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林大宝的目标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林大宝的目标

昆仑小队是李乾顺重点打造的宗师特种部队,具有非常高的行动权限。赵燕关要求提供纯银的申请上报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复。几乎半小时不到,两架直升机便呼啸而至。他们在天柱山上空盘旋一周,将四箱银锭扔在幽暗的丛林之中。昆仑小队马上派人前去接应,将银锭带回了基地。 袁怀等人已经将军资处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军工厂。昆仑小队成员都是各地特种部队中的兵王,对各项枪械装备简直了如指掌。大家纷纷对熟悉的装备提出了改造意见,然后有袁怀统一形成改造方案。 改造方案出具以后,林大宝再对应各种需求绘制出相应的改良阵法。王建国父子再将这些阵法阵法临摹,最后雕刻在各种装备上。 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宛如一架精密的仪器,缓缓运转起来。 “差不多了。这些阵法已经足以满足目前需求了。” 林大宝画完最后一张提高命中率的阵法,将它交给王建国。王建国抬起头,对林大宝憨憨笑道:“东家你休息去吧。这里有我跟前进就可以了。俺们俩加把劲,一个月不到就能把这些搞完。” 林大宝朝他笑笑:“行。这一个月你们先受累。回头我根据美人沟酿酒厂的雕刻设备,也搞上一台雕刻流水线。到时候就不用你们这么辛苦了。” 王建国咧嘴一笑:“东家,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跟前进本来就是帮你打工的,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要不是你,我们俩现在指不定在过啥苦日子呢。” 林大宝向众人告辞,然后走出了兵工厂。出门一看,林大宝才发现外面已经是月明星稀,居然不知不觉到了半夜。昆仑基地位于天柱山深处,寒风猎猎。突然一道身影从林大宝身后走出,与林大宝并肩而立。杜七杀似乎是在打量林大宝,片刻后才幽幽说道:“昆仑小队打造新式子弹,这应该是属于军队机密。你为什么当着我的面说,你就不怕我泄露出去吗?”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道:“我需要担心吗?” 杜七杀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很快想通关键。他苦笑着自言自语道:“没错,你确实不用担心。如果你们的进展顺利,只需要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就可以打造出一支堪称全世界顶级的特种部队。用热武器击杀宗师,这个消息足以让全世界为之轰动。” 林大宝望着杜七杀,似笑非笑:“这其中也包括那位贪狼吗?” “呵呵,我就知道你的目标是她。” 杜七杀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你打造出这些装备,贪狼肯定也也会得到消息。她原本是在暗处,伺机对你出手。但是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她不得不提前对你下手。因为她知道,时间拖得越长,对她就越危险。” “所以你是在逼她出手。如果她仓促出手,必定不是你的对手。可如果她不出手,等你的昆仑小队成型以后,她以后也更加没有机会。所以不管她做出哪种选择,她这一局都注定已经输了。林总,我现在已经有点庆幸,当初没有选择跟你为敌了。你的这些手段,简直不像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民。” 林大宝呵呵道:“谁告诉你农民就一定没有见过世面了?再说了,我这个人比较怕死。你那位朋友的狙击,是唯一让我感觉到有生命威胁的人。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她找出来。” 杜七杀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林总,把她找出来之后呢?” “呵呵,那就看她的造化了。” “如果她是一位美女呢?” “那就要看她的身材了……” 杜七杀叹了口气,突然望着林大宝正色说道:“林总,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就算是你抓住贪狼,也千万留她一条性命。其实贪狼的本性不坏,只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已。她身在洪门,如果不接下这个任务,死的可能就是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吃的苦真的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林大宝微微颔首:“这件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的。” 杜七杀突然又没头没脑问道:“林总,听说你懂中医?” 林大宝望向他,狐疑道:“没错。有事吗?” 杜七杀略一思索,连忙摇头:“没事没事。” 周围空气陷入了沉默之中。林大宝打破沉默,对杜七杀笑道:“对了,你应该还没有见过胡磊吧?闽江省的地下世界,都是由胡磊打理的。既然你要成立新洪门,他的地盘自然要全部移交给你。你跟我来,我安排你们见面。” “好!” 杜七杀连忙快步跟上。在海西市甚至是闽江省的地下世界中,其实胡磊的名气比林大宝还大。毕竟林大宝将地下世界全部都交给了胡磊来打理。他几乎就是闽江省黑道的话事人。特别是他这两年替林大宝到处冲锋陷阵,早就已经打下了赫赫威名。 杜七杀也对这个传说中磊少十分好奇。 胡磊上次受伤躺在医院,而后也被宁致武等人接到昆仑小队中疗伤。相比起海西市第一医院,昆仑小队的医疗资源堪称顶级。短短两天之后,胡磊就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不过他受伤实在太重,暂时还不能出院。 林大宝带着杜七杀前往医疗室。刚刚走到门口,林大宝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我早就叫你别做这一行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要是你出了事,让我往后怎么办?让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嗷!” 病房中传来胡磊哀嚎的声音,估计是太过于激动扯到伤口了。果不其然,胡磊激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孩子?你肚子里怀了我的野种?” “呸呸呸!你怎么说话的呢!你才是野种呢。” 胡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他尴尬笑了两声,依旧情绪激动道:“那个啥,我刚刚太激动了。静怡,我真的要当爸爸了吗?那个啥,我这个是不是叫喜当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