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提笔练剑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提笔练剑

苏梅穿着一身素雅的旗袍,手握狼毫在宣纸上挥墨疾书。她的字遒劲有力,竟然丝毫没有女子的婉约清秀。沈珠和杜七杀两人站在一旁,竟然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一瞬间,他们几乎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名指点江山的沙场大将,而不是一名温婉可人的柔弱女子。 苏梅一鼓作气,挥毫写完作品。她将作品轻轻拿起来,对沈珠和杜七杀淡淡道:“你们觉得我写得这么样?” 杜七杀脾气相对急躁,直截了当问道:“你说林大宝给我们留了话,是什么意思。” 苏梅平静的目光从杜七杀眼前扫过。杜七杀身为宗师高手,但是心中却猛地一颤,仿佛危险来临。 沈珠见状,连忙上前抱歉道:“苏总,是我们太着急了。不过我们来找林总,确实是因为出了大事。他到底留下了什么话,麻烦你告诉我们。” 苏梅这才微微点头,说道:“大宝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如果你们会来找他,就代表大家可以接着合作。如果你们今天没有来找他,他会在晚些时候主动去找你们。” “主动找我们?是什么意思?” 杜七杀沉思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说道。 苏梅看着他,语气平静:“没错,就是你心里想得那样。别怀疑,大宝有这个能力。” 杜七杀深深看了一眼苏梅。跟聪明人说话,确实非常省力。眼前这个旗袍女人的实力明明一般,但是气场却十分强大。不知为何,杜七杀觉得自己凭借宗师身份,甚至都不敢跟她平起平坐。 沈珠心中也是惊愕万分。她在美人沟村已经待了一个多礼拜了。在这一个礼拜的时间里,她刻意认识结交了天柱山别墅中所有的女子。但是唯一让她琢磨不透的,就是眼前这位苏梅。苏梅在美人沟集团中不担任任何职位,但偏偏所有人都会下意识去找她拿主意。不管是身为总经理的何青青还是性格桀骜不驯的许思辰,对苏梅都心服口服。 而苏梅也从来不摆谱,甚至很少否定她们的意见。第一次见面,沈珠甚至还将苏梅当成了天柱山别墅中的花瓶,是林大宝金屋藏娇的金丝雀。 直到此刻,沈珠才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苏梅接着淡淡道:“大宝已经去海西市了。现在那里发生的事情与你们无关。当然,如果你们要插手我也不阻拦。前提是你们有足够的能量承担后果。” 沈珠沉思片刻,对苏梅正色说道:“海西市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才接到消息。虽然事情不是我们授意,但终究跟我们有关系。所以我们俩还是准备去一趟,尽量化解这件事情。” 苏梅惊讶地看了沈珠一眼,赞许点点头。 反而是杜七杀皱眉说道:“如何化解?那个人的做事风格是什么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沈珠朝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说。她向苏梅点点头,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那我们先走了。” 说着,两人便要着急出门,赶往海西市。 “等等。” 苏梅突然开口叫住两人。她淡淡说道:“大宝交代的话说完了。但是我也有几句话想要跟你们说。” 沈珠一愣,下意识问道:“什么话?” 苏梅将刚刚挥毫写下的书法作品推到两人面前,道:“自己看。” 沈珠和杜七杀互相看了一眼,一起低头朝之上望去。纸上的内容很简单,仅仅只有八个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看出对方心中疑惑。沈珠更是狐疑问道:“苏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梅提笔沾墨,淡淡道:“大宝是农民没错。但是不要以为他是农民,就可以看不起他。他不同意你们看不起农民。而我,不同意你们看不起他。” 苏梅的声音很平淡,语速也很平滑,甚至听不出情绪波动。这几个字落入两人耳中,却让两人心中泛起一丝寒意。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是如同雷霆万钧,在两人心间轰隆作响。 沈珠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多谢苏总提醒。” “我还有几个字写给你们。” 苏梅重新摊开一张纸,手中狼毫尽情挥洒在纸上。几个遒劲有力大字跃然纸上,笔走龙蛇,十分精妙。 依旧是短短八个字。 “犯海西者,虽远必诛。” 苏梅扔下手中的笔,起身离开办公室。她的声音远远传来,仿佛变得虚无缥缈:“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狗屁洪门还是青帮又或者是黑手党山口组,只要你们敢在海西市乱来,后果不是你们可以承担的。” “十年磨一剑,寒霜未曾试。我不介意用你们来为宝剑开封。” “呼……” 直到苏梅的声音远远散去,两人才重重松了一口气。沈珠摸了摸后背,竟然连衣服都湿了。她苦笑着望向杜七杀,道:“你不是武道宗师吗?传闻中一入宗师便成龙,为什么你刚刚也这么这么怂?” 杜七杀面露疑惑:“我也不知道。她身上的气息明明很弱,撑死了也就是内劲高手。可不知为何,我有一种十分恐怖的直觉。如果她愿意,恐怕用手中的毛笔就能杀掉我们。” 沈珠走到书桌前看了看,而后她指着桌上苦笑道:“你的直觉没错,她用毛笔或许真的可以杀掉我们。” 杜七杀连忙上前,低头望去。 这间办公室虽然名义是林大宝的,但是林大宝平时喜欢在外面瞎跑,几乎很少来办公室。所以这间办公室,实际上苏梅在使用。苏梅没有工作,平时会花大量的时间在这里练字。周围也摆满了苏梅的书法作品。 书桌上摆着一叠湖州宣纸,就是用苏梅用来练字的。 甚至揭开那叠宣纸,苦笑道:“你是武道宗师,你看看这是什么水平。” 宣纸掀开之后,杜七杀才发现这书桌上竟然全部都是一条一条划痕。这些划痕遒劲有力,依稀可以看出是练字留下的。也就是说,苏梅在用柔软的毛笔练字,可是力道却穿透宣纸,在这张厚重坚硬的书桌上留下了痕迹。 沈珠拿起桌上的美工刀,用力向书桌划去。书桌发出刺耳的声音,但是表面却一点划痕都没有留下。 很难想象,苏梅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练字,才会用柔软的毛笔在这么坚硬的书桌上留下痕迹。 杜七杀失魂落魄,喃喃道:“我曾经听说,书生可以用笔杀人。他们在朝堂上挥笔定案,可以断人生死。” “但是我生平第一次听说,剑客可以用笔练剑。这桌上的那是划痕啊,分明就是剑法!” “我们洪门,究竟是招惹了一个什么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