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逆向思维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逆向思维

宗师如龙。 但是龙也是可以被杀死的。有龙,就有屠龙者。 比如沙嘴坤就曾经在地下拳场的擂台上杀死过宗师。就比如说此时林大宝所遭遇的狙击手,必定也成功狙杀过宗师。 要不然他不可能会有这么老道的经验。甚至有可能,他就是一名宗师。 一名以枪术入道的宗师! 林大宝心中战意更甚。以热武器入道的宗师,这简直就是一名真正的宗师杀手。林大宝是宗师之上,居然也感到了生命危险。 “砰!” 第三枚子弹如影随形,在林大宝调动巫皇真气填满那个窟窿之前,就已经角度刁钻地穿过了窟窿。 子弹的目标直指林大宝心脏位置! “吒!” 林大宝发出一声怒吼。如果现在是天柱山中,林大宝根本就不惧这些子弹。在巫皇大阵的加持下,林大宝有信心挡住任何攻击,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别说是子弹,就算是导弹就别想轻易穿透巫皇大阵。 但现在是在海西市,林大宝孤军奋战。对方对枪术掌控之精粹,几乎超出了林大宝的认知。 林大宝挥掌,狠狠拍向那枚子弹。 巫皇传承中曾经提到,如果将巫皇真气练至大成,可以挥掌断天河。就比如巫皇曾经一掌拍出,星河坠地,时光逆流。 如今林大宝一掌拍出,不求天地不求长生,只为求一线生机。 “撕拉!” 子弹旋转着撕裂林大宝的手掌,瞬间将林大宝的手掌穿透。子弹射穿手掌以后余威不减,竟然再度向林大宝的胸膛射去。 “哼!” 林大宝紧紧咬着牙关,抬起另外一只手掌握住子弹。子弹入手滚烫,而且余威极大。巨大的冲击力竟然推着林大宝往后踉跄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对方似乎也没有想到林大宝居然可以徒手扛挡子弹,似乎当下也愣了一下。原本首尾相衔的狙击,此时也终于停歇了几秒。 “发现他了!” 林大宝趁着这短暂的喘息,终于发现远处水塔上趴着一个曼妙的黑色身影。她面前架着一把造型夸张的狙击枪,枪管上的瞄准器泛着寒光,遥遥指着林大宝方向。 对方似乎也发现自己的位置的暴露了。她没有片刻迟疑,收起狙击枪便跳下了水塔。狙击手的身姿曼妙,似乎穿着一身性感的皮衣。林大宝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她火辣辣的身材。 “想走!”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左手一翻,一枚银针赫然出现在手心。林大宝毫不犹豫将剩余的巫皇真气注入到银针之中,然后将银针狠狠甩出。 “咻!” 银针破空而去,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白线,几乎瞬间奔袭而至。那个曼妙杀手身体踉跄了一下,差点跌落在地上。 她抬头怨怒地瞪了一眼林大宝,飞快消失在视线中。 “噗通。” 林大宝双脚一软,身体不由自主瘫软在地上。刚刚那一击,几乎耗尽了他体内剩余的所有力气。此时林大宝觉得身体仿佛被压了千斤大山,连挪动一下都十分困难。 特别是受伤的右手掌,此时正在往外突突冒血。血液流尽,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累累白骨。而且伤口的颜色居然是墨绿色的,还有恶臭传来。伤口处无比瘙痒,显然是子弹有毒。 林大宝想要抬手包扎伤口,但是却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他在体内默默运转巫皇真气。空气中一缕一缕灵气汇聚,钻进林大宝身体中。林大宝这才觉得流失的力气正在逐渐恢复,伤口也被缓慢修补。 “咚咚咚。” 林大宝耳边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他抬起头,见到段子阳手里提着一柄西瓜刀,正面无表情朝这边走来。他在林大宝面前站定,看似关切问道:“林总,你看起来受伤很重。” 林大宝虚弱地咳嗽了几声,点头说道:“没错,我受伤很重。我连手都抬不起来了。现在恐怕连一个三岁小孩都能杀死我。” 段子阳一听,反而皱起了眉头:“当真?林总,需不需要我帮忙?” 林大宝露出淳朴的笑容,人畜无伤道:“当然是真的。段少,你靠近我一点,扶我起来。你放心,我现在非常虚弱,是不可能对你做什么事情的。不信你看我的手,都伤成了这样了。” “这……” 林大宝越是这么说,段子阳心中反而越是疑惑。他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林大宝,突然冰冷地笑了起来:“林总,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肯定有聪明人的思维方式,所以你刚刚是在诓我对不对?” “你其实受伤很重。你怕我杀你,所以才故意对我示弱。你知道我生性多疑,必定会怀疑你说的话。我会被你误导,从而判断你受伤并不重,以至于错失杀你的机会。” 林大宝闻言,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 段子阳站在原地没有动,继续自言自语盘算道:“如果是别人,肯定会这么做的。但你是林大宝,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你考虑问题,肯定会比常人多一层。你肯定推断到我刚刚的思维方式,然后逆向思维。如果我真的按照正常逻辑去推断你的行为,那肯定会被你欺骗……” 林大宝打断他的话,脸上似笑非笑:“所以你到底想怎么做?” 段子阳将手中的西瓜刀远远扔开,摇头遗憾道:“虽然很有可能会错过一次杀你的机会。但是我是段家子弟,何必跟你赌命。下一次,我自然有方法杀你。” 说着,段子阳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林大宝全身神经瞬间放松,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滚落而下,几乎快要把胸口衣服打湿。 正在这时,段子阳去而复返。 他望着正在大口喘气的林大宝,终于猖狂大笑了起来:“林大宝,你果然是骗我的!哈哈哈,你该不会真的天真到以为我被你骗了吧?对付你这样的狐狸,自然需要最有经验的猎手才行。” 他手中重新握住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施施然走到林大宝面前。他面目狰狞嘶吼道:“林大宝,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少时间吗?你曾经给予我的侮辱,我会千倍万倍还给你。” 西瓜刀泛着冰冷的寒意,狠狠朝林大宝的胸口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