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运气(第一更)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运气(第一更)

段子阳的脸上露出癫狂的笑容。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他几乎日日夜夜被林大宝的阴影所笼罩。他原本是燕京城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是段家唯一的继承人。燕京城中那些老一辈,每每提到杰出年轻一代的时候,名单中往往有他段子阳的名字。 但是现在,名单上所有的名字都已经黯淡无光,似乎都被一个名叫林大宝的农民工所掩盖。甚至连老一辈都对这个名字讳莫如深,似乎不想再提及这段不堪经历。燕京城中的年轻一代,从小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这些所谓的精英在野路子出生的林大宝面前,居然完全不值得一提。 特别是段子阳,更是成为最大的失败者。虽然从来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嘲笑他,但是段子阳心中明白,自己已经是别人背后最大的笑料。 段子阳不能忍!林大宝是他的心魔,他必须要亲手杀死林大宝,才能将心魔祛除! 段子阳一个箭步上前,手中匕首泛着寒光,借着身体的巨大冲击力狠狠刺向林大宝的胸口。他有武术功底,几乎瞬间冲到了林大宝面前。匕首带着呼啸声,奔袭而至。段子阳本身就不弱的武术功底,徒手对付两三个壮汉根本不在话下。此时他全力出手,根本就没有给林大宝任何喘息的机会。 “去死啊!!!” 段子阳疯狂怒吼,匕首刺向林大宝的心窝。 “咻!” 林大宝指尖寒光一闪,一枚银针适时出现在指尖。借着段子阳俯冲的力度,银针脱离林大宝的手心,狠狠刺进段子阳的胸口之中。 段子阳身体吃痛,匕首偏离几寸,刺进林大宝的肩膀上。 “啊!” 段子阳先是一愣,很快捂着胸口尖叫起来。他扯开衣服,看到胸口已经出现了一颗米粒大小的红点。他惊恐无度,往后退了几步:“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咳咳咳……” 林大宝费力咳嗽了几声,嘴角流下几滴血沫。他脸上露出戏谑笑容,疲乏讥讽道:“没什么,只不过在你胸口扎了一根银针而已。对了,你应该知道我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中医。很不幸,我刚刚的银针中似乎被淬了毒!” “你!” 段子阳脸色剧变。林大宝的话就仿佛冰锥,深深刺进他的心脏,让他瞬间如坠冰窟。他仔细观察伤口,竟然真的觉得伤口出有瘙痒传来,让他几乎无法忍受。 他猛地握住银针,想要将它从体内拔出来。 林大宝讥讽的声音继续传来:“身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我再提醒你一句。这枚银针已经刺进你的心脏了,如果贸贸然拔出,会导致心脏大出血。当然,如果长时间不拔出来,也会导致心脏细胞坏死。” 段子阳脸色铁青,眼睛冒火死死盯着林大宝:“我还有多长时间?” 林大宝吃力地咳嗽了一声,淡淡道:“自然是越快越好。每拖一分钟,心脏细胞坏死的几率就增大一分。” 段子阳二话不说,拔腿就向不远处的车子跑去。林大宝见状叫住他,讥讽道:“我现在真的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这可是一个杀死我的绝佳机会,你真的不试试?” 段子阳身体猛地一抖,停下了脚步。他身体近乎机械性地缓缓转身,对林大宝怨毒道:“林大宝,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林大宝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声音如同雷声在段子阳耳边轰隆作响:“宗师,就算是受伤濒死的宗师,也不是你这种蝼蚁可以染指的。” 段子阳深深看了一眼林大宝,发动车子急速离开。直到车子消失在视线中,林大宝身体终于委顿下来。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原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面无血色。此前暗算段子阳的那一击,几乎已经耗去了他身体中全部的力气。现在别说是段子阳去而复返,就算是来一名三岁小孩都可以轻而易举杀死自己。 林大宝闭目养神,呼吸慢慢平顺。足足半个小时以后,他的脸色才逐渐恢复一些。他眼睛直视前方,淡淡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你好歹也是宗师,缩头缩尾就太跌份了。” “呵呵,不愧是九章先生。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发现我。” 一声调侃声在林大宝耳边响起。紧接着杜七杀魁梧的身体突然出现,大步流星朝这边走来。他居高临下看着林大宝,颇为意外笑道:“林总,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呵呵,从你来的那一刻起。” 林大宝双手撑地,缓缓坐直身体。他讥讽道:“沙嘴坤也是你洪门兄弟吧。你居然任由他死在我的手中。看来所谓的洪门,也不过如此。” 杜七杀脸色微变,冷哼了一声说道:“他确实是洪门中人,但冰室我的兄弟。他的生死与洪门有关,与我无关。” “那我的生死呢?是与洪门有关还是与你有关?” 杜七杀想了想,老老实实回答:“都有关。” 林大宝眼睛无所畏惧盯着杜七杀,不无讥讽道:“如果我没猜错,第一波来海西市捣乱的人就是你指使的吧。你一方面派人去对付胡磊,想要接手海西市的地盘。另外一方面你用拍电影的名义潜入美人沟村,为的就是对付我。好一个双管齐下,看起来确实谋划了很久,不枉费你七杀命格的天赋。不过让我好奇的是,沈珠是不是也是跟你一伙的,是不是为了对付我才故意接近我的?” 杜七杀摇头,正色道:“她跟我不是一伙的。她虽然也是洪门的人,但是一直不认可我做的事情。而且她不同意我对付你,甚至不惜跟我闹翻。”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那就好。看来我的运气不会太差,没有看错人。” 杜七杀一愣,沉声道:“不,我想你的运气已经用完了。如果你是全盛状态下,我杜七杀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现在,就算是一个三岁小孩儿都能杀死你。一个人,最大的运气就是活下去。” 林大宝摊开手,似笑非笑:“你可以试试。” 他往前一步,目光死死盯着林大宝:“我不是段子阳,没有那么好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