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各方登场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各方登场

张江南望着眼前的杜七杀,心中微微叹息。此时的杜七杀全身都是鲜血,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油尽灯枯。张江南甚至可以感知他体内的气息摇摆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溃散。 但是他却依旧傲然而立,挡在自己身前。这股一往无前的决然气概,让张江南都忍不住动容。 张江南自认自己在这种情况,根本无法做到杜七杀这样。他这股气概,果然无愧七杀帝星的名号。 他叹息一声,对杜七杀好言劝说道:“说实话,我很佩服你。以前在山上,师父总是跟我说山下的芸芸众生皆是愚钝,根本无法在武道上有所成就。但是下山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山下的宗师高手也不少。起码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意料。我原本还非常不理解,山下的人到底是凭借什么成为宗师的。但是看到你以后,我终于明白了。宗师虽然是武道境界,但是归根到底还是一颗求胜之心!” “心境通达了,武道自然也能够通达。你是心中的这颗求胜问道之心,比我之前见过的很多高手都要强!” “你确实配得上宗师身份!” “在山下能将武道修炼到这一步很不容易。我劝你还是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和一身修为。” 张江南好言相劝,对杜七杀说道。此时的张江南盯着一头红色头发,打扮也非常非主流,像极了一个不良少年。可偏偏他现在说出的话却老成持重,让人心中信服。 杜七杀沉默听完张江南的话,突然朗声大笑起来:“说完了吗?说完就来受死!” 他不知道从掰下来一条椅子腿,拄在身前。此时他将椅子腿对准张江南,气势逐渐攀升。 张江南再次叹息:“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既然你不珍惜,那我也没有办法。有求胜心是好事,但是懂得识时务更加重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看似念头通达快意恩仇,但其实真的非常愚蠢。” 张江南往前走出一步。 杜七杀手中的椅子腿竟然寸寸碎裂,变成粉末洒在空气中。很快,杜七杀手中就只剩下一对木屑。 饶是杜七杀也脸色微变。他甚至没有感受到对方是如何出手的。这种恐怖的实力,他只在林大宝身上才感受到过。 张江南再跨出一步。 “撕拉。” 杜七杀眼前蒙着的黑布四分五裂,露出他充血的双眼。他的瞳孔已经几乎消失不见,变成空洞的血色。 张江南再跨出一步,已经走到杜七杀身前。他眼中全是怜悯,叹息说道:“虽然我不想杀你,但是对不起……” 张江南翻手,慢慢朝杜七杀头顶压下。顿时,杜七杀只觉得有千斤重量朝自己当头轰下。他脚下的地板瞬间四分五裂,露出漆黑的钢制甲板。 “咔嚓。” 杜七杀膝盖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有惨白的骨头刺破膝盖,带着血肉钻了出来。杜七杀身体摇摇欲坠,但是依旧站立不倒:“洪门男儿,只能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呵呵,华夏人还是真有意思啊。有些人的信念很强,几乎不可动摇。但是有些人又很弱,简直就是贪生怕死。” 突然,门口有嬉笑声传来。张江南猛地回头,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外国人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这两个外国人长相都很不错。男的个头很高,身材十分匀称。而女的身材比例也很完美…… 张江南忍不住目光下移,看了一眼。而后他叹息一声,忧伤说道:“简直是前胸贴后背啊……” “你说谁!” 凯瑟琳娜注意到张江南挑剔的目光,顿时怒气冲天。她冲上前去,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就踹向张江南的小腹。张江南微微侧身准备闪过,没想到她竟然在中途中改变轨迹,踹在他的大腿上。 “呲!” 张江南顿时抱着大腿龇牙咧嘴跳了起来。要知道凯瑟琳娜现在穿的是高跟鞋。细根尖尖的,估计一脚就能将墙壁踹个窟窿。要不是张江南及时闪躲,恐怕小腹隔夜饭都要被踹出来。 不过让他心中微微惊讶的是,自己刚刚居然没有看穿凯瑟琳娜的攻势。这两个外国人身体中明明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照理说应该是一名普通人。可是她们现在展露出来的战斗力,可不仅仅只是一名普通人所拥有的。 凯瑟琳娜向理查德使了个眼色,提醒道:“先把那位先生救活。” “好。” 理查德马上上前,将杜七杀拉了回来。此时的杜七杀,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尤其是他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进入爆发阶段。一粒粒头发丝儿大小的小虫子,在伤口中蠕动,十分恶心。 而且它们的繁殖速度非常快,几乎很快就布满了伤口。 理查德小心翼翼上前,将杜七杀拖了回来。他想了想,皱眉说道:“只能用异能来治疗了。凯瑟琳娜,你帮我守着。” 凯瑟琳娜点头,守在理查德的身前。她眼睛死死盯着张江南,不敢放松一刻。 这边,理查德将手放在杜七杀的身体上。此时的理查德一改此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他蹲在地上,将一缕乳白色的光芒笼罩在杜七杀的身体上。杜七杀早已经失明的眼睛,此时终于慢慢恢复过来。 张江南终于微微皱眉:“你们到底是谁?” 刚刚理查德展示出来的治疗方法十分新奇。它既不是中医也不是西医,而且连最起码的灵气波动都没有。 这确实是闻所未闻。 理查德惊讶问道:“你居然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难道你登游轮的时候没看到本继承人的巨幅海报吗?” 张江南回忆了一下,好像确实有那么一回事儿。他听人解释说,海报的人就是皇家礼炮号游轮的总经理。张江南听完以后,还在心里怒骂了一声:“傻逼暴发户,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了。” 而自己刚刚从山上下来,最缺的就是钱。 张江南沉吟片刻,突然一本正经开口问道:“这位土豪,要不要雇个保镖?能打架打游戏开黑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