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撕破脸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撕破脸

“以上两个条件,我全部都不同意。而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杜七杀的话就好像一盆冷水,浇在左邱峰和孙钟达的身上,将两人原本还狂喜的心情彻底浇到熄灭。 孙钟达甚至顾不上自己标志性的弥勒佛笑容,皱眉追问道:“为什么?有钱大家赚,难不成杜老大你想独吞毒品和高利贷生意?如果你对分红不满,我们可以细谈的。” 杜七杀冷哼一声,讥讽道:“不用细谈,也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的底线就是,从今往后这几个城市不允许出现任何毒品!如果让我发现有人私下做这个生意,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闽江省不能沾染毒品生意。 这一条不是杜七杀的底线,而是林大宝的底线。或者说是林大宝给杜七杀的底线。在来江中市之前,林大宝就特别严肃向杜七杀提到这个条件。林大宝甚至对杜七杀承诺,如果真的可以让孙钟达等人放弃毒品,他甚至愿意让出一部分地盘。 闽江省没有毒品。 这不但是底线,也是逆鳞。 “不允许存在任何毒品生意?” 听到杜七杀的话,孙钟达和左邱峰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对于他们来说,毒品生意是最一本万利的。只要建立好从金三角和南美的走私渠道,以后就只需要等着收钱就可以了。这桩生意的赚钱速度,堪称是比印钞机还快。 相比之下,高利贷、收保护费甚至是皮肉生意,都远不如毒品生意的利润那么夸张。 孙钟达狐疑道:“为什么?我记得洪门也是有毒品生意的。我曾经去过南美洲。那里的洪门也把持了不少毒品走私渠道。就连港城,洪门沾染的毒品生意也不少。” “凭什么你们洪门可以做,我们就不能?” 杜七杀冷哼一声,说道:“别人怎么做我不管。但是在闽江省,绝对不允许出现半点毒品。这是我的底线,两位老大可千万记住了。如果以后让我发现一次,七杀堂就杀一次。” 孙钟达正想发怒,却被左邱峰按下了。左邱峰面无表情,望着杜七杀呵呵笑道:“杜老大还有其他底线吗?可以一并说出来。” “呵呵,第二条底线就是海西市。这是我们七杀堂的堂口所在位置,怎么可能允许其他势力插手。左少想要海西市,还烦请尽早死了这条心。” 两个条件,都被杜七杀毫不犹豫拒绝! 左邱峰的左眼皮忍不住跳了起来。他摸了摸左眼皮,扭头对孙钟达笑道:“虎爷,听说左眼跳灾,右眼跳福对不对?” 孙钟达一愣,不明白左邱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点点头,说道:“是有这么一句话。” “那看来老祖宗的话,确实还是有点道理的嘛。” 左邱峰从沙发缓缓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他盯着杜七杀,呵呵笑道:“杜老大,今天的谈判,我们本来是准备了最大的诚意来的。你要地盘,我们就给你地盘。江中、北江、南江三个城市城市换区区经济最落后的海西市,怎么算你们都不亏。你要钱,我们就给你钱。闽江省的毒品走私渠道我们已经布置完成。只要杜老大你点头,我们就会让你参股分红。你要面子,我们也给足你们洪门面子。可是没想到啊,我们带着诚意前来,你们洪门就把我们当成一坨屎?” “就算是一坨屎,它也可以恶心人的!” 左邱峰眼睛死死盯着杜七杀,狞声笑道:“洪门胃口太大,就不怕把自己撑死了?” 杜七杀摇头:“这无关胃口。你们的要求都是我不能接受的。” “那就是没得谈了?” 左邱峰一只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前倾凑近杜七杀。他不怒反笑,脸上反而露出笑容:“杜老大。听说洪门七杀堂的战斗力很强。特别是七杀堂堂主,更是与贪狼、破军并称为洪门年轻一辈中的三大杀神。我特别好奇,你能不能游出这片公海。” 左邱峰语气渐冷,身上的气息也弥漫而出。灵气外溢,使空气中的温度也逐渐降低。他的气息十分阴沉,犹如一条毒蛇吞吐不息。饶是杜七杀也微微皱起了眉头,觉得身体十分不适。 “果然也是宗师!你到底是谁?” 杜七杀冷哼一声,霸道的气息勃然爆发,将周围阴寒荡尽。眼前的左邱峰气息很强,显然也是宗师境界高手。最关键的是,他身上的气息十分诡异,似乎与华夏国的灵气有些差别。武道宗师,讲究坦坦荡荡。偏偏只有他才是阴冷可怖。 而且他不但知道杜七杀的名字,更知道贪狼和破军。七杀、贪狼、破军是洪门年轻一辈中的高手。其中杜七杀很早就创立了七杀堂,名气很大。贪狼成为刺客杀手,知道的人已经不多。而破军则是一个谜,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的名字。 没想到左邱峰区区一个黑社会,居然知晓这些内情! 一个宗师境界的黑社会老大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如果他又对洪门所知甚多呢? 这个人的身份显然是有问题的。 “我是谁?我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小卒子罢了!” 左邱峰轻飘飘说完,整个人竟然诡异消失在包厢之中。下一秒杜七杀就觉得身后有阴风袭来。他一拳击出,对方却早已轻飘飘离开,根本寻不到踪迹。 杜七杀皱眉,警惕地扫了一眼四周。这包厢本来就不大,一眼就可以看穿。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不在。 “这不可能!” 杜七杀皱起了眉头。虽然视线范围内看到左邱峰的身影,但是杜七杀依旧可以感觉到对方阴冷的气息。而且包厢门是关上的,对方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离开。 “咻!” 左邱峰就仿佛黑暗中的毒蛇出现,张口向杜七杀咬去。杜七杀骤然转身,发出一声怒吼。他手中不知何时操起了两把椅子,猛地往身后砸去。 一道人影诡异地从两张椅子中间穿过。他手中出现了一柄短刃,在杜七杀的右手上轻轻划过。 “嗤。” 杜七杀衣服撕破,出现一道血痕。 左邱峰的影子浮现,站在杜七杀的身后。他回头望着杜七杀,阴冷笑了起来:“杜老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行动缓慢,视力也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