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暴露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暴露

“你是女人?” 林大宝认真打量着眼前这个“情敌”,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对劲。“他”虽然留着板寸发型,胸脯也是平的。从身材来看跟男人很像。但是林大宝却敏锐注意到她的喉结是平的。现代社会流行所谓的“娘炮”男生。他们在外形上的差异跟女生很小。但是有一个差异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那就是喉结。 男人的喉结是凸起的,这一点无法改变。 而眼前这个“男人”,他的喉结是平的,显然是一个女生。只是让林大宝不解的是,他的穿着打扮明明都是男生。而且除了喉结以外,她其他的女性特征已经很弱化了。 听到林大宝的声音,对方也是愣了一下。他目光涣散,机械性地走到沙发上坐下,将头埋在膝盖间。黄细枝连忙上前,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放心好了,大宝真的不是坏人。他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 对方木然地看了黄细枝一眼,然后起身回房,重重关上房门。 林大宝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一直有人在说黄细枝红杏出墙,但林大宝是从心底里不信的。就算是找到这个屋子,看到黄细枝跟别人待在一起,林大宝也没有往那方面想。毕竟他对黄细枝十分信任,知道她肯定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不过在看到对方之后,林大宝心中曾经有过一丝动摇。因为林大宝从两人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两人确实非常亲密,互相都有依赖性。可就在这个时候,林大宝又发现了对方居然是个女的……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黄细枝跟一个女人红杏出墙了? 林大宝脑袋里一团乱麻。片刻之后,他才对黄细枝皱眉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人是谁?” 黄细枝满脸苦涩,回到沙发上坐下。她望着林大宝,叹息道:“她叫乔娜,是我同学。” “你同学?女同学吗?” 黄细枝点点头:“没错,是女同学。她以前是我的大学室友,毕业以后就去了倭国留学。一个月前她突然联系我,说想跟我聚一聚。大宝你知道的,我的朋友不多。乔娜是我大学室友,是为数不多聊得来的人。但是那次见面以后,我就发现她非常不对劲。乔娜以前长发飘飘,身材妖娆,非常漂亮的。但是这次回来以后,她几乎像换了一个人。如果不注意,甚至很难将她当成一个女人。” “倭国?” 听到这两个字,林大宝本能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他,只要涉及这两个字,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林大宝询问道:“她没有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黄细枝苦涩道:“她只是说自己在倭国做实验的时候,被放射性元素照射,所以才变成了这样。她说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这次回来是想见我最后一面的。” “不可能!” 林大宝听完,断然摇头说道:“她绝对不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的。” 黄细枝惊讶,问道:“大宝你为什么这么说?你才见过她一面。” 林大宝淡淡道:“如果是一心等死的人,是不可能对自己的外表十分在意的。但是你看她,依旧十分在意自己的形象。她男性特征很明显,所以就刻意把自己打扮成男生,这样就不会惹别人注目。我注意到外面那辆车兰博基尼跑车,前不久才做了年检。而且你们邻居也说过,这套房子刚刚交的物业费。你觉得一个认为自己时日无多的人会做这些吗?” “这……” 黄细枝没想到林大宝居然是通过这些细节来判断的。但是林大宝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一个真正生无可恋的人,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 黄细枝回想了一下,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她明明说自己时日无多,希望我陪她最后一段日子。” 林大宝冷笑一声:“让你陪她走过最后的日子?你是她的家人吗?是她的恋人吗?如果正常人知道自己活不久了,第一时间应该要陪在家人和恋人身边吧?” “那……” 黄细枝越想越不对劲。她走到房门口,敲门问道:“乔娜,你出来一下。” 房间里无人应答。 黄细枝有些担心,再度提高声音:“乔娜,乔娜你在吗?” 房间里依旧无人。 “让开!” 林大宝把黄细枝推到一边,一脚就踹开了房门。房间里没人,但是窗户是开着的。两人冲到窗前一看,发现小区外面那辆兰博基尼跑车发出轰鸣声,飞快驶向远方。 “果然不简单。” 林大宝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这栋房子是小区最高,足足有十二层。一个濒死之人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从窗户里爬出去,而且还能安然无恙着地。 “嘀嘀嘀。” 正在这时,林大宝耳中突然传来一声轻微而尖锐的声音。林大宝神经本能似的紧绷起来,一股危险气息骤然来临。 “小心!” 林大宝猛地抱起黄细枝,朝窗外跳去。两人刚刚离开窗户,房间中有爆炸声在两人耳边响起。紧接着,爆炸后的火光将整个房间吞没。 “轰!” 巨大的冲击波如同无形的涟漪,重重撞击在林大宝身上。林大宝身体失去平衡,急速朝地面落去。在落地的瞬间,他才勉强打出两股巫皇真气,将两人身体托住。 “这……” 黄细枝看着眼前这一幕,呆滞地近乎说不出话来。很快,旁边有围观的人逐渐聚集。大家都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应该是煤气桶爆炸吧。” “我家的玻璃都震碎了呢。” “好吓人啊。我还以为是地震了。” “快报警。幸好没人受伤。” “……” 林大宝掏出手机给杜七杀拨打电话:“幸福苑小区发生了爆炸,你让人来处理一下。尽量不要让事情传出去。另外帮我调查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跑车,车牌是江A88531。” “是!” 杜七杀干脆利落挂断电话。 林大宝牵着黄细枝来到小区凉亭里。他先检查了黄细枝的身体,发现她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原原本本把乔娜的所有信息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