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如此特种部队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如此特种部队

“教官!” “教官好!” “林教官,你什么时候醒的?” “……” 听到崔铭的声音,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所有人都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毕恭毕敬看着林大宝。崔铭也是手忙脚乱,将那些百兽丸装进口袋里。 他嘴巴里叼着一根香烟,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就跟二流子似的。 林大宝目光从众人脸上移过,淡淡说道:“谁能告诉我,你们在干什么?” 崔铭想了想,中气十足报告道:“报告教官,我们在培养逻辑思维能力。” 林大宝一愣,眼前的崔铭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完全没有半点说瞎话该有的神情。饶是林大宝都忍不住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斗地主就斗地主,瞎扯什么逻辑思维?脸皮够厚,瞎说得连我都差点信了。” 崔铭继续大声报告道:“都是教官教得好。” 一旁的贪狼,近乎呆滞看着眼前这一切。她身为宗师,可以敏锐感知到房间里众人的武道修为都不错。里面众人中,最差的也是半步宗师巅峰,距离宗师也只差临门一脚。而最强的几个人,气息浑厚悠长,甚至已经远远超过自己。 这种宗师,不管是在哪个势力,那绝对是扛鼎人才。就比如说在洪门,一位宗师境界高手已经可以被封为堂主。杜七杀当年成为宗师之后,就被封七杀堂堂主。这些宗师行事作风都十分大气,很有大将之风。 可是此时,眼前这些昆仑队员竟然像农民工一样,蹲在地上打牌抽烟。这哪还有半点宗师气概。特别是那个睁眼说瞎话的家伙,脸皮简直比林大宝还要厚。 相比起来,贪狼甚至觉得林大宝看起来还要稍微顺眼一点。 林大宝看出贪狼心中所想,得意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特别顺眼?” 贪狼狠狠瞪了林大宝一眼:“滚。昆仑小队号称是华夏国最强的特种部队。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林大宝脸上也有些过不去。他想了想,突然拉过崔铭,将他一脚踹在地上。林大宝气呼呼骂道:“他娘的,竟然在别人面前给老子丢脸。” 崔铭马上捂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他苦着脸求饶道:“教官,我们以后再也不在军营里斗地主了。” 林大宝闻言,又一脚把崔铭踹翻在地。他再度指着崔铭骂道:“老子管你在哪里斗地主!老子走进房间里足足三分钟,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娘的老子要是坏人,是不是可以把你们一锅端了?” 众人这才明白林大宝说的竟然是这件事情,当下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侯五挠挠头,对林大宝赔笑解释道:“教官,这不是因为在基地里,所以大家都比较放松嘛。如果我们现在是在外面执行任务,我保证五十米范围内,连蚊子都飞不进来。” “在基地就可以放松?是因为你们觉得昆仑基地里无比安全?” 林大宝闻言冷笑一声,讥讽道:“谁告诉你们昆仑基地就一定安全了?” 崔铭等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说道:“教官,这里是咱们的大本营啊。要是这里不安全,还有哪里是安全的?” “呵呵……” 林大宝脸上布满一层冰霜,他指着身旁的贪狼,向众人询问道:“这位是谁,你们知道吗?” 众人均是摇头。只有崔铭小心翼翼确认道:“这位美女从教官你昏迷以后,就一步不离守在你的病房门口。你昏迷了十天,她也足足守了十天。这该不会又是哪位新师娘吧?” 贪狼闻言,脸上浮起一丝羞红。但是很快,脸色又晴转多云,布上一层寒霜。只听得“咔嚓”一声,贪狼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精致小巧的手枪,顶在崔铭的额头上。贪狼冷冰冰说道:“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崔铭满不在乎道:“师娘,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宗师。对于宗师来说,这种小手枪的子弹可伤不到我。就算击中我又如何,我就当是挠痒痒了。”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在一旁“贴心”提醒道:“我先介绍一下。这位美女就是贪狼,洪门顶级杀手。她杀过的宗师,恐怕比咱们见过的还要多。另外崔铭你也别看不起她手里的手枪。她这一枚子弹,足以把你的脑壳崩掉。” 崔铭不信,连连摇头:“这怎么可能呢。难不成她也有这种子弹?” 林大宝呵呵笑道:“我上次中弹,就是她干的。对了,咱们现在正在大力生产的子弹,就是模仿她。她手里这把手枪只有两枚子弹,但是把你的脑袋轰碎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挖槽。师娘这么生猛?” 崔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上次林大宝手掌中弹,几乎都被子弹轰碎了。因此林大宝才马上召集众人,开始研发镌刻阵法的新型子弹。毕竟这种子弹对宗师的杀伤力也十分巨大。 崔铭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皮衣美女居然就是当天的杀手。 他马上举起双手,向贪狼求饶:“那个……师娘我错了……” 贪狼脸色依旧铁青,呵斥道:“你叫谁师娘呢!” 崔铭眼珠子一转:“大姐……我错了……” 他话还没说完,身体已经骤然平移。他双手握住那柄手枪,猛地往下一压。在贪狼失去平衡的瞬间,崔铭已经转身背对着贪狼。他紧紧握住贪狼手中手枪,将它一把夺下。 崔铭得意笑道:“师娘,枪是男人玩的。你就老老实实跟着师傅……” 崔铭话还没说完,又感觉到有东西顶住了自己的后脑勺。他机械性地转过身体,却见到贪狼不知何时取出了一把巨大的沙漠之鹰手枪,盯着他的脑袋上。而贪狼面无表情说道:“如果不是看在林大宝的面子上,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啪嗒。” 崔铭手里的小手枪掉在地上。他朝林大宝连连使眼色,哭丧着脸:“师父,这位师娘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林大宝呵呵冷笑:“我刚刚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她就是贪狼,上次暗杀我的人。对了,我上次应该告诉你们了吧。贪狼也是宗师,而且是以枪术入道的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