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人命不值钱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人命不值钱

“胸大无脑?哈哈哈,华夏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啊。” 理查德足足想了三分钟,终于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用手指着凯瑟琳娜胸脯:“凯瑟琳娜,你听到没有?他说胸大无脑啊。所以你的脑袋这么聪明,是因为你没有胸对不对?我说的没有错吧?” “砰!” 一道残影闪过,理查德突然腾空飞起,重重摔在会议桌上。紧接着凯瑟琳娜已经腾空而起,一把揪住了理查德的衣领。她掏出一把造型夸张的手枪,对准理查德的脑门:“亲爱的理查德,你可要再笑一声看看。” 理查德马上识相地闭上了嘴巴。他望着林大宝,嘀嘀咕咕抱怨道:“明明是林先生说的,为什么只针对我一个人?” 林大宝眼观鼻鼻观心,仰头望天。不过他心中却惊愕万分,甚至散出几缕巫皇真气游荡在房间之中。刚刚凯瑟琳娜出手的时候速度极快,甚至可以说堪称宗师境界。但是林大宝却没有从她身上发觉哪怕一丝灵气波动痕迹。而这,就几乎完全颠覆了林大宝的认知。 武道一途,先炼体后炼气。炼体就是锻炼肉身,激发身体的潜能。大部分的武者都处于这个阶段。炼体之后就是炼气。先练出寸劲,成为内劲高手。然后再由内劲转为炼气,慢慢成为半步宗师,甚至是宗师高手。 更有天赋的人,则是像林大宝一样成为宗师之上的强者。 可是刚刚凯瑟琳娜明明爆发出了宗师级的战斗力,但身上却没有半点灵力波动。这几乎颠覆了林大宝对实力的认知。 很快,凯瑟琳娜将理查德放开。她对林大宝正色说道:“林先生,游轮已经进入公海,赌场也升级成了无限制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的谈判应该很快就要开始了。你现在是否需要露面?” 林大宝想了想,答道:“先不露面,看看再说。” “好的。我们会在赌场安排好包厢,同时让人严密监控谈判的进展。林先生,我们已经展现出足够的诚意了。希望你以后不会让我们失望。” …… …… 现在的游轮负三层,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每一个通往甲板的进出口,都已经有专人把守。所有想要进入赌场的人,必须要实名登记,并且进行验资。所有不符合资格的人都会被毫不留情排除在外。 赌场负三层和负四层的甲板可以自动向四周收缩。收缩完成以后,整个负三层和负四层就变成了一体。负四层原本是格斗擂台,负三层则是赌场。两层合并之后,空间变得更加广阔。巨大空间的中间是几个格斗擂台,四周则是观赏的散座。还有一些VIP包厢分布其中,视觉角度都非常完全。 杜七杀环视了一眼四周,缓缓朝一个包厢走去。包厢外面是一条一条甬道,四周有不少正在打闹的年轻人。他们见到杜七杀以后马上停止了打闹,纷纷起身嚣张地盯着杜七杀。有人甚至故意掏出了准备好的西瓜刀,扛在肩膀上。 杜七杀面不改色,缓缓前行。突然,一个满身纹身的年轻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他手中提着一柄裁纸刀,一边用刀身拍打着手掌,一边嚣张说道:“停下!你他妈的是……” “呼……” 似乎有风吹过,让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紧接着,一具尸体重重摔在地上。他眼睛瞪大如同灯泡,似乎临时都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哒哒哒。” 杜七杀从尸体旁边缓缓走过。 “他妈的,干死他丫的!” “刚在我们这里嚣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现在是在公海!弄死了往海里一扔,保证谁都发现不了!” “……” 通道两边的混混马上群情激昂大叫起来。他们或是提刀或是拿棍,情绪非常激动。可就是没有人敢往前一步,挡在杜七杀面前。 杜七杀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回头望了一眼。没想到这些混混马上噤声,抬头望天。 “哈哈哈,杜老大来了。早就听说海西市出现了一位新老大,今天总算是可以见到面了。” 包厢门打开,传来笑面虎孙钟达招牌式的笑声。他走出包厢,脸上挂着弥勒佛般和煦的笑容。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真挚,让人心生好感。 那些混混见到孙钟达出现,马上又跟打了鸡血一样冲上前来。有人义愤填膺控诉道:“虎爷,这小子杀了刀仔。” 孙钟达脸上笑容不减,继续哈哈笑道:“肯定是误会。杜老大是洪门堂主,海西市老大。他怎么可能跟刀仔这种人过不去呢。” 杜七杀朝他点头,淡淡道:“虎爷?人是我杀的。” 孙钟达哈哈大笑:“没想到连杜老大都听过我的名字。孙某觉得十分荣幸。杜老大会杀刀仔,肯定是刀仔冒犯了你。孙某替刀仔向杜老大赔礼道歉。” 说着,孙钟达竟然真的向杜七杀鞠躬道歉。那些小弟见到这种情况,更是情绪亢奋起来。他们一个个都面红耳赤,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 杜七杀也觉得有些意外。孙钟达外号笑面虎,习惯背后捅刀子。现在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 杜七杀朝后扫了一眼,淡淡道:“跟传闻中的一样。” 孙钟达惊讶,询问道:“传闻中是什么样的?” 杜七杀冷哼一声:“一群脓包。” “你!” 那群混混再度群情激昂,大声叫嚷起来。看这架势,恨不得马上把杜七杀生吞活剥。 但是依旧没有人肯定第一个上前出头。 杜七杀摇头冷笑。 “里面请。” 孙钟达没想到杜七杀居然这么不给面子。他原本是打算靠这些小弟的气势,把杜七杀狠狠压一压的。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杜七杀居然远比自己想象中的霸道凌厉。 包厢是巨大的落地窗,正对着下方的拳场。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男子正望着下方厮杀的拳场,感慨道:“听说他们在擂台上拼死拼活,一次只能赚几万块钱。杜老大,你说人命是不是太不值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