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新势力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新势力

“贵客登船?” 陈通等人愣了一下,好奇问道:“什么贵客啊?” 保安看到陈通身后的美女众多,于是态度也变好了一些。他对陈通冷笑道:“呵呵,江中市、北江市、南江市几位老大今天在这里谈判分地盘。你说他们是不是贵客?” 陈通想了想,又好奇追问道:“这些老大为什么要在这里谈判啊?一个老大一块地盘,不是很容易分吗?” 保安讥讽道:“你知道个屁。这三位老大是来跟别人谈判的。我听说海西市有人来抢地盘,迫使三位老大不得不联手。我劝你好奇心别太重。这几位老大马上就到了。要是冲撞了他们,等会儿怎么死都不知道。” “好好好,谢谢提醒。” 陈通很会做人,掏出几张红彤彤的人民币塞进保安钱包里。保安这才笑了起来,指着不远处的椅子道:“你们去那边坐。等会儿能登船了我再叫你们。” “多谢。” 陈通带着众人在不远处坐下。他被众女围绕在中间,洋洋得意向众女科普道:“江中市、北江市和南江市,原本是有老大的。最有名的就是左手哥和笑面虎孙钟达。听说后来他们去海西市抢地盘,左手哥被人当场砍死,笑面虎孙钟达也吃了不小的亏。再后来,海西市那群乡巴佬反而杀上门来,抢占了这江中市、北江市和南江市的地盘。这三个地方老大都出了事儿,群龙无首。所以很快就被海西佬抢占了。” “所以在过去的一年里,咱们江中市真正的地下老大其实是海西佬胡磊。就连笑面虎孙钟达,都只能甘愿当胡磊的手下,不敢有半句怨言。” “可这个月有消息传来,胡磊不知为何决定退出地下势力。这样一来,海西佬在三市的影响就小了很多。孙钟达趁机反水,把海西佬赶出了江中市。其他两个地区也差不多,本地帮派都抢回了本地控制权。今天之所以要谈判,我估计是海西佬又来了,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陈通坐在众女中间侃侃而谈。让林大宝意外的是,这小子说的事情竟然大部分都是正确的。看来这小子在江中市确实还是有一些人脉的。 一名女模特两眼发光,一双媚眼火辣奔放,对陈通娇滴滴说道:“陈总,你懂好多隐秘啊。这些事情我们以前听都没有听过呢。” “就是。什么江中市老大、海西市老大之类的,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遥远啦。” “陈总人脉果然不一般。” “嘻嘻,等会儿能认识一两个也不错。特别是那个海西佬,竟然可以抢到三家城市的地盘,看来肯定特别有钱。” “……” 听到这些羡慕声、赞美声,陈通脸上的得意更甚。他特别享受这种奉承,就像是整个人飘到了云端之上,飘飘欲仙。他咳嗽了一声,故意压低了声音:“其实我跟海西市大佬胡磊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下次有机会,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当然,如果你们在海西市旅游,报我的名字还是管用的。” “吹牛。” 不远处的杨翠花压低声音,讥讽了一声。她小声对林大宝说道:“大宝,这次来谈判的人该不会是你吧?” 林大宝笑笑:“当然不是我。目前美人沟集团已经逐步开始脱离地下生意了。我们要争取在五年之内,实现两家事业部上市。以后这些灰色地带的工作,统统都交给杜七杀了。” “那就好。” 杨翠花想了想,又主动提议道:“大宝,咱们需要事先通知杜七杀吗?我估计其他人带了不少人,到时候杜七杀会不会吃亏?” “呵呵,没有这个必要。如果杜七杀连这些搞不定,那以后就不用在地下世界混了。我会考虑亲自出手,把这些该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拿回来。” …… …… 说话间,三辆黑色的宾利轿车缓缓驶进码头,停在岸边。几名保安马上冲上前去,殷勤打开车门。三个人从宾利车后排下车,朝游轮走来。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矮胖男子。他长得跟弥勒佛似的,脸上永远都是笑眯眯的表情。 他环顾了一眼四周,然后缓缓朝游轮码头走去。 陈通见状,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压低声音,激动说道:“你们看到了吗?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笑面虎孙钟达,是咱们江中市青虎帮老大。自从海西佬离开以后,江中市地下势力就以他为尊。跟在他身后的人就是左少,是接替当初左手哥势力的人。” 陈通的眼神火热,恨不得马上就上前去自我介绍,稳稳抱住这条大腿。目前他的事业已经停留在瓶颈期了,急需要贵人提携帮助。而笑面虎孙钟达,显然就是最好的选择。 陈通暗自叹息:“可惜,没有引荐人帮我拉关系。” 他扭头望了眼身旁五六位美女设计师,心中得意更甚。等到了游轮上,这些女人就是他最大的法宝,是他跻身上层社会的敲门砖。 “嗯?” 正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孙钟达突然身体一怔,猛地停下脚步。他往陈通方向望去,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刚刚感觉到了一个寒意袭来,几乎让他不寒而栗。 视线所及,只有一个朝这边殷勤致意的年轻人。在他身旁有五六个紫色不错的美女,倒也是一股风景。 可是孙钟达完全没有心思欣赏这种美景。他上一次感受到这种寒意,还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那个穿着土气的农民工,就像是一尊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他将这股寒意深深植进了自己的身体中。每次孙钟达回忆起来,总会觉得身体一阵发虚。 身后一名中年人笑道:“虎爷,怎么了?” 孙钟达深吸一口气,这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故作轻松,笑道:“没什么事情。对了左少,海西市这次来谈判的人到底是谁?” 左少白摇摇头,淡淡道:“不知道。只听说跟洪门有关。不过让我不解的是,海西市什么时候跟洪门扯上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