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我不同意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我不同意

“担心我?为什么?” 杜七杀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道:“因为你们人多?” 孙钟达脸上笑容不减,呵呵笑道:“左少,你快别吓杜老大了。咱们今天是来谈判的。大家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然后一起商量嘛。左少我们虽然是黑社会,但是也要讲究诚信的对不对。” 他跟左邱峰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配合得毫不默契。杜七杀脸上冷笑更甚,对两人讥讽道:“谈判?就凭一百多号小弟,就觉得有资格谈判,有把握抢下地盘了?两位老大,是不是对实力这两个字有误解?” “我再跟两位老大啰嗦一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江中、北江、南江三市,原本就是九章先生先生的地盘。现在九章先生与七杀堂达成协议,由我们全面接手。前几个月你们暗中抢地盘,我给你们面子。要是今天我来了,你们还继续抢着地盘不放,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七杀堂面子。不给七杀堂面子,就是不给洪门面子。不给洪门面子,就是不给海外千千万万华人面子。你们俩,真的扛不动。” 杜七杀身上的气势缓缓释放,霸道的气息已经很快将包厢笼罩。他原本就是宗师境界高手,实力非常强。后来经林大宝提点,在天柱山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实力更甚于从前。现在他全身气息不再掩饰,彻底释放出来,甚至将空气中的氧气都逐步抽离。 “呼哧!呼哧!” 孙钟达是普通人,不是武道高手。此时他明显感觉呼吸开始急促,就仿佛心脏被人捏在手心疯狂挤压。他脸色惨白,扶着沙发缓缓坐下。 左邱峰也脸色微变,但是身体却依旧没有什么大碍。他望着杜七杀,狞笑道:“杜老大好大的威势。” “咔嚓。” 房间中的气息骤降,一切恢复如常。孙钟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就仿佛从鬼门关中走了一个来回。一摸后背,居然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可是一旁的左邱峰依旧云淡风轻,孙钟达见状忍不住询问道:“左少,你居然没事?” 他跟左邱峰已经认识数月时间,一直都以为左邱峰跟自己一样,也是一名不懂武道的普通人。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一厢情愿。 早就有资料传出,杜七杀是洪门中的宗师高手。左邱峰刚刚在面对杜七杀的时候,居然只是微微落了下风。这种实力,已经堪称很恐怖了。 杜七杀也是惊讶地看了左邱峰一眼:“居然也是一名宗师境界高手?啧啧啧,隐藏得够深的啊。” 左邱峰呵呵笑道:“是宗师没错,但是比起杜老大还是差一些。杜老大,现在我有资格可以跟你谈判了吗?” 杜七杀沉吟两秒,正色答道:“宗师如龙,必须要得到尊重。你确实有资格与我平起平坐。” “好。” 左邱峰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道:“既然可以谈就最好了。南江、北江和江中三市,是闽江省经济最发达的三个地区。洪门的眼光确实独到。如果占据这三个城市,几乎控制了整个闽江省的地下势力。” “目前江中市是虎爷的地盘。小弟不才,刚好拿了南江市和北江市。至于海西市,目前是杜老大的七杀堂占领。既然要谈判,自然要拿出最大的诚意。我可以做主,把江中、北江和南江三市全部都给杜老大你……” 还没等左邱峰说完,孙钟达就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他指着左邱峰骂道:“你他妈的是什么意思?你要送地盘就送地盘,把老子的江中市送出去干什么!” 左邱峰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虎爷,一把年纪了别这么激动,容易高血压的。听我把话说完。” 孙钟达突然觉得一股寒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忌惮地瞪了左邱峰和杜七杀一眼,忿忿不平坐回沙发。 杜七杀冷哼一声:“把所有地盘都给我?你们有这么好心?” “呵呵,当然是有条件的。” 左邱峰又哈哈大笑起来。他慢条斯理说道:“大家抢占地盘,无外乎就是为了钱。我们把地盘给你,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由我们负责所有娱乐场所的毒品生意和高利贷生意。当然,如果杜老大觉得这两块蛋糕太大,我们可以探讨利益分成的模式。总之,蛋糕不能由一家单独享用,对不对?” 听到左邱峰的这句话不啊,孙钟达这才冷哼一声表示理解。毒品和高利贷是他手上最赚钱的两项业务。只要能保证这两项业务可以开展,其余的确实都是小事。 杜七杀望着两人,面无表情说道:“毒品和高利贷,是虎爷的交出地盘的条件。那么左少你呢,有什么条件?一并说出来好了。” “杜老大痛快!” 左邱峰鼓掌大笑。他掏出雪茄,给杜七杀扔了一根。点燃后猛吸一口,左邱峰才接着说道:“我把北江市和南江市交给你。甚至包括毒品和高利贷生意统统都向你放开。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海西市。” 杜七杀微微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我们交换地盘。杜老大你得到江中、南江、北江三个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作为条件,你把海西市移交给我。这笔帐,是不是怎么算都不亏?” 左邱峰说完以后含笑看着杜七杀。他信心满满,仿佛已经看到杜七杀点头答应了。毕竟自己给出的条件十分优厚,他实在是想不到有任何反对的理由。 “用三座城市地盘换一座城市地盘,这笔生意怎么看都是划算的啊。” 果不其然,杜七杀的回答让左邱峰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给两人倒上一杯红酒,笑道:“那就是说,杜老大你同意了?咱们喝一杯,庆祝合作愉快。” 没想到杜七杀按下他的红酒杯,继续冷哼一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同意了?上面两个条件,我一个都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