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赌场矛盾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赌场矛盾

“一把赢了两万多,这输赢还小?” 苏菲深吸一口气,才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望着面无表情从钓鱼机里掏筹码的林大宝,沉声说道:“林先生,这个输赢已经不小了。要知道普通人一个人公司才四五千块钱。你这一把就赢了两万多,已经是普通人四五个月的工资了。” 林大宝挠挠头,尴尬笑了两声:“这不是时间有点紧张,要在游轮进入公海前赢够钱嘛。” 苏菲又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她身为游轮的客户主管,从来不会在客户面前失态。可不知为何,在林大宝面前就屡次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她冷哼一声,说道:“你还真的以为可以在这里赢够一百万?我不怕告诉你,只要你的胜率超过一定数值,马上会被后台系统监控到的。到时候赌场会排专人来盯着你,再想赢钱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林大宝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当初在燕京城的五里庄赌场中,雷卫胜用的方法与这里也很类似。一般来说,赌场不会允许赌客一次赢钱太多。只不过雷卫胜对付这些高手赌客的方法比较简单粗暴。一般来说他会先安排一名有经验的荷官,去确认对方是否出老千。而后,雷卫胜会让赌场中那些打手,跟对方好好“交流”一下赌术。 对方如果见好就收,愿意拿钱走人就皆大欢喜。如果对方还继续纠缠,想要赢更多的钱,那就很抱歉了。 五里庄外面的荒地里,恐怕又会多一具无名尸体。 一般来说,赌场是不会允许有赌客大胜而归。十赌九输,就是这个意思。当然,林大宝那一次就完全是意外。 而皇家礼炮号的方法则相对高端。他们是通过控制后台数据,来来操纵赌局的输赢。这种手法更加隐秘,难以发现。 林大宝取出筹码,环顾了一眼赌场。赌场两边已经来了不少衣冠楚楚的人。他们进入赌场以后,马上就有专人负责接待。不过他们都没有下场玩两把,而是在包厢中坐着聊天。很显然,这些人就是等待游轮进入公海以后,准备大干一场。 很快,林大宝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赌场中。孙钟达带着几名小弟,在专人引导下走进旁边休息室。他也没有马上下场玩牌,而是坐着聊天抽雪茄。包厢中似乎还有人,但是帘子拦着看不清楚。 林大宝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孙钟达外号笑面虎,同时也是一名赌鬼。胡磊曾经提过,孙钟达几乎嗜赌如命。只要附近有赌场,他几乎是必去的。他把谈判地点选在这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林大宝又看了眼周围,杜七杀还没露面。 注意到林大宝的目光,苏菲在一旁提醒道:“那位就是孙钟达,外号叫笑面虎。听说他是江中市地下世界的老大,黑白两道都要给他面子。这次包了两层游轮的人就是他。” 林大宝没想到苏菲也认识孙钟达,于是好奇问道:“游轮上面两层就是被他包了吧?包了两层还不够,他下来做什么?” 苏菲解释道:“孙钟达是我们游轮的常客,更是赌场的VIP。他几乎每个礼拜都会来玩两把的。听说他要跟别人谈判,所以带来不少小弟。他不想让对方提前发现,索性就包了两层,让他们藏在这里。” 林大宝这才恍然大悟。他又瞥了眼包厢中另外一个人,询问道:“里面另外那个人是谁?” 苏菲摇头说不知道。她狐疑问道:“林先生,你认识孙钟达?为什么对他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林大宝连忙打了个哈哈,说自己只是因为好奇而已。 苏菲看了看手表,在一旁提醒道:“还有二十分钟就要进入公海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意要在赌场中玩,但是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虽然你是总统套房的客人,可如果惹怒了一些赌鬼,我们也会很难处理的。就比如说孙钟达,他的赌品很差。如果赢了他的钱,恐怕会很麻烦。” “放心,我心里有数。” 林大宝拿着筹码,随意来到一张牌桌前。这里玩的是百家乐,旁边围满了人。百家乐的玩法很简单,每人发两张牌比大小。坐庄的美女荷官看了眼苏菲,略微惊讶说道:“菲姐,好久不见。我以为你真的再也不来我们这里……” 荷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菲急急忙忙打断了。她指着林大宝,解释道:“我是陪客户来的。” “菲姐你亲自接待的客人?” 荷官一怔,忍不住多看了林大宝几眼。苏菲很少直接服务客户,除非是某些身份特殊的尊贵客人。这位美女荷官没有想到,林大宝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居然也是这种大客户。 旁边一名光头赌客扫了眼苏菲,不爽喊了起来:“竟然还有专人照顾?我也是住行政套房的人,一晚上房费要大几千。凭什么我就不能享受这种待遇?” 一晚上房费需要几十块钱。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但是在皇家礼炮号上面,这只能勉强算是中高级。毕竟林大宝的总统套房,价格超出十几倍不止。 光头满身纹身,拍着桌子叫嚷道:“老子花了钱,也要这娘们陪我!” 苏菲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深吸一口气,赔笑道:“这位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由于游轮的规定,我目前只能为这位先生服务呢。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建议,可以等赌场结束以后再反馈给我们。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客户要求的。” “建议?” 光头光着膀子,满身都是纹身。他抖着身上的肥肉,狞声说道:“老子是天安社龙哥!老子今天就是要你陪我。你不就是要钱,老子今天的赢的全给你!” 光头拍着桌子,嚣张大笑起来。他身前的桌子上堆了一堆筹码,目测至少几十万。 他伸手直接向苏菲抓去。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林大宝伸手打掉光头的咸猪手。他手指叩击桌面,淡淡笑道:“急什么?既然来了,就先玩牌。谁赢了就带她走,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