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前辈与大妈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九十章:前辈与大妈

“哼!” “哈!” 清晨,村头河边就传来了嘹亮的练拳声。一道魁梧的身影立在河边,一板一眼练着拳法。美人沟村地处山区,清晨温度并不算高。但是杜七杀的衣服却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这些汗水从衣服里渗透出来,很快化成了白雾挥发在空气之中。 经过昨晚的调理,杜七杀身上的皮外伤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他保持练拳习惯,一大早就来到了河边练拳。 旁边也有不少起床锻炼的村民。他们见到杜七杀霸气的练拳姿势,顿时纷纷露出好奇的目光,围在一旁指指点点。 “咔嚓。” 杜七杀一步踏出,地上一块青石板转便应声而碎。一位挎着菜篮子的老婆婆见状,忍不住上前指责道:“小伙子,你练操就练操,怎么还把砖头弄破了呢。这是村里的财产,要赔钱的。” 她身后还有一群拿着红扇子、长丝带的老人家。她们一个个看起来年纪都不小,而且打扮地花枝招展的,估计是一大早来跳广场舞的。 “我赔,我赔。” 杜七杀停下练拳,重重呼出一口浊气。他望着地上的青砖也有些不好意思,抱歉道:“我是在美人沟影视城里拍电影的。这块砖头的钱,我会让剧组赔给村里的。” 老婆婆这才满意点点头:“这样才对。回头你去村委会登记一下。这块砖估计也就一块钱,我们美人沟村不会坑你的。” 杜七杀点点头。 老婆婆又好奇问道:“小伙子,你刚刚练的操叫什么?看起来好像蛮好玩的。就跟我们跳老年迪斯科一样。” “老年迪斯科……” 杜七杀的额头上冒出几滴冷汗,脸也红了一块。他正色答道:“我不是在练操,是在练拳。我练的是正宗的洪拳,洪拳是……” 老婆婆啧啧称奇:“原来是叫红拳啊?怪不得你练完以后,脸都变红了。” 杜七杀的脸又变绿了,喃喃道:“洪拳,是洪武的洪,不是红色的洪。洪拳最早是由少林洪熙官所创,后来被洪门发扬光大……” “洪水的洪?那你这个名字不好听,不吉利。不如我们这里的猴子拳、老虎拳好听。” 老婆婆是个急性子,又打断杜七杀的话。她得意洋洋说道:“你别看我们都是老胳膊老腿的,其实我们也是练拳的。上次有混混来村里捣乱,都是被我们打跑的。” 杜七杀的脸上露出尴尬笑容。他扫了眼这群老婆婆,心道你们这些人都老胳膊老腿的,估计那些混混是怕被讹钱,所以不敢碰你们吧。 要不然随便一个老婆婆倒在地上,去医院躺个十天半个月,肯定要让那些混混倾家荡产。 这名老婆婆心直口快,盯着杜七杀问道:“小伙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杜七杀忍着耐心说道:“不不,我相信你。这样吧,你们慢慢练,我先回去了。” “不,你还是不信我。” 这位老婆婆是个犟脾气。她把菜篮子交给旁边的同伴,然后走到杜七杀面前说道:“这样吧,你打我一拳试试。” 杜七杀闻言大惊。打你一拳试试?万一你讹上我怎么办!我虽然是洪门的堂主,但是家里也没矿啊! 他连忙摇头,笑道:“算了吧。我们练武之人是讲规矩的,不能争勇好斗。老人家,我相信你也是练拳的,这样可以了吧?” “不行!这小伙子估计怕我们讹他。” “这事儿不说清楚,咱们美人沟村该被人误会啦!” “打一拳吧。大家比划比划。” “……” 旁边那群大妈马上把杜七杀围了起来,七嘴八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那个买菜老婆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大声说道:“你们都别吵了。人家是来咱们美人沟影视城拍电影的。万一把他吓跑了,怎么跟大宝交代?” “也对。” 众人闻言,马上深以为然点点头。 这位大妈想了想,说道:“小伙子,你扛揍不?” 杜七杀闻言,傲然说道:“我练的是洪拳,这是至刚至猛的外家拳法。我以拳法入宗师,肉体强横……” “说这么多干啥,我又听不懂。” 老婆婆又打断他的话,再度问道:“你就说你扛不扛揍吧。” 杜七杀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扛揍的。” “好。那我打你一拳吧。你扛揍就行,不会讹我们。” 老婆婆捋起袖子,跃跃欲试说道:“小伙子,我可是练过猴子拳的人,打人是很痛的。” “行,那我就让你打一拳。” 杜七杀环顾了一眼众人,心道如果这次不同意,自己肯定走不了。与其自己打她一拳,然后被讹上,还不如自己被她打一拳。 杜七杀不忘叮嘱道:“老婆婆,你打我的肚子就行。我是横练功夫,身体其他部位都比较硬,容易把你震伤。” 眼前这名老婆婆眼瞅年纪至少七十岁了。她裹着小脚,提给菜篮子,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万一一拳打在自己的肌肉上,被力量反震骨折就麻烦了。到时候少不得又被讹上一笔。 “放心,我有数的。打肚子好,你也不会受伤。” 老婆婆挥舞着拳头,跃跃欲试:“小伙子,你准备好了吗?” 杜七杀散去小腹中的力量,点头笑道:“好……” “砰!” 他话音未落,老婆婆就一拳打在了他肚子上。几乎在这瞬间,杜七杀只觉得一股强横的力量从小腹往体内蔓延,几乎摧枯拉朽般冲破体内暗劲防线。而且这股拳劲十分刁钻,就仿佛是有生命一般,沿着体内筋脉顺势蔓延。 拳劲如洪水滔天,冲破决堤。 杜七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口中更是“嗷”得一声叫了出来。他慌忙调动身体内劲,将这股磅礴的拳劲尽数泻去。他往后连退三步,只听“咔嚓咔嚓”三声传来,脚下的青砖又碎了几块。 豆大的汗珠从杜七杀的额头上滚落下来,滴在地上。 老婆婆重新挎起菜篮子,又叫了起来:“你看看你,又把砖头踩碎了。” “我赔,我赔!” 杜七杀深呼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是宗师境界高手,自然不可能被这一拳伤到根基。只是对方的实力却也完全超过自己的预料。这名小脚老太太,刚刚爆发出来的瞬间力量几乎是半步宗师境界。而且对方的拳法极为精妙,自己此前从未见过。 他忍不住抱拳,对老婆婆客气道:“这位前辈,不知道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