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军人宗师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军人宗师

“你醒了?” 林大宝耳边传来清冷的声音。穿着一身紧致皮衣的贪狼,从不远处缓缓走来。其实她的长相很古典美,带着一股古风韵味。峨眉凤眼,樱桃小嘴,如同画中走出的仕女。黑色长发从她头上如瀑布般垂下,显得仙气十足。 可偏偏她又穿着一身紧致黑色皮衣,将身材轮廓完美展现出来,野性十足。她就像是一朵黑色的曼陀罗花,让男人不自觉沉迷,但同时却也十分致命。 林大宝看了她一眼,惊讶说道:“你身上伤势这么快就痊愈了?” 此前在汶江水底,贪狼受伤也很重。她被卡在石头中,全身上下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而且那张符箓爆炸之后,也给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是让林大宝意外的是,此时贪狼看起来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显然是伤势已经恢复了。 “这么快?” 贪狼深深看了林大宝一眼,问道:“你知道你昏迷了多长时间了吗?” 林大宝想了想,答道:“两天?” “呵呵,足足十天!” 本名是郁萌的贪狼走到林大宝身旁,意味深长说道:“想不到你的身体竟然这么虚弱。这种小伤,居然也要恢复这么长的时间。听说你家里美女不少,有啥意义呢。” 林大宝闻言勃然大怒:“你才身体弱呢!老子身体壮得很!信不信晚上就把你丫办了!” 贪狼斜眼看着林大宝:“你可以试试。” 林大宝马上认怂。他也没想到自己这次居然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且苏醒过来以后,还觉得全身酸痛,仿佛脱力了一般。他以前不是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可那次不也是两三天就恢复了。 毕竟在天柱山中灵气充裕,再加上这里药材品相也绝佳。只要不是什么致命重症,都可以很快得到恢复。 林大宝脑海中回想起此前的诡异梦境。说是梦境,但那个场景却像是发生在身边的现实。可要是说是现实,梦中的一切却又那么匪夷所思。那几个面具男围攻青衫男子,几人施展出来的招式简直堪称恐怖。特别是青衫男子,居然可以招手搬过一座大山,飞快炼制成一枚大印砸在敌人头顶。而那几名男子也不遑多让,一刀展出几乎可以让天地变色。 梦境中的人去了哪里? 为什么那柄青铜长剑也会出现在梦境中? 那名青衫男子是巫皇吗? 这几个问题如同漩涡一般,在林大宝脑海中旋转不已,惹得林大宝脑袋一阵生疼。他忍不住拍拍脑袋,让自己安静下来。这是耳边传来贪狼讥讽的话:“难道是在水里脑袋憋坏了?” “滚蛋!” 林大宝没好气瞪了一眼贪狼。贪狼脸色微变,讥讽道:“你别忘了,我还有一次杀你的机会。你觉得现在的你,会是我的对手吗?” 林大宝差点忘了这茬,连忙嘿嘿赔笑:“咱俩已经和解了,这你应该还记得的吧?” 贪狼还是讥讽道:“一点宗师的风骨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成宗师的。与你这种人并列宗师,简直是对宗师的侮辱。” “你少放屁!” 林大宝又爆了句粗口。他想了想,突然嘿嘿笑了起来:“你说我不够资格当宗师是吧?走,我带你去见识一下真正的宗师。” 说着,林大宝操纵轮椅往军营住宿区走去。昆仑小队的军营面积其实并不算大。毕竟整个小队里的宗师高手没有几个。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大多是后勤保障人员。两人一路前行,很快就来到了一间宿舍门口。林大宝停下轮椅,对贪狼一本正经说道:“你你现在要见到的,是整个华夏国最强的特种部队。他们都是各地特种部队的精英,队魂!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宗师,最不济的也是半步宗师,距离宗师境界只差临门一脚。” 饶是贪狼,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以她的见识,当然无比清楚一支全部都由宗师组成的特种部队,将会是何等恐怖的战力。更何况这些宗师全部都是军队中的精英,是真正在烈火熔炉中千锤百炼出来的铁血男儿。这样的宗师,可远比那些只知道醉心于武道中的人要强上不少。 贪狼眼中也露出期待的神情。她瞥了眼林大宝,暗暗叹了一口气。同样是宗师,为何眼前这位就这么没正形呢? 林大宝看出贪狼心中所想,嘿嘿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跟那些军人宗师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坨垃圾?” 贪狼冷哼一声:“你知道就行。你现在身在昆仑小队,对你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争取将那些不良习惯都摈弃掉。我听说你是他们的教官,我真不明白你有什么能够教他们的。” 林大宝脸色似笑非笑:“要是我真的向他们学习,变成了一名铁血军人,你的暗杀任务岂不是更加完成不了?” “你!” 贪狼气急,骂道:“烂泥抹不上墙。” “呵呵,让我们见识一下这些可以抹上墙的宗师们。” 林大宝哈哈大笑,一把推开了宿舍的大门。顿时,一股呛鼻的烟味从里面扑面而来。原本就狭小的房间里,此时满满当当挤了十来个人。大家都或蹲或坐,十多颗脑袋兴致勃勃凑在一起。 有人注意到门开了,头也不回骂道:“快把门关上!要是让教官看到就麻烦了!一对K,要不要?” “教官还在病床上躺着呢。说实话,我看教官也没啥事儿啊,怎么就醒不来呢?一对2,你们谁有炸弹?” “要不起。” “我也要不起。” 崔铭哈哈大笑,将手里的十多张扑克牌全部扔下。他重重吸了一口烟,朝众人吐出一口烟圈:“连牌!门儿清了!” 他朝众人伸出手,得意洋洋道:“麻溜的,把你们的百兽丸都拿出来的。” “他娘的!又是偷鸡牌!” “老子下次再被你骗的话,就自己去外面操场上裸奔三圈。” “军营里都是纯爷们,谁要看你裸奔?你敢让苏教官看见?信不信一刀就阉了你?” “百兽丸都输光了。要是被教官发现了,我可就惨了。” “……” 崔铭一边收百兽丸,一边得意洋洋笑道:“技不如人,难道怪我喽?你们都给我记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教官知道。” 旁边有个戏谑的声音响起来:“要是被他知道,会怎么样呢?” “会怎么样?那当然是不死也要脱半层皮啊……” 崔铭话说一半,突然身体猛地一怔。他近乎僵硬转过身体,望着林大宝喃喃道:“教官,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