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规矩和规矩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规矩和规矩

倭国有座富士山,富士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两个和尚,老和尚和小和尚。 富士山来来往往的游客很多,会打扰修行。但是老和尚每次看到行人总是双手合十,乐呵呵地伸手化缘。他穿着百衲衣,衣着朴素,让人心生佛意。而小和尚身材黑壮、凶神恶煞,就像拦路抢劫的匪徒。两人站在一起,没人不愿给钱,也没人敢不给钱。 有人说曾经见过黑壮小和尚扛着山中的白猿山上,疾步如飞。也有人说曾经看到老和尚从天上拉下一颗流星,锻造成了一把戒刀。 普通人见到这些传闻,当成了笑话来听。毕竟富士山上的白猿重达几百斤,而且野性十足。普通人根本不敢接近它们,更不要说扛着白猿上山了。 至于伸手摘星的传闻就更加扯淡了。恐怕连武侠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但是武者听到这些传闻,无不肃然起敬。因为山上庙中的两名和尚和尚都有外号,在倭国武道中十分响亮。拥有这两个外号的人,不管是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老和尚叫天师。 小和尚叫地师。 世界上敢以“天地”为外号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只会吹牛的傻逼,一种是真的牛逼的高人。 这一日,本应该在富士山天照寺中修行的地师荒木真司悄然踏海东渡,来到江中市。 林大宝本能感觉到了危险来临。他猛地转身,正面直视荒木真司。眼前这名黑和尚面露凶相,但是却又给人一种慈悲佛性。就好像是神话中的伏魔金刚,一手拿着降魔杵,一手拿着莲花珠。 林大宝松开手,将川本光一扔在一旁。这名和尚带来一股非常危险的感觉,甚至比当初面对天火宗张江南的时候还要强大。饶是林大宝现在实力提高了很多,居然也隐隐觉得体内巫皇真气的流转出现了一丝滞碍。 这是一种气势上的压迫。 “荒木大师,救我!” 川本光一原本已经伸着脖子等死。但是在见到这名和尚以后,马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指着林大宝,大声喊道:“荒木大师,他就是林大宝!是天照大神的敌人!你快杀死他!” “阿弥陀佛,贫僧荒木真司。” 黑壮和尚居然也会说中文,而且念的也是华夏国的佛经。林大宝愣了一下,似笑非笑看着他:“和尚从哪里来?” 黑壮和尚双手合十,对林大宝鞠躬道:“从来处来。” “到哪里去?” “往去处去。” 林大宝叹了口气,望着他认真说道:“也就是因为我脾气比较好。如果你跟别人这么说话,很容易被打死的。” 荒木真司点头说道:“已经被打了几次了。” “真的被打了?” 林大宝没想到这黑壮和尚居然这么耿直,忍不住问道:“打你的那些人,现在怎么样了?” “我让他们不要打,再打就要打死人了。但是他们不听,然后就打死了。” 荒木真司认认真真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说要打死人,就是要打死人的。林先生,川本光一是川本家最后的血脉了。如果你不让他走,也会死人的。这是我的规矩,不能改变。” 荒木真司说话不急不缓,表情十分慈悲。但是他说的偏偏又是杀人诛心的话,显得既荒诞又正经。 川本光一闻言大笑起来。他从林大宝身旁走过,狞笑道:“我虽然杀不了你,但是我可以杀光你身边的人。黄细枝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荒木真司双手合十,对川本光一说道:“不要多说。师父让我来接你回去,是念在川本家族往日的荣耀。师父说了,除非你修成地忍境界,以后不许出来惹事。这是为了你们川本家好。” 川本光一毕恭毕敬施礼:“是。多谢天师。” 荒木真司对林大宝认真说道:“多谢林先生成全。” “成全?” 林大宝呵呵笑了笑,说道:“你刚刚说了你的规矩,那么现在我也说说我的规矩。” 荒木真司站直了身体,认真盯着林大宝:“林先生请说。” “我的规矩其实比你更简单一点。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犯我家人者,虽远必诛。你看,不管哪条规矩,川本光一是不是都要死?” “当心!” 林大宝话音落下,荒木真司的身体已经动了。他发出一声怒吼,蒲扇大的手掌向川本光一抓去:“逃!” 以川本光一为中心,两股磅礴气势轰然撞击在一起。川本光一只觉得身体被两股气势挤压,仿佛变成了一张纸片。他喉咙中一股腥味涌上来,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逃!” 荒木真司的怒吼声再次响了起来。川本光一的眼睛余光已经看到黑壮僧人向自己冲来。他脚步跨得极大,似乎想要把自己拉走。 川本光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荒木真司是地师。有他在,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事的。 下一秒,川本光一的笑容已经凝固在脸上。他听到自己的喉咙里传来“咔嚓”的声音,应该是喉骨碎了。然后一股霸气的气息冲入自己体内,将五脏六腑搅得粉碎。 “噗通。” 川本光一摔倒在地上。他眼中闪过林大宝微笑的脸庞。这是他这辈子看到的最后景色。 “砰!” 与此同时,荒木真司一拳砸在林大宝的后心。林大宝往前踉跄了几步,在水泥屋顶上踩出几个深深的脚印。 “咳咳咳。” 林大宝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鲜血。他望着荒木真司,认真笑道:“大师你看。这里是华夏国,还是我们的规矩比较重要对不对?” “阿弥陀佛。” 荒木真司眼中的愤怒一闪而过。他扫了眼地上川本光一的尸体,叹息道:“川本家,从此就没了。林先生,你这是在挑衅天照大神的威严。” 林大宝连忙摆手,谦虚道:“不不不,我这不是在挑衅天照大神。严格来说我杀了这么多倭国宗师,应该叫侮辱天照大神。打个恰当比喻的话,我是往你们天照大神的脸上糊了一泡屎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