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一起死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一起死

包厢中枪声响起,十分刺耳。孙钟达几乎打了个冷颤,连忙屏息观察是否惊动了游轮上的人。毕竟传闻中皇家礼炮号游轮隶属于一家非常有实力的跨国企业。听说这家跨国企业是欧洲一个古老财团的,实力非常恐怖。 这种欧洲古老财团的底蕴难以想象,甚至可以决定很多小国家的国运。虽然这里是华夏国,但是如同对方想要捏死自己,那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幸好枪声很快被游轮中的喧闹声压下,没有惊动任何人。包厢外面就是赌场和拳场,里面的人情绪亢奋,声嘶力竭在嘶吼。别说是枪声,恐怕连炸弹爆炸他们都听不到。 孙钟达松了一口气,将目光转向杜七杀。他手里紧紧握着枪,情绪十分亢奋。一直以来,孙钟达都十分羡慕那些可以修炼武道的人。可偏偏自己天赋有限,又不能吃苦,所以这方面一无所成。他原以为自己这辈子只能仰人鼻息,对这些武道高手只有羡慕的份。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可以威胁到宗师的性命。 孙钟达难掩激动神情,手枪对准了杜七杀,猖狂大笑起来:“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杜七杀,你也没想到有这一天吧?你们功夫练得再好又有什么用。老子照样可以一枪崩了你!” “什么宗师如龙!在子弹面前,宗师就是一条毛毛虫!” 杜七杀满脸警惕,缓缓起身面对着孙钟达。他身上的毒素已经完全爆发,此时全身都处于剧痛之中。特别是眼睛已经完全看不清东西,只能凭着感知去捕捉。左邱峰是宗师,灵力波动很强,容易捕捉。可是孙钟达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灵力几乎为零。杜七杀反而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杜七杀微微侧身,将耳朵对准孙钟达方向。 左邱峰从地上艰难挣扎想要起身,但是却始终爬不起来。他刚刚在杜七杀暴风疾雨般的进攻中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全身骨头几乎断裂,早已没有了此前意气风发的形象。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对孙钟达狰狞嘶吼道:“快杀了他!” 孙钟达瞥了一眼左邱峰,得意洋洋说道:“你急什么!老子现在手里有枪,这里听我的……” “就在这里!” 话音未落,对面的杜七杀通过声音锁定了孙钟达的方位。他已经发出一声怒吼,猛地向他扑去。孙钟达大惊,连忙手忙脚乱往后退去。但是杜七杀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就冲到孙钟达面前。 他一掌拍出,凌厉的气势让孙钟达瑟瑟发抖。孙钟达连忙抬手将枪口对准杜七杀,扣下了扳机。 “砰!” 火舌喷出,子弹呼啸而至。杜七杀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不过他还是将孙钟达撞翻在地,一拳砸在孙钟达的肩膀上。 “啊……” 孙钟达的惨叫声响了起来。他的右手手臂无力垂下,显然是骨头断了。再往肩上看,肩膀处竟然深深凹陷进去。惨白的骨头的从他的背部刺出,血肉模糊。 孙钟达面目狰狞,凄惨哀嚎起来。 另外一边,杜七杀再度缓缓起身。他的右腿被子弹击中,血肉模糊。这种子弹的穿透力极强,几乎把整条腿骨击穿。他勉强站直身体,但是右腿却依旧不受控制般瑟瑟发抖。 他身体的毒素已经非常严重。从大腿流出来的血液居然也是黑色的。如果细看之下,甚至可以发现伤口有东西在蠕动,似乎是虫子。 “滴答。” 杜七杀迈步朝孙钟达走去。随着他的脚步,鲜血从身体中滴下,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此时的杜七杀全身都是鲜血,仿佛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阎罗。 “你……你别过来!” 孙钟达尖叫着往后退去。刚刚杜七杀那一拳,早就已经将他的信心全部击垮。更不要说此时的杜七杀形象可怖,如同索命的阎罗。 孙钟达用仅剩的胳膊往后挪去。他眼睛拼命扫向四周,想要找到自己的手枪。但是那把手枪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杜七杀喘着粗气,在孙钟达面前站定。他摘下眼前的黑布,盯着眼前这个模糊的声音缓缓说道:“江中、北江、南江都归属七杀堂,服不服?” 孙钟达磕头如捣蒜:“服!我服啊!” “从今天起,闽江省无毒品。服不服?” “服!你说什么我都服!” “新洪门办事,服不服?” “新洪门?” 孙钟达疑惑抬头,不解问道:“不是洪门七杀堂吗?” 杜七杀声音抬高,厉声呵斥道:“服,还是不服!” “服!服!服!” 孙钟达身体仿佛被雷击一般,忍不住颤抖起来。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杜七杀杀神般的凶煞模样。 杜七杀这才满意点头。他咳嗽了一声,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很好。九章先生说过,新洪门行事要以德服人。要是别人不服,就打到他服为止。” “九章先生?以德服人?” 孙钟达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杜七杀不是洪门堂主吗,什么时候跟九章先生混在一起了?还有,他们是不是对“以德服人”四个字有什么误解? “既然服了,那就去死吧。” 杜七杀笑容逐渐凝固在脸上。他声音迟缓,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你们活着,我会不放心的。闽江省恐怕永无宁日。” “不!你不能杀我们啊!” 孙钟达顿时凄惨大叫起来。他偏头望向门外,拼命嘶吼道:“张大师救我!救命啊!” 杜七杀猛地感觉到有危险在临近。他站直身体,重新将布条缠上眼睛。 一股强大的气息由远而近,缓缓走进包厢中。饶是杜七杀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这道气息十分强大,甚至远超过他全盛时期。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杜七杀甚至相信对方弹个手指就能将自己击杀。 一个年轻声音响了起来,缓缓说道:“哥们,放他一马吧。我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人。但是我收了钱的,还是要保他不死。” 杜七杀的气息逐渐攀升,战意凛然:“既然这样,你们一起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