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岳清雅的目标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岳清雅的目标

或许是因为找到了解决农村问题的思路,秦毅当晚十分尽兴,大醉而归。 幸好林大宝找来了秦毅司机的电话,才让司机将他送回去。 这两天时间,林大宝一直都在南平县处理善后事宜。 三全大酒店中,房间里喘息声此起彼伏,十分粗重。两道身影疯狂交织在一起,处处弥漫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足足两个小时以后,杨翠花才发出一声娇喘,重重瘫软在林大宝身上。 她趴在林大宝胸膛上,满脸春色嘤咛道:“大宝,我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这么舒服。真想这样一直下去,不停下来。” 林大宝在杨翠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调侃道:“你是说我以前很没用,满足不了你?翠花,你这话可有点没良心啊。” 杨翠花连忙摇头,将脑袋埋在林大宝的雄壮的胸膛上:“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以前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寡妇,配不上你。而且我知道娘家人不地道,总担心他们为难你。所以我不敢投入太深,生怕哪天离开的时候会太受伤。” 林大宝闻言,脸上露出怜惜的神情。他将杨翠花抱起,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他盯着杨翠花,柔声说道:“谁说让你离开了?谁敢让你离开了?先问问我林大宝答应不答应。” 见到林大宝一本正经的模样,杨翠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手捂住林大宝的嘴巴,轻笑道:“大宝你放心,我不会离开的。现在我哥嫂的事情解决了,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这次杨胜利和张玲华不但逼婚,还限制了杨翠花的人身自由。后来甚至还下药,试图帮助郑老九迷奸杨翠花。尚心悠等人在调查以后,已经开始准备收集证据起诉两人。杨胜利和张玲华不停向杨翠花哀求哭诉。杨翠花性子软,终于还是放弃了起诉。 不过郑老九被查出了严重的经济问题,几年牢饭肯定是免不掉了。 杨胜利感恩戴德,灰溜溜回到了杨家村。他们得知了林大宝的真正身份之后懊恼不已,甚至还想着攀高枝认亲戚。但是杨翠花毫不留情骂了他们一顿,这才打消了他们的念头。 秦毅第二天就下发了限制彩礼的规定。规定中提到,结婚双方均不得以婚礼名义,收取大额彩礼。彩礼的上限,就以南平县两年的人均工资为限。去年南平县年人均工资是三万块钱,两年就是六万块钱。虽然这笔钱还是不少,可相对于此前动辄十几万二十几万的彩礼钱,已经是九牛一毛了。 那些因为彩礼原因无法结婚的家庭,对此欢呼不已。 片刻之后,林大宝的身体再度勾起了邪火。他将杨翠花推到沙发上,色迷迷笑道:“翠花,上次你可是说过,以后什么姿势都会听我的……” “讨厌……” 杨翠花撅着屁股跪在沙发上,满脸羞红往后瞪了眼林大宝。她水汪汪的眸子里全是柔情,嘤咛道:“大宝,轻点……” 房间里再次响起了令人心猿意马的声音。 …… …… 第二天一大早,林大宝就来到南平水电站。南平水电站改制的消息已经公布,在南平县掀起了巨大的影响。幸好林大宝事先准备好了预案,同时发布了关于离退休员工的补偿金发放事宜和资深员工返聘公告。这两则爆炸性消息同时发布,终于将人们对改制的误解彻底消除。 而来南平水电站学习技术的第一批美人沟集团也已经到位。这些人都是从美人沟集团挑选出来的优秀员工,不管是工作态度还是学习态度都非常好。在林大宝的规划中,他们会在南平水电站学习三个月的时间。等美人沟水电站建成之后,他们中表现优秀的员工就会调回美人沟水电站上班。剩余的员工会继续在南平水电站学习,作为南平水电站的中坚力量进行培养。 至于那些老员工。如果他们愿意继续留下来工作,水电站也会承诺待遇不变。如果他们想退休养老,水电站也会给足该有的补偿金。 短短几天时间,南平水电站的面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水电站里来来往往的员工,精神状态都非常饱满。跟之前大家混日子吊儿郎当的模样,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水电站中的几台轮机24小时全面运转,电能负荷也拉到了最大。而且根据林大宝之前的合作协议,南平水电站的电量会优先供应给青山县。这样一来,青山县的电力荒问题终于提前得到了解决。 “林总,你来了。” 岳清雅见到林大宝进来,连忙迎了上来。最近这几天,岳清雅应该是南平水电站最忙碌的员工。由于安自强派系的老员工几乎被彻底清除出了水电站,所以很多文职和办公室岗位都出现了空缺。特别是岳清雅所在的人力资源部,竟然只剩下她一个人。而最近这段时间,老员工的统计、新员工的面试入职、补偿金的发放等繁琐工作,全部都堆积到了一起。岳清雅几乎是24小时连轴转,可是所有的工作竟然都有条不紊,完全没有出现失误。 就连何青青都对岳清雅赞不绝口,甚至想要将她带回美人沟集团去培养。只可惜岳清雅不愿意离开南平县,这才作罢。 不过这短短几天时间,对岳清雅的成长也非常有帮助。几天前,岳清雅还仅仅只是一个懵懂青涩的应届大学生。但是这几天的锻炼下来,岳清雅俨然已经展露出了一名女强人特有的干练和执行力。林大宝让岳清雅担任人力资源部经理,很多老员工原本还有抗拒心理。但是这几天合作下来,岳清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树立了自己的威望和决断。 有人甚至戏言,岳清雅是南平县的“小何青青”。 林大宝走到岳清雅身旁,笑道:“最近工作没有什么难题吧?” 岳清雅羞涩地摇摇头:“没有,都非常顺利。” “那就好。” 林大宝笑着点点头,道:“我是来说一声,我今天就要回青山县去。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联系我。” “林总你要回去?” 岳清雅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沉思片刻,突然笃定道:“林总,你放心回去吧。给我一年时间,我会让你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南平水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