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三次机会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三次机会

“砰!” 黑黝黝的枪管中喷出火舌,一枚子弹疾射而出。子弹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居然角度刁钻地击中隐藏在掩体后面的目标。 目标在原地炸开,就连混凝土结构的掩体被砸出一个窟窿。 “这威力……” 看到这枚子弹的威力,饶是贪狼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那枚子弹分别糅合了漂移和爆裂两种微型阵法。所谓漂移,是指子弹的轨迹不是一条水平直线,而是可以按照某种弧度射击。至于爆裂,顾名思义就是子弹附带了爆炸效果。 林大宝坐着轮椅上前,对贪狼笑道:“怎么样,这些子弹还勉强可以入眼吧?” 贪狼强忍着激动神情,对林大宝正色说道:“这些子弹真的是你设计制造的?” 林大宝摇头,笑道:“我只是负责了阵法设计的部分。至于雕刻和子弹的改造,是由其他人负责的。其实我的工作最简单,画了几个阵法以后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了。” 贪狼深深看了林大宝一眼,没有说话。虽然林大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贪狼却比谁都清楚这其中的含义。对于这种子弹来说,最难的部分就在于阵法设计。当初她想让洪门研制这种子弹,就是由于洪门中没有人可以将阵法凝练到这一步。虽然洪门也有精通阵法之人,但是想要将庞大的阵法改造设计以后,容纳到小小的一枚子弹上。这可不是随便一名风水师可以做到的。 除此之外,雕刻大师也十分重要。毕竟设计阵法是一方面,是否有足够的实力将阵法镌刻到子弹上,又是另外一方面。全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雕刻大师虽然不少,但是他们未必会放下身段做这种事情。 贪狼没有想到,昆仑小队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这些。从刚刚的子弹威力来看,昆仑小队生产的子弹,威力甚至比她之前使用的还要更大。 贪狼目光下移,望向其他子弹。她眼中露出火热神情,对林大宝期待道:“我能再试试其他子弹吗?” 林大宝耸耸肩膀:“当然可以。如果你愿意加入昆仑小队,我们还可以无限量供应子弹。” 听到林大宝的话,贪狼已经伸向子弹的手又缩了回来。她正色说道 :“林大宝,这件事情以后不用再说了。我是不可能抛弃洪门,加入其它组织的。” 林大宝面露惊讶:“为什么?你知道现在杜七杀在做什么吗?” 贪狼摇头,沉声说道:“其他人在做什么我不管。但是我绝对不会离开洪门。如果你还要坚持劝我,我会马上选择离开。” 林大宝只好无奈笑笑 :“好吧。不过你至少应该在这里多待几天,向队员们传授一下枪术入道的心得。” 贪狼点头:“这个是自然的。林大宝,虽然你们现在可以制造这些子弹,但是如果在枪术上没有深厚造诣的话,是根本不可能发挥出这些子弹的威力的。我会在这里待三天时间,将所有感悟都传授一遍。至于你的队员们最后能够吸收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行!” …… …… 接下来三天时间,贪狼一直都待在昆仑小队中,传授众人关于枪术入道宗师的感悟。与此同时,宁致武等人也不吝惜将各自武道上的感悟讲解给贪狼。相互印证之下,众人的能力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当你们第一次开枪的时候,教练肯定告诉你们要保护好视力。毕竟视力是一名枪手最重要的能力。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要把这种观念完全摈弃。如果你想通过枪术入道,第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变成一个瞎子。” “瞎子?” 宁致武等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没错,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瞎子。你们一定要做到,闭上眼睛之后脑海中只有目标存在。所有的掩体、树木、障碍都是虚无的,要从心里完全将这些无视。只有这样,你们才会发现目标会在你们的心中无限放大,射击难度也会下降很多。” 说着,贪狼慢慢闭上眼睛。她身体微微右移,突然指着不远处的二层小楼说道:“就比如现在,我可以感知到林大宝就在二楼的一个房间中。对于普通子弹来说,想要穿透房间墙壁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我换上阵法子弹以后,一切障碍都将不复存在。只要我开枪,目标就很难逃过我的子弹。” 宁致武闻言,一脸坏笑递上一支狙击步枪:“师娘,要不要试试?” 在昆仑小队中这几天,贪狼早已对“师娘”这个称呼免疫了。她接过枪,嘴角勾起一丝坏笑:“也好。你们好好看着我的动作。这种实地射击的机会,可是很罕见的。” 说着,贪狼再次闭上眼睛。她拿出子弹,驾轻就熟装进狙击步枪中。她将狙击枪对准二层小楼,歪着脑袋感知了一会儿。而后,贪狼轻轻扣下扳机,一枪射出。 “砰!” 黝黑的枪管中冒出火舌,子弹呼啸而出。子弹竟然在空中拉出一个弧度,从敞开的窗户中射了进去。下一秒,房间中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屋子上空突然乌云密布,灵气如同一挂天河,汹涌而下。 林大宝的怒吼声传来:“哪个刁民敢害朕!” 林大宝从屋子里冲天而起,将屋顶撞出一个大洞。他手里握着一枚子弹,遥遥盯着贪狼破口大骂:“在老子的地盘,你还敢暗算我?” 贪狼耸了耸肩膀,随意道:“这次可不算。我为了向大家演示入道枪法而已。不过林大宝你提醒我了。我接下了刺杀你的任务,一共有三次机会。我已经失败了两次了,所以第三次我肯定会陈功的。” “是吗?” 林大宝嘴角一丝冷笑。他纵身一跃,身体如同炮弹一般轰然砸在贪狼面前。林大宝眼睛死死盯着她,狰狞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不该放你离开昆仑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