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来龙去脉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来龙去脉

张江南抬起头,头上脸上全是鲜血,看起来十分狰狞。他略一沉吟,马上就明白过来。他将目光转向孙钟达,冷冰冰说道:“是你下的毒?” 孙钟达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下意识看了左邱峰一眼。 左邱峰早已不见了踪迹。 张江南疯狂调动灵力,将身体几处血脉封住,阻止毒素继续渗透。忙完这些之后,他才缓缓走到孙钟达身旁,面无表情说道:“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以你的层次,根本不可能拿到这种毒药。” 话音刚落,张江南身体又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这种毒药的毒性远远超过他的想象,甚至比刚刚杜七杀中的毒还要严重很多。能达到这种层次的毒药,已经非常罕见了。起码以孙钟达的层次,是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种东西的。 他此前猜到孙钟达有二心,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有这种手段。 “扑哧!” 张江南喉咙中传来一股腥味,再次张口喷出一口血液。 一旁的理查德和凯瑟琳娜身体已经恢复原状。理查德看了眼张江南的伤势,皱眉说道:“这个毒药有点特殊。就算是用圣光也很难祛除。” 他举着双手上前,示意自己没有恶意。而后,理查德飞快替张江南检查了一下身体,再次叹息:“你的毒性已经很重了。而且应该已经中毒至少一个礼拜了。” “一个礼拜?” 张江南猛地将头转向孙钟达。自己跟孙钟达合作的时间正是一个多礼拜前。也就是说,孙钟达在两人刚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毒了。 张江南忍不住狞声呵斥道:“为什么!” 他手指轻轻一勾,两股灵气就如同铁钳一个掐住了孙钟达的脖子。孙钟达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拼命大口呼吸,声音嘶哑喊道:“不是我,是左邱峰啊!” “左邱峰?” 两股灵气松开,孙钟达重重摔在地上。张江南皱起了眉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呵,当然是因为你的身份啦。” 房间中突然响起了阴冷的笑声。紧接着,几道模糊的身影从阴影中浮现出来。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衣,身上背着武士刀。理查德等人面面相觑,居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进入房间的。 “是倭国忍者!” 张江南见到这几个人,终于反应过来。他略一沉思,就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张江南仰头大笑起来:“我明白了!我一直以为你们真的是来谈判抢地盘的,想不到真正的目标居然是我!” 张江南说完,又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剧烈咳嗽起来。 杜七杀一脸不解。自从张江南进门之后,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参与者,可没想到自己居然慢慢变成了局外人。 左邱峰身上的伤势已经得到控制,现在说话也中气十足。他声音阴鸷,慢条斯理说道:“更加确切的说,我最开始的目标确实是天柱山。只不过后来机缘巧合才发现,孙钟达口中的张大师居然是一名古老宗门的弟子。呵呵,我们一直都知道华夏国内部有很多神秘宗门,实力非常强。但是我们却一直都找不到他们的资料。既然你这次送上门来,那我们当然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了。” “你中的毒叫木流安魂,是我们大人亲自赐下的。原本这瓶毒药是用来对付林大宝的。现在就暂时便宜你了吧。” 左邱峰说完,又向理查德和凯瑟琳娜两人微微鞠躬,说道:“两位,我们木流家族并不想与古老的欧洲贵族结下仇怨。希望两位不要插手。对于皇家礼炮号今晚的所有损失,我们木流家族将会以最大的诚意来补偿的。” 他身后几名忍者马上上前,守住了包厢各个出口。此时杜七杀和张江南都身负重伤,根本不是对手。而理查德和凯瑟琳娜态度不明,不见得会全力帮忙。 “他妈的!” 听到左邱峰的话,张江南更是气得吐血。他这次下山,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林大宝。毕竟林大宝杀了黄大师,而且还斩掉了师父的一缕意识。这对天火宗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必须要召回场子。但是让张江南郁闷的是,自己这次下山非但没有能教训林大宝,反而被他搞得十分狼狈。现在更是成了林大宝的替罪羊,被倭国忍者一碗毒药药翻。 左邱峰没有理会张江南的咒骂,继续慢条斯理说道:“如果你们想要多管闲事,我们木流家族也不怕开战。而且我可以告诉两位,皇家礼炮号上面已经潜入了很多忍者和武士。只要我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接收皇家游轮号。” 理查德和凯瑟琳娜也露出愤怒神情,但是却也无可奈何。他们自所以来帮忙,仅仅只是为了林大宝。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叫张江南的人似乎与林大宝并没有什么关系。 理查德想了想,指着杜七杀说道:“我们同样不想与你们木流家族为敌。不过这个人我们必须要带走。” 左邱峰干脆点头:“没问题。但是从今往后,闽江省的地盘都由我来管理。” 杜七杀一听,马上怒不可遏向他吐出一口口水:“你做梦!我们华夏国的地盘,就算是给孙钟达这种人渣,也不能给你这种倭国侏儒” “呵呵,这要靠拳头说话。” 左邱峰根本没有理会杜七杀的呵斥声,而是对理查德两人再度开口,正色道:“你们可以把他带走。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会有木流家族的人来商谈游轮损失。” 理查德和凯瑟琳娜相视了一眼,重重点头。他们虽然对林大宝很有好感,但是这种好感还远远没有到能让他们不顾及家族利益,与倭国对抗。能保下杜七杀,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给足林大宝面子了。 “我们走。” 理查德和凯瑟琳娜扶起杜七杀,转身准备离开包厢。这边,左邱峰已经拿着匕首来到张江南面前,狞声说道:“听说你们华夏国有一句话,叫做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我不过是倭国一小忍者而已,不是照样把你们耍得团团转!呵呵,偌大一个闽江省,在我看来简直就是无人之境。” 孙钟达连忙附和道:“左少,咱们可是盟友啊。” “咻!” 左邱峰手中匕首划起一道刀锋,从孙钟达的脖子上划过。孙钟达捂着喉咙,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鲜血从他的指缝渗出,流了一地。 张江南想要大笑,但是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他虽然从小在天火宗长大,但是也知道倭国与华夏国的恩怨情仇。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下山以后竟然成了倭国的帮凶。 “唉,你杀人就杀人,为什么多嘴贬低华夏呢?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 正在这时,林大宝调侃的笑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