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祖宗积德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祖宗积德

林大宝的话音刚落,小巷子尽头就出现了一老一少两道人影。老人年纪很大,目测至少九十岁往上。他头发花白,脸上满是皱纹。他手中拄着拐杖,走路也是颤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要摔倒。 另外一名年轻人与林大宝年纪相仿。他长相很帅气,就跟电视里的韩国偶像差不多。而且他也穿着一身唐装,尽显风流倜傥。 林大宝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心中叹了口气。同样的年纪,同样的衣服,为什么传出来的效果会差这么多呢。 年轻人抢先一步来到林大宝面前。他盯着林大宝,冷冰冰问道:“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大宝一愣,匪夷所思看着两人:“你们俩跟了我一路,竟然不知道我是谁?敢情你们俩是随机跟踪的?” “呵呵,这位小哥说笑了。” 老人拄着老头拐杖,也缓缓走到了林大宝跟前。他对林大宝抱拳,客气说道:“老朽唐悠,敢问这位小哥是……” 林大宝沉吟两秒:“我叫宁致武。” 远在昆仑小队的宁致武正在练枪。他“突突突”扫完一匣子弹,突然转头对赵燕关说道:“老赵,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心里有点虚。” 赵燕关面无表情:“肯定是你最近修炼懈怠了,心虚担心被教官责罚。” “嗯,是有这个可能。” 宁致武想了想,继续举枪瞄准射击。他一边开枪,一边幽幽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种不祥预感。就仿佛有人想要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 …… …… “原来是宁小哥。” 唐悠脸色不变,对林大宝点头致意:“不知道宁小哥是做什么的?” 林大宝似笑非笑,问道:“我做什么并不重要。只不过你们一路跟着我,有事吗?” 年轻人往前一步,沉声说道:“唐老问你问题,你只需要回答就行。你之前在动车上,对可儿大献殷勤,到底是什么居心。” “原来如此。看来唐老你就是金可儿口中的唐爷爷对不对?” 林大宝这才恍然大悟,对老人家报以微笑:“我当时还觉得很奇怪。可儿性格单纯,她家人竟然放心让她一个人出远门。现在看来,确实是我多心了。你们是一路在暗中保护她对吗?” 此前林大宝心中还有些疑惑。因为金可儿的家庭一看就很不一般。而且金可儿性格单纯,显然是被保护得很好。像她这样的大小姐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家里人怎么可能会放心呢。现在看来,反倒是林大宝自己多虑了。 年轻人冷哼一声,对林大宝讥讽道:“可儿这两个字也是你配叫的?我问你,你在车上对对可儿无事献殷勤,到底有什么居心?” 林大宝终于转头眼看着这名年轻人。他淡淡说道:“我配不配叫可儿名字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再敢这么对我说话,你可能会后悔的。” 林大宝话音落下,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安静下来。巷子外面有车子来来往往,但是却没有一丝声音传进来。有人在巷子口大声交谈说话,但是也只能看到他们的嘴唇翻动,也没有声音传来。 目光所及之处,就仿佛变成了一部无声电影。 空气中温度下降。狭长的巷子里中,居然充满了一片肃杀之意。年轻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狐疑道:“怎么突然降温了。” “呵呵。” 唐老突然干笑了两声。紧接着周围一切再度鲜活苏醒,巷子外喧闹的声音也重新响起来,传到了三人耳中。 年轻人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他脸色阴沉,盯着林大宝狞声道:“你敢暗算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还没等林大宝回答,唐悠已经冷声呵斥道:“退下,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年轻人一怔,似乎没有料到老人居然会突然呵斥自己。他张嘴委屈道:“唐老,你怎么……” “闭嘴!” 唐悠再度开口呵斥。而后,唐悠又对林大宝抱拳,抱歉道:“宁小哥,唐某人没有好好管教下面的人,实在是抱歉。我们拦你,其实是想对宁小哥道声谢。毕竟我家小姐第一次出远门,如果不是你,就被人欺负了。” 林大宝耸耸肩膀,淡然道:“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如果早知道你们在暗中保护她,我是断然不会出手的。要不然容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饶是唐悠云淡风轻,此时脸色也有些尴尬。他干笑了两声,这次对林大宝抱拳道:“既然如此,那老朽就不打扰宁小哥了。我们先走一步。” 林大宝点头微笑。 唐悠带着年轻人,快步离开巷子。年轻人跟在唐悠身后,一脸不解问道:“唐老,为什么这么简单就让他走了?万一他要是居心不良,想对可儿不利……” “住嘴!” 唐悠猛地停下脚步,对年轻人说道:“方少爷,我这次之所以带你出来,是因为你恰好跟小姐顺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对我指手画脚。就连你爹都不敢对我这么说话,更何况是你!” 方少宇这才猛地意识到眼前这位老人的真正身份。虽然他现在老态龙钟,看起来甚至可以说是和蔼可亲。但是再往前二十年,这位老人在两广可是凶名赫赫。就算是现在,纵横两广的那些大佬,也几乎一半出自他门下。 方少宇顿时后背一阵发凉。 唐悠继续淡然说道:“方少爷,老朽也算是一名老江湖,可以给你一些建议。出门在外,最好少惹是生非。有很多人你是惹不起的。就比如说刚刚那名年轻人,就不是你可以惹得起的。” 方少宇不解:“你说我惹不起那名土包子?这怎么可能呢。他不就是一名农民工吗?” 唐悠停下脚步,望着不远处的巷子口,讥讽道:“农民工?你觉得带着一名宗师级别保镖的人,有可能会是一个农民工吗?” 方少宇身体猛地一怔。他顺着唐悠的目光望去,看到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正靠在墙角抽烟。中年人似乎注意到两人的目光,于是将香烟随手扔下,用脚踩灭。 杜七杀迈步朝林大宝走去。在与方少宇擦身而过的时候,他放缓脚步,淡淡说道:“小伙子,回去多给祖宗烧香。今天能保住小命,是你祖宗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