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选择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选择

步静面无表情给自己倒满一杯红酒,然后仰头一饮而尽。喝完以后,她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她弯着腰,大口大口呼吸,眼角都挤出了眼泪。 天哥见状也是一愣,而后马上大笑起来:“爽快!你叫步静对吧?我记住你了。以后在江中市有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 步静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又给面前的杯子倒上酒。其他女学生见状,也各自在男人身旁坐下,开始陪酒。 “你们!” 杨翠花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她正要想要去拉步静起身,没想到却见到林大宝朝自己摇摇头。杨翠花不解,着急说道:“大宝,我不能让她们误入歧途!” 林大宝握住杨翠花的手,淡然说道:“如果她们是被胁迫的,你可以去帮忙。但是这条路是她们自己选的,旁人还能说什么呢?而且她们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哈哈哈,林先生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陈通听到两人对话,也朗声大笑起来。他冲林大宝竖起大拇指,得意笑道:“林先生你说的没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翠花,你怎么知道这些不是她们心中希望的呢?你阻止了她们,没准就是阻碍了她们前途呢?” “哼!” 杨翠花狠狠瞪了一眼陈通。她表情冷若冰霜,坐在角落中一言不发。 几名女学生都是涉世未深,很少喝酒,更别说是陪酒了。但是天哥等人都是酒场老手,几乎夜夜笙歌。才短短一个小时时间,步静等人就已经被灌得摇摇欲坠。甚至有人已经瘫软在沙发上,意识处于半模糊状态。 步静的酒量不错,但是也只能勉强站稳身体。 酒过三巡,包厢中的气氛更加糜烂暧昧。杨翠花冷眼看着这一切,起身对林大宝说道:“大宝,咱们走吧。这里让我觉得恶心。” 林大宝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在临出门的时候,杨翠花再度回头对步静等人沉声说道:“我要走了。现在是你们唯一一次守住底线,自尊自爱的机会。你们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离开?” 步静等人低着头,一言不发。有女生想要起身,但是身体早已被酒精麻痹,根本动弹不得。 陈通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翠花,你先回去休息吧。天哥会照顾好步静她们的。” 步静抬头,眼眶中满是泪水。她紧紧咬着牙关,但是依旧还是没有起身。 杨翠花心中发出一声叹息,对林大宝说道:“咱们走吧。陈通说的没错,这是她们自己选的路。我原本以为大学生是一张单纯的白纸,但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她们不是白纸,上面早就涂满了污秽。” 两人推开包厢门,走了出去。刚刚走出包厢,杨翠花就抱膝坐在走廊旁边,将头埋在双臂间抽泣起来。林大宝连忙在她面前蹲下,轻声安慰道:“翠花,你怎么了?” 杨翠花抬起头,早已泪流满面。她哽咽说道:“我以前想念书,想要念大学。但是因为我是抱养的,所以家里不同意。我一直都特别羡慕大学生。羡慕她们可以无忧无虑学习,羡慕她们可以在最美好的年纪拥有最美好的一切。” “所以那次陈通邀请我去江中大学帮他招聘宣传,我毫不犹豫就去了。因为我想走进大学里看看,想多跟这些学生接触。她们叫我杨老师,我就真的以为我是她们的老师了。我有义务要保护好她们。” “但是我没有想到,她们居然也会选择了这条路。她们居然用身体去做交易。我觉得是我对不起她们。如果当初不是我帮着陈通招聘她们,她们现在肯定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林大宝轻声安慰道:“不会的。如果她们的本性是这样的,那么这一切就必然会发生。就算不是你去招聘,也会有其他人带她们入这一行。这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 杨翠花猛地抬起头:“不行,这里有我的责任。既然是我把她们带出校园的,我就有义务让她们不受伤害。我要带她们离开!” 说着,杨翠花再度起身回到包厢。包厢中众人顿时一愣,陈通不解问道:“翠花你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杨翠花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直勾勾盯着步静等人。步静此时正被天哥搂在怀中强颜欢笑。她见到杨翠花进门,马上羞愧低下头。 天哥冷哼一声,说道:“你三番四次捣乱我们放松。我看在陈通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如果你还要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通马上冲到杨翠花面前,想要把她推出包厢:“翠花你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正在这时,包厢中似乎传来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接着有低弱的骂声传来:“你耍流氓!” 杨翠花猛地回过头,见到一名女学生一巴掌扇在身旁的混混脸上。这名混混的手很不老实,此时已经沿着女学生雪白的大腿往上摸。 “臭婊子,你敢打我!” 这名混混一愣,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一把揪住女学生的头发,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狞声道:“都出来陪酒了,还装什么清纯。老子肯摸你,是给你面子!” 说着,他揪起女生就往洗手间走去:“他娘的,老子现在就干了你!” “你干什么!” 杨翠花见状,连忙冲了过去。她把那名混混推到在沙发上,然后扶起女生起身。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下对方,发现没事后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张一雯,你没事吧?” 被称为张一雯的女生艰难抬起头。她见到是杨翠花以后,突然“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杨老师,他刚刚摸我!我要回去,我不喝了!” 杨翠花点点头,安慰道:“不怕,我带你回去。” “咔嚓。” 天哥手中的杯子应声而碎。他从沙发上起身,盯着杨翠花狰狞说道:“想走?你能走出这个包厢,我名字倒过来写!” 马上有混混起身,将包厢门重重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