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目的是什么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目的是什么

杜七杀给林大宝发来几张照片。照片中赫然就是黄色兰博基尼跑车行驶路线。最后一张视频显示,乔娜把车停在黄细枝宿舍楼下。而她推开了车门,匆匆忙忙向宿舍里走去。 戴安娜不由得捂住了嘴巴,对林大宝意味深长道:“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林大宝耸耸肩膀,淡然道:“很简单,靠眼睛。我确实不懂什么大数据时代,也不知道该怎么黑进监控网络。但是我有人民群众的力量啊。群众的力量是最大的,他们遍布整个城市。他的眼睛都是我的监控。别说找一辆特征非常明显的兰博基尼跑车,就算是一条狗我也能帮你找出来。” “全城布满眼线?” 戴安娜深深看了林大宝一眼。刚刚林大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戴安娜知道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江中市这么大,首先要确保手下的人足够多,这样才可以关注到每一个角落。最重要的是,这些手下的执行力要非常强才行。要不然人再多也没用。 戴安娜没想到眼前这个变态加抠门加贪婪的家伙,居然还有这种恐怖的号召力。 宝马车子一路疾驶,不到十分钟就来到黄细枝楼下。戴安娜下车以后脚步踉跄,对林大宝骂道:“我是一个病人,你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你这是开车吗?明明是开坦克!” 黄细枝连忙把轮椅推来,对戴安娜说道:“你先回去吧。老师有点事情要处理。” 出乎意料的是,戴安娜在黄细枝的面前竟然很老实。她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黄老师,我在楼下等你们吧。我有好多保镖呢,他们会保护我的。” “好吧。” 黄细枝只能无奈点头,然后跟着林大宝小心翼翼往楼上走去。两人来到门口,听到屋子里传来乔娜愤怒的声音:“在哪里!东西究竟在哪里!”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主人已经给了你一个月的时间,但是你还是一无所获。主人非常生气,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乔娜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急急说道:“不,我知道那个东西在哪里。黄细枝把东西藏在项链里!她今天并没有戴项链,所以肯定在屋子里。” 黄细枝一听,马上露出担忧神情。她望向林大宝,欲言又止。 林大宝从口袋里掏出项链,在黄细枝面前晃了晃。 毫无感情的神情再度响了起来:“祖巫草对我们非常重要。主人原本对你寄予厚望,想不到你却一而再、再而三让他失望。你根本不配成为主人的奴隶!” 乔娜歇斯底里大叫起来:“不!我可以拿到东西的!我知道黄细枝在哪里,我可以去抓住她。她的弱点就是那个叫林大宝的人。他也跟黄细枝在一起。我可以用伤害林大宝来威胁黄细枝,她肯定会屈服的!” 黄细枝听到乔娜的话,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这一个多月以来,她把乔娜当成最好的朋友。可没想到自己在她眼中却只是一个工作,是她利用的对象。 而现在,她甚至想用伤害林大宝来威胁自己! “等等!你说林大宝在这里?你见过他了?” 那个冰冷的声音愣了一下,急急忙忙确认道。 乔娜点头:“是的。我早上还见过他了。我把他们困在我家,然后自己才有机会来找东西。” “愚蠢的人!你暴露了!你怎么可能在林大宝面前逃脱!” 那个声音马上发出尖利的声音,焦急道:“赶紧撤离!” 乔娜不解问道:“怎么可能。我知道他的实力很强,但是也不至于可以扛过炸弹爆炸吧。” “不!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有多恐怖。帝国死在他手里的宗师,都已经快五个人了。他在帝国中,已经有了宗师杀手的称号。” 脚步声朝门口快速走来。 林大宝猛地打开门,靠在门边望着两人:“呵呵,来都来了,这么快就走了?” “林大宝!你竟然没事!” 乔娜见到林大宝后愣了一下。她似乎无法想象怎么可能会有人在炸弹的爆炸中生还。而且从他的衣服、形象来看,那次爆炸似乎完全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她目光移到黄细枝身上,似乎带有一丝愧疚。但更多的是冷漠和无情。 黄细枝眼眶中含泪,忍不住问道:“乔娜,我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你为什么要骗我?” “朋友?” 乔娜冷哼一声:“你是华夏国的低等种族,怎么配和帝国军人成为朋友。” “低等种族,帝国军人?” 林大宝忍不住露出讥讽的笑容。这家伙入戏有点深啊。她该不会还以为现在的华夏国是一百年前那个任由他国欺凌的弱小国家吧。 现在的华夏国早已屹立世界之巅。区区一个倭国,连塞牙缝都不够。 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忍者站在乔娜身后。她脸上蒙面,身体微微前倾。她腰间的武士刀已经出鞘一半,泛出冰冷的寒光,随时准备出击。 看她的气息,只不过是半步宗师而已。 林大宝淡淡道:“倭国的宗师是不是已经被我杀尽了?这次怎么就派一个半步宗师来充数?” “侮辱帝国尊严!” 还没等忍者动手。乔娜居然已经抢先出手。她也拔出一柄匕首,狠狠刺向林大宝的胸口。她的动作还算规范,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过她受训的时间应该不长,连内劲高手都算不上。 “不自量力。” 林大宝看都没有看她,随手甩出一个巴掌。下一秒乔娜的身体就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她捂着脸满脸呆滞,似乎没有想到林大宝居然会这么厉害。 “到你了。” 林大宝迈步朝那名女忍者缓缓走去:“你似乎对我很了解。这让我十分好奇你的身份。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你口中那个所谓的主人,究竟是谁。” “去死!” 忍者往前跨出一步,一刀劈向林大宝的额头。林大宝不躲不避,任由武士刀劈下。刀锋在临近额头一厘米的地方停住了,而后“咔嚓”一声断成两截。 “这……” 这名忍者望着手中的短刀,眼中惊愕更甚。她望向林大宝,长啸一声:“林大宝,你不会杀我的。”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为什么?难不成是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