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成功人士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成功人士

“不,我不走!我要等大宝一起。”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你们要是敢诬陷大宝,我就去告你们!” “见不到大宝我是不会走的。” “……” 派出所中,杨翠花态度坚决不肯离开。杨胜利拿着办好的手续,对杨翠花苦口婆心劝说道 :“翠花啊,你这次能这么离开,多亏了妹夫帮忙呢。你听哥一句劝,咱们赶紧走吧。” 杨翠花冷笑一声:“连妹夫都叫上了?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了吗?我再说一句,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他。你要是想要彩礼,为什么不让嫂子嫁过去。” 杨胜利没想到一贯性子柔软的杨翠花竟然也有这么牙尖嘴利的时候,当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面露难堪,尴尬道:“翠花你怎么说话的呢。她是你嫂子。” “呵呵,我杨翠花从今天开始没有哥哥,也没有嫂子。我再说一次,你们赶紧把大宝弄出来。要不然我就把你们昨晚的事情说出去。” “哎哟,翠花你吓唬谁呢?你还当我们是吓大的?” 张玲华冷哼一声,讥讽道:“你口口声大宝大宝。我就是不明白,那个乡巴佬到底有什么好的?你看他被抓进派出所里,半点办法都没有。你再看看妹夫,人家是堂堂电力局科长。就算是进了派出所,也可以待在VIP接待室里。就算是有犯罪嫌疑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晚上就没事了!什么叫成功男人,这就叫成功男人!” 张玲华阴阳怪气说道:“人家不嫌你是寡妇,你早就应该烧香拜佛了。我们是一家人,难道还会还会害你不成?你不信我们也就罢了,居然愿意相信那个穷酸小子?我真是不明白,那个穷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杨翠花讥讽地看着哥嫂,嘴角浮出一丝怜悯的弧度:“大宝是穷小子?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好了。” 一旁的郑老九咳嗽两声,打断三人的争论。他望向杨翠花,摆出一副温柔的笑容:“翠花啊,你哥嫂也是为了你好。咱们成人的世界,理智是要大于感性的。我承认那个林大宝是比我年轻一些。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现在年轻,但以后终归是要老的。可是你能保证他到了我这个年纪,可以像我一样成功吗?他只是一个农民工,是没有未来的。你要是跟了他,以后的日子会过得过得非常非常辛苦的。” 杨翠花讥讽看着他:“你该不会真的觉得自己很成功吧?你的自信难道是大水冲来的吧?我告诉你,你连给大宝提鞋都不配。” “呵呵。” 郑老九傲然笑了笑:“这就要看你对成功的概念是怎么理解的了。我承认自己不像亿万富翁那么有钱。毕竟那都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人物,咱们没有资格去比。但是我这个年纪已经有房有车了,而且还是公务员。在南平县这个地方,很多事情我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我觉得我这已经属于非常成功了。” 张玲华连忙附和道:“就是就是。就算是在派出所中,大家都要给妹夫面子。妹夫,我刚看到派出所外面停着秦毅县长的车子。你是不是连县长都能见上面说上话?” 郑老九含蓄笑了笑:“我跟秦毅县长很熟悉的,他是我的老大哥。不过你们要低调,不要张扬。要不然对我的仕途有影响的。” 张玲华和杨胜利羡慕地互相看了一眼,连忙重重点头。 “翠花,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张玲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抓住杨翠花的手,拉着她朝门外走去。杨翠花没有料到张玲华的力气这么大,顿时一边反抗一边大叫起来。 一旁的派出所工作人员见状,阴沉着脸呵斥道:“要是不想走,就统统别走了!今天秦县长在我们这里检查工作,你们别惹出事情来。” 郑老九连忙点头哈腰道歉:“不会的不会的,我们马上就走。” 说着,三人拖着杨翠花快步来到停车场。刚刚走到停车场,杨胜利等人就见到一群人前呼后拥从另外一个方向也走了进来。为首一个人龙行虎步,走路虎虎生风,十分显眼。杨胜利忍不住停下脚步,小声说道:“是秦县长。” 张玲华看着这架势,满脸羡慕说道:“真是气派啊。咱们什么时候能像这样,那就过瘾了。” 她望向郑老九,好奇问道:“妹夫,秦县长在那里,你要过去过去打个招呼吗?” 郑老九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解释道:“那个……他在视察工作,我不方便去打扰他。我们公事私事分得很清楚的。” 两人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说话间,秦毅等人在停车场里停下脚步,似乎在等人。杨玲华一见,更加好奇问道:“秦县长是在等人吗?” 杨胜利也疑惑道:“看起来像。但是谁的派头这么大,居然让秦县长亲自等着?你们看,秦县长脸上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 郑老九揣测道:“我猜是市里某位大领导吧。秦县长性格很急的,作风也非常强势。我听说县政府里的工作人员,从来没有人敢让秦县长等着。秦县长的口头禅就是,浪费他的时间就等于浪费南平县人民的钱!” “市领导啊……老公,我要等着看看是哪位大领导!咱们什么时候能认识这种大人物就好了。” “……” 杨胜利和张玲华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无羡慕看着那边。虽然同在停车场中,但是两拨人却像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一边是高高在上的领导阶层,一边则是苦苦挣扎的下层民众。 很快,一个人影出现在楼梯口,然后缓缓朝这边走来。杨胜利和和张玲华不禁愣了一下。他们俩远远看去,觉得那个身影似乎有些眼熟。可距离太远,看不清楚长相。 只有杨翠花脸上浮出了灿烂的笑容,就仿佛四月里的春风吹过,百花齐放。 那边,秦毅举起手喊道:“大宝,这边。我刚刚心里还在忐忑,你会不会真的放我鸽子呢。这顿饭算是我给你赔礼道歉。我反正想好了,今天你要是不下来,我就算是等到半夜,也要死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