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七窍流血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七窍流血

听到张江南的话,众人顿时一愣。孙钟达率先反应过来,连忙喊道:“张大师,你先答应我的。你别忘记了,当初是我从火车把你捡回来的。” 当初张江南下山,在美人沟村伏击林大宝。没想到被林大宝识破以后重创。后来又被贪狼千里追杀,直到乘火车到江中市才勉强把贪狼甩脱。张江南身上身无分文,又不能去偷去抢,几乎窘迫地要去街头卖艺。最后机缘巧合遇到了孙钟达,才过上了几天好日子。 孙钟达要抢地盘,张江南要对付林大宝。两人一拍即合,这才混在一起。 张江南不满地看了孙钟达一眼,没好气道:“咱能不提火车站的事吗?算了算了,答应你的事不会忘记的。” 他对理查德笑笑:“不好意思,雇我当保镖的事情以后再说。” 理查德一头雾水,扭头对凯瑟琳娜用英语说道:“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凯瑟琳娜点点头:“应该是的。不要管这么多,先把人救走。这是我们答应他的。” “我才不要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当我的保镖。” 说话间,理查德手里的乳白色光芒逐渐消散。杜七杀身上的伤势依旧恢复了一些,意识已经逐渐苏醒。他艰难睁开眼睛,狐疑望着理查德和凯瑟琳娜:“多谢。你们是?” 理查德朝他笑笑:“你先不用说话。你身上的伤势太严重,我用圣光都没有办法全部治疗。如果想要痊愈的话,恐怕得跟我回一趟家族才行。” “圣光?家族?” 杜七杀更是一头雾水。他勉强起身,对两人抱拳:“不用了。我的伤势会有人替我诊断的。他的医术神乎其神,没有什么难不倒他的。” 理查德一愣:“杜先生,你是不是对自己的伤势不太清楚?如果不用圣光祛除毒素,你的伤势是好不了的。就算是在家族中,先需要几人一起合作。我不认为谁有能力可以单独治疗你。” 杜七杀朝他笑笑:“真的不用了。多谢。” 说着,杜七杀再次从地上捡起一柄匕首,遥遥指着张江南:“再来!” “还要打?” 不仅仅是张江南,就连理查德和凯瑟琳娜也微微皱起了眉头。杜七杀的伤势才恢复一些,连站立都很困难。现在别说是挑战张江南了,恐怕连一个普通人都能把他击倒。 理查德忍不住上前劝说:“杜先生,你的勇气我很佩服。但是他很强,你最好还是不要再招惹他了。” 杜七杀摇头,淡淡笑道:“只要我不死,闽江省寸土不失。这是我来这里的时候,给一个人的承诺。” “有骨气!” 饶是张江南都冲杜七杀竖起了大拇指。他望向孙钟达,认认真真说道:“我生平最佩服的就是这种有骨气的人。现在这种人太少了,死一个少一个。没想到你让我杀的竟然是这种人!” 孙钟达大惊,心中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他身不由己往后退去:“你想做什么!” 张江南略一沉吟:“得加钱!” “加!加多少我都给你!你赶紧把这些人全部都弄死啊!” 孙钟达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他声嘶力竭吼叫道:“我再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赶紧弄死他们,我要离开!” 他原本只是来跟杜七杀谈判抢地盘的,没想到事情越搞越大,已经彻底脱离了控制。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啊,为什么偏偏都让自己碰到了? 他目光扫向左邱峰,愤怒得几乎想要把他撕碎。这一切都是他弄出来的事情!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已经跟杜七杀和解了。 理查德和凯瑟琳娜互相望了一眼,往前一步挡在杜七杀身前。理查德脸上难得浮现出凝重的神情:“我们不能让你杀他。” “凭你们?” 张江南依旧面无表情,淡淡说道:“你们的修炼体系似乎跟我不太一样。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确实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这次下山不想多杀人,你们还是让开吧。” “吼!” 理查德身体一摇,喉咙中竟然发出了野兽般的怒吼声。他身上衣服寸寸裂开,整个人化成了一只人形野兽,猛地向张江南扑去。 他一步踩在钢制甲板上,居然把钢板踩出了几个深深的脚印。 张江南提起一股灵力,一拳击出。随着一声闷哼响起来,两人同时倒退两步,眼中均是露出惊愕神情。 凯瑟琳娜居然消失在眼前。下一秒,她从张江南身后的空间推门走出。她手里拿着一把造型夸张的手枪,抬手就扣下了扳机! 张江南手中的灵气疯狂涌动,挡在身前。没想到子弹在半途骤然消失。下一秒,它出现在张江南的后方,散发着冰冷的杀意。 张江南吓出一身冷汗,险之又险避开子弹。但是手臂依旧被子弹擦破,露出一道血痕。 “好诡异的战斗方法。” 张江南心中大惊。理查德可以变化成野兽,这已经非常匪夷所思了。可让他更加惊奇的是,凯瑟琳娜居然可以穿透空间。张江南原本还以为这是一种诡异身法。但是他很快否认了这种猜测。凯瑟琳娜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不能将身法练到这种程度。唯一的可能性是,这或许是某种天赋异禀。 张江南难掩心中激动。他自幼在那个名为天火宗的村子里长大,从未出过村子。下山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强,同龄人间无敌手。但是现在他才发现,外面的世界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精彩。 特别是这些花样众多的战斗方式,简直让他闻所未闻。 张江南忍不住朗声大笑起来:“来,拿出你们压箱底的本事!” 他体内的灵气疯狂涌动起来,气势节节攀升。凯瑟琳娜和理查德心中大惊,不自觉望向对方:“疑似B级?” “噗通!” 正在这时,张江南体内气息突然溃散。他膝盖一软,身体半跪在地上。而他的眼睛、鼻孔、耳朵中、嘴巴中,竟然都淌出了鲜血。 “七窍流血?” 杜七杀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你也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