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小白脸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小白脸

林大宝挤出围观人群,走进洗手间里。冯宝玫见状,脸上的讥讽更甚:“居然扔下你自己跑了?杨翠花,你的品位不怎么样,看男人的眼光更差啊。这种没有担当的男人,也就只有你才能看得上了。” 她对杨翠花说话非常不客气。很显然,两人之前恐怕有一些矛盾。 杨翠花的性格偏弱,一直都柔弱顺从,几乎从不与人发生冲突。但是听到对方嘲讽林大宝,杨翠花瞬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她眼睛直视冯宝玫,一字一句说道:“冯宝玫,等会儿大宝出来,你必须向他道歉。” 冯宝玫一愣,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她哈哈大笑起来,大声讥讽道:“杨翠花,你竟然让我向那个土包子道歉?你告诉我,凭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江中市,不是你们这些土包子可以放肆放肆的地方。” 周围许多人听到,顿时也露出了冷笑的声音。这些人平时习惯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时尚圈生活。不管是吸烟、喝酒、滥交甚至是吸?毒,在她们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为了获取一个品牌代理,她们甚至不惜以身体作为筹码,尽情取悦客户。 但是杨翠花的出现却犹如一股清流,将她们的虚荣彻底击溃。杨翠花几乎不参加服装发布会之外的任何应酬。她不喝酒、不吸烟,从来不陪客户。她从来不出卖身体,也根本不会在乎各种品牌邀约。可偏偏是这样,那些奢饰品品牌却都愿意主动找她合作。这让像冯宝玫之类的设计师心中极为不爽。 在杨翠花面前,她们的不堪才会彻底暴露出来。 冯宝玫再次讥讽道:“杨翠花,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向你们这种土包子,就应该滚回乡下种田去。” “凭什么?” 杨翠花脸上面无表情,淡淡道:“就凭我的设计天赋比你高,就凭我的作品比你优秀,就凭我杨翠花三个字!” 杨翠花声音逐渐抬高,她环顾了一眼众人,冷笑道:“如果你不道歉,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会在所有的时尚品牌与你竞争。不管你想当哪个品牌的设计师,我都会同样给出作品。你觉得那些品牌会选择谁来合作?当然,你也可以用陪睡去换合同。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你睡男人快,还是我手中的笔更快。” 杨翠花又望向其他人,同样不屑道:“以上的话,同样也适用于你们身上。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实力足够,大可以向我挑衅。我倒要看看,时尚圈到底是一个看作品还是看床上功夫的地方!” 杨翠花一言既出,满场寂静。她的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将众人纸醉金迷的生活击得粉碎。她无情扯掉这些人光鲜亮丽的伪装,把他们的不堪彻底揭露出来。 发布会现场,冯宝玫之流顿时脸色剧变。她们这才想到,杨翠花确实有说这句话的实力。她被称为闽江省甚至是华夏国最有潜力的设计师之一。几乎所有的奢侈品品牌都向她抛出过橄榄枝。而冯宝玫她们,只不过是在江中市时尚圈中有些名气罢了。 如果单从设计领域,她们连给杨翠花提鞋都不配。这已经不是靠陪睡可以弥补的差距了。 只是让冯宝玫等人等人不解的是,杨翠花此前一直都是柔柔弱弱的性格。她性子平淡,从来不与人起争执。此前就算是被人剽窃了设计创意,她也只是一笑置之。冯宝玫等人才敢在杨翠花面前如此嚣张,因为她们认定杨翠花不会反抗。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杨翠花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她独立、强势,而且清晰知道所有人的弱点。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击所有人的命门。 如果杨翠花真的跟她们展开品牌竞争,那么竞争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们都会被时尚圈所抛弃。 没人会为了一群可有可无的花瓶设计师,去得罪一名未来的设计女王。 杨翠花抬手看了看手表,沉声道:“你们有三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大宝出来以后,你们依旧没有道歉,那我刚刚的话即刻生效。” 冯宝玫紧紧咬着牙关,终于低下头,小声说道:“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杨翠花摇头,淡淡道:“不是向我道歉。而是等大宝出来,向他道歉。” “你!” 冯宝玫猛地抬头,满脸不甘。片刻后,她终于再度低下头:“好的。” “呵呵,看来林先生非常幸运,竟然有一个甘愿为他对抗整个江中市时尚圈的女朋友。” 陈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打破众人间的尴尬。他对杨翠花和冯宝玫笑道:“大家都是同行。一点小摩擦,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杨翠花摇头,认真说道:“对我来说,只要是事关大宝,就不是小摩擦。你们可以剽窃我的设计稿,可以排挤我,这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你们敢针对大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通闻言脸色微变,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嫉妒。不过他很快又风度翩翩笑道:“说真的,我现在真的特别羡慕林先生。他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所以这辈子才能找到像翠花你这么完美的女友。” 杨翠花眼中闪过一丝甜蜜,似乎马上又变成了那个性格柔软的女人。她幸福说道:“不,应该是我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所以这辈子才能遇到大宝。” 冯宝玫等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从冲突开始到现在,林大宝一直都躲在卫生间中。很显然,她们已经把林大宝跟吃软饭的小白脸划上了等号。 不对,那个土包子似乎连小白脸都称不上。小白脸虽然吃软饭,但起码是颜值在线的。而那个林大宝不仅土气而且穷酸,长得也寒碜。 说他是小白脸,简直是侮辱了小白脸这个行业。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从洗手间中缓缓走了出来。他一边整理袖子,一边朗声笑道:“不好意思,各位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