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好戏开始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好戏开始

听到张江南的话,孙钟达脸上的担忧更甚。他左思右想,才鼓足勇气问道:“张大师,杜七杀就是宗师啊。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那我还跟他作对,岂不是……” 张江南听出孙钟达的言外之意,于是呵呵笑了两声。他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普通人跟宗师之间的差距如同天堑。宗师恐怕只要动一动手指头,就能让你们灰飞烟灭。” “那我们岂不是自寻死路……” “呵呵,但是宗师在我面前,就跟你们在宗师面前一样啊。” 张江南起身,来到休息室外面的走廊上,居高临下看着下面喧闹的人群:“你放心好了。我既然答应了你这件事情,肯定会替你处理干净。对了,去调查一下洪门与那个神秘的九章先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杜七杀身为洪门堂主,居然会来海西市谈判。” 孙钟达连忙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 张江南再次叫住孙钟达,脸上笑容逐渐凝固:“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到时候你答应我的事情要是完不成……” 张江南的后半句没有说出来,但是身上冰冷的气息弥漫而出,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孙钟达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唯唯诺诺说道:“张大师你放心,我肯定会做到的。美人沟村那个地方我是知道的。” “那就好。” 张江南挥挥手,让孙钟达离开。他返回休息室,又拿出PSP游戏机玩了起来……片刻之后,他抬头望了眼孙钟达离开的方向,嘴角浮出一丝冷笑:“狗改不了吃屎。” …… …… “虎爷,你没事吧?” 孙钟达走下休息室台阶的舷梯,差点一个踉跄摔在地上。马上一名小弟上前扶住孙钟达,关切问道。 孙钟达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惴惴不安道:“张大师的气场太强大了,害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他一边擦汗一边快步离开,很快来到负二层的包厢中。推开包厢中,里面的人齐刷刷望了过来。几把黑洞洞的枪口瞬间对准孙钟达,散发着冰冷的杀意。 孙钟达脸上露出招牌似的弥勒佛笑容:“是我。” “虎爷,兄弟们太过于紧张了,别见怪。” 沙发上一名年轻人起身,挥手让大家放下武器。他替孙钟达孙钟达倒上一杯酒,皮笑肉不笑道:“虎爷,压压惊。” 孙钟达盯着他,突然也哈哈笑了起来。他接过酒一饮而尽,竖起大拇指对年轻人说道:“左少,我觉得我笑面虎的名号应该给你才对。每次你一开口笑,我就觉得毛骨悚然,跟被贼惦记上一样。” 这名年轻人就是左少,背景十分神秘。就连孙钟达也只知道当初左手哥死了以后,所有势力就是被左少偷偷接手。甚至有人传闻,左少其实是左手哥的私生子。但孙钟达心中却非常清楚,这位左少跟左手哥其实没有半点关系。 他之所以可以接管左手哥的地盘,纯粹就是因为他展露出来的冷酷霸道实力。 甚至这段时间,左少的地盘居然向江中市扩展。他甚至还挖走了曾是孙钟达手下得力干将的天哥,让孙钟达颜面大失。 “哈哈,彼此彼此。” 两人又同时大笑起来,互相拥抱了一下。而后,左少重新坐回沙发,对孙钟达呵呵笑道:“虎爷,你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 孙钟达给自己点上一根雪茄:“一切尽在掌握。到时候只管把杜七杀交给我就行。反倒是你,你确定可以拿下张大师?我刚刚看了他的本事,甚至可以徒手接子弹。” “呵呵,这你就放心好了。我之前给你的药,你都偷偷给他服用了吧?” 孙钟达点点头:“当然。” “那就可以了。总之我们俩联手,这次一定可以把闽江省这块地盘拿下。什么杜七杀、九章先生和张大师,统统都给咱们滚蛋。到时候江中市和北江市归你,其他地方归我。” 孙钟达犹豫了一下,说道:“海西市……” “海西市必须要归我,这个没得商量。” 左少猛地起身,抬高了声音说道:“你如果觉得不放心,我可以把南江市也给你。但是海西市必须要给我!要不然今天咱们就别合作了。” “呵呵,左少你别激动,我只是随口说一下。” 孙钟达皮笑肉不笑道:“海西市你尽管拿去好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海西市是九章先生的大本营。你想拿下那块地方,恐怕也是不容易的。”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什么狗屁九章先生,不就是一个故弄玄虚的农民吗。” 左少给自己点上一根雪茄,冷笑一声说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九章先生九章先生捧着他。就算是他是宗师高手又如何?这年头,死在外面的宗师可不止他一个。” 孙钟达沉默不语。他跟林大宝只见过一次,接触并不多。也正是那一次,林大宝的模样就像是恶魔一般,在他脑海中挥散不去。那天晚上,他独自走进快活林酒吧中,将左手哥等人悉数击杀,而后从容离开。那种支配内心的恐惧,让孙钟达在过后几天都失眠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出现林大宝淡然但却冷酷凌厉的笑容。 这种震慑,并不仅仅只是武力上的威慑,而是一种内心深处的颤栗。就仿佛蝼蚁在巨龙面前瑟瑟发抖。 如果此刻林大宝也在这艘游轮上,孙钟达甚至觉得自己会忍不住下跪,更不要说布局反抗他了。 说话间,外面又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孙钟达皱眉转头,呵斥道:“外面又怎么了?” 一名手下汇报道:“还是赌场中闹事。有人输光了钱,似乎想耍赖。” “就是把苏菲作为赌注的那局赌局?” 孙钟达冷笑了一声,对左少淡淡道:“愿赌不服输,现在的人越来越没出息了。左少,你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呵呵,这就要看对家按不按常理出牌了。如果我手里有枪,对方手里有钱。那么就算我的牌面小,也不可能输钱的对不对?”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再度仰头大笑起来。孙钟达看了看时间,起身朝外面走去:“游轮差不多进入公海了,左少不下去玩两把?” 左少哈哈大笑:“当然要去。好戏现在才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