荒木真司吟出一声真佛,金光大盛。如果有普通人看到,恐怕会忍不住当场下跪。此时的荒木真司全身笼罩在金光中,活生生像是一尊佛陀。 “阿!” “弥!” “陀!” “佛!” 荒木真司每吐一字,都狂风大作。这四个字就像是实质的,重重轰在林大宝的胸膛上。林大宝身体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四个字将林大宝压在最底下,几乎动弹不得。 “咔嚓。” 林大宝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荒木真司这四个字如同有千斤重量,将林大宝深深压在地下。林大宝体内的巫皇真气疯狂涌动,试图冲破这四个字,但是却徒劳无功。 荒木真司赤足上前,居高临下俯瞰林大宝:“林先生,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天照大神的尊严是不允许被侮辱的。” “呵呵,侮辱你娘。” 林大宝深吸一口气,数枚银针从口袋中飞出,然后扎在身体穴位之中。原本已经接近干涸的巫皇真气突然磅礴了数倍,几乎如同大江大河奔腾而至。林大宝顿时觉得身体充满了力量,一拳击出。 “砰!” 荒木真司胸口中拳,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他惊讶看着林大宝,没想到他居然可以瞬间爆发出这种恐怖力量。 他满眼怜悯看着林大宝:“没想到你居然用这种透支生命力的方法提升力量。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样就能赢了我吧?” 林大宝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他咧嘴惨淡一笑:“赢不赢,打完再说。” 他再度一拳击出。 “砰!” 一朵血花在荒木真司的胸口绽放。他原本如金刚佛陀,此时竟然胸口中弹,将衣服轰出一个大洞。 “砰!” 又一声枪声响起。子弹悄然而至,但是在接近荒木真司额头的时候再度爆炸,化成了一团火球。 荒木真司本能感觉到了危险来临,往后退了几步。以他的修为,原本早就可以无惧子弹。但这些子弹上面居然有淡淡的灵力波动,威力远超过一般的子弹。 荒木真司抬头望去,不远处有一道曼妙的身影。她面前架着一杆造型夸张的狙击枪,遥遥对着这边。 她似乎注意到了荒木真司的目光,于是抬头咧嘴一笑。下一秒,数枚子弹再次首尾相衔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