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金发女生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金发女生

赤红色的明窍丹在青铜大鼎中缓缓旋转,很快就要成型。林大宝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股灵气正在缓慢向这边汇聚。在青铜大鼎的上方,似乎还形成了一片虚无缥缈的雾气,将整座青铜大鼎笼罩其中。 巫皇传承中曾经提到,丹药分为就九品。第一品就是类似于雪晶膏之类的药物。这些药物甚至不能被称为丹药,只是具有某些药性。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已经是难得一见的神奇灵药了。不过对于宗师等武道高手来说,这种药物的作用并不是很强。 第二品丹药品相略高。二品丹药已经凝结成了药丸的模样,药性更强。这种丹药对宗师已经有一定的效果,但是炼制起来相对比较困难。 三品丹药对炼制的要求更高。炼药的药师需要对火焰温度掌控得很好,而且能够熟知每一种药材的特性。巫皇传承中提到,三品丹药已经颇为难得。就算是在传闻中的巫国,能够炼制三品丹药的药师也不是很多。他们足以得到巫国的封赏,成为官吏和供奉。 三品丹药在成药的时候,会牵动周围的灵气。眼下这一枚明窍丹就牵引来了灵气,显然是一枚不可多得的三品丹药。 炼制丹药犹如行者登山,行百里者半九十。最难的步骤就是最后丹药出炉。如果这一步没有掌握好,前面所有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 灵气暴动之后,甚至会反噬药师。很多经验不足的药师就是在这个阶段丢了性命。 巫皇传承中记载,很多大药师在完成最后一步的时候都会沐浴更衣、焚香祷告,不允许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将所有的不利因素降到最低,从而将丹药安全“请出”炉鼎。 林大宝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青铜大鼎中的丹药,不敢有丝毫放松。此时他体内的灵气与青铜大鼎中的灵气互相纠缠在一起,几乎已经化成了一体。如果此时青铜大鼎中火焰紊乱,甚至会引燃灵气,将林大宝身体燃成灰烬。 “咚咚咚!”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不急不缓的敲门声,将林大宝从专注中拉了出来。林大宝猛地睁开眼睛,朝门口望去。门口有人,锐利的目光似乎可以透过大门,直接落在林大宝身上。 “呼……” 青铜大鼎中的灵气,几乎在同一时间陷入了暴动之中。黑白火焰原本泾渭分明,如同两股麻绳井水不犯河水。但此时这两朵火焰猛地融合在了一起。黑白两道火焰互相牵扯,就仿佛是两个人正在争夺主导权。火焰一会儿变红一会儿变白,有时候又是神秘的黑色。 灵气纵横其间、互相冲撞。几乎瞬间,这枚暗红色丹药表面就出现了数道裂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裂。 “妈的!” 林大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心境瞬间平复。他的脑海清明,所有的杂念都抛诸脑后。青铜大鼎中灵气很快恢复正常,正在崩解的明窍丹也重新组合,从火焰中慢慢脱离。 “咻!” 明窍丹带着一丝温热,飞快落入林大宝手中。林大宝将丹药装好,整个人马上委顿瘫坐在地上。 刚刚灵气紊乱,几乎让林大宝体内的巫皇真气也趋于崩溃。如果不是他强行将灵气镇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而且青铜大鼎中的火焰如果沾染到身上,甚至有可能把林大宝烧成灰烬。 饶是林大宝飞快控制住了灵气,身上的衣服也被烧出了一个个大洞。 “扑哧。” 林大宝胸口血气翻涌,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血液落在青铜大鼎上,犹如片片桃花图案。两个古朴的大字缓缓浮现出来。林大宝定睛一看,赫然是“杀生”两个字。 “杀生鼎?” 林大宝皱眉,这难道是青铜大鼎的名字?不过这名字听起来怪怪的。这个大鼎是用来炼药救人的,跟杀生并没有任何关系。杀生鼎的戾气太重,完全不符合特点。 “咚咚咚。” 门口又响起了不急不缓的敲门声。林大宝连忙将烧毁的破衣服脱掉,随手从沙发上捡起一件衣服,一边擦拭一边开门。大门打开后,一个瓷娃娃般的金发外国女生马上恭敬打招呼:“黄老师,您……” 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开门的人竟然是一个男生。而且这个男生灰头土脸,看起来十分猥琐。他的上半身赤裸着,手里还拿着一件衣服,正在下身擦拭。 女生定睛一看,他手里拿的竟然是一条女式内裤。 “变态!你是谁!” 金发女娃娃大惊,连忙开始质问道。她飞快掏出了手机,威胁道:“你把黄教授怎么了!” “我是变态?” 林大宝一愣,这才发现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条内裤。而他刚刚正在拿这条内裤在身上各处擦拭…… “呃……” 林大宝慌忙解释道:“这位同学,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不是变态,你听我解释……” 女生往后退了一步,满脸警惕看着林大宝:“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大宝百口难辩,急得满头大汗。他想了想,取出早上黄细枝留下的纸条递给女生:“你看,我真的是她朋友。” 女生接过纸条看了看,脸上警惕的神情逐渐缓解,显然已经认可他是黄细枝朋友的说法。不过她依旧跟林大宝保持距离,显然还是坚持林大宝是变态的观念…… 林大宝心中苦笑。刚刚那种场景,别说这个女生会误会,就连自己都会认为自己是变态啊。 林大宝想了想,说道:“你们黄教授不在,要不你明天来找她好了。” 说着,林大宝准备将大门关上。 这个女生朝屋子里看了一眼,脸色似乎有些变化。她突然伸手抵住门,正色说道:“没事的,我在屋子里等黄教授回来吧。” “等她回来?” 林大宝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女生刚刚还说自己是变态,但现在居然又愿意跟自己独处一室?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有问题啊。 他目光下移,突然露出惊愕神情。林大宝失声惊呼:“美女,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