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随波逐流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七十章:随波逐流

秦毅早年参军,参加过边境战争。从军队退役以后,他又从一个小小的街道办事处办事员起步,慢慢升到现在县长的位置。这一路走来,秦毅均是脚踏实地,不管是性格还是做事风格,都十分强硬。常年的官场印染,更是让他身上自带一股上位者的霸道气势。特别是在南平县这些下属眼中,秦毅几乎就是恐怖的代名词。 此时的秦毅怒发冲冠,情绪几乎到达爆发的边缘。安自强等人根本不敢与秦毅对视,一个个头弯得比肩膀还低。 更不要说贾瑞生了。此时他几乎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 秦毅步步紧逼,来到贾瑞生面前。他身高几乎比贾瑞生高出一头,此时居高临下盯着他,如同一只愤怒的饿虎。贾瑞生目光闪躲,喃喃道:“那个……秦县长,我们在三全大酒店的现场提取了证据,而且还有当事人的证词……” 秦毅皱起了眉头:“什么证据。” 贾瑞生小心翼翼说道:“是现场遗留的指纹,包括当事人郑老九的证词。还有一些是脚印和血液样本。在这些证据的检查结果出来之前,我建议还是谨慎处理比较好。虽然林总身家过亿,而且我也相信林总的人品。但是为了给林总一个清白,我觉得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妥当。” 听到贾瑞生的话,秦毅的态度稍微有些好转。他转向派出所所长,皱眉问道:“这是你们的办案程序是吗?” 所长忙不迭点头:“是这样的。在证据检测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觉得贾瑞生的做法并无不妥。” 秦毅这才缓缓点头。 见到秦毅的态度转变,所有人都是重重松了一口气。特别是贾瑞生,后背的衣服几乎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他目光扫向拘留室中的林大宝,露出侥幸神情。幸好之前证据结果没有公布出来,要不然自己可真的要遭殃了。接下来自己只需要去证据科,把那些检测结果的时间修改成今天就可以了。 “秦县长,不是这样的。” 正在这时,走廊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清冷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贾瑞生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情顿时沉到谷底。他望向声音方向,一道俏丽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是尚心悠。 秦毅目光转向尚心悠,沉声问道:“小姑娘,什么东西不是这样?” 贾瑞生也气急败坏,急急说道:“小尚,我们正在向秦县长汇报工作,你别捣乱。” 说着,他又向秦毅着急解释道:“秦县长,这是我们派出所的实习生。跟她同一届的实习生都转正了,只有她因为工作问题迟迟没有转正,所以有点情绪。” 秦毅冷哼一声,皱眉望向贾瑞生:“我跟你说话了吗?我说话的时候,有你插嘴的份吗?” 贾瑞生身体猛地一怔,脸上铁青退到一旁。 秦毅缓缓走到尚心悠面前,语气尽量舒缓问道:“小姑娘,你的声音我记得。之前用大宝的手机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不是你?把你刚刚的话说话。有我在,没有人敢把你怎么样。” 尚心悠望了眼拘留室中的林大宝,原本紧张的心情顿时舒缓了许多。她深吸一口气,对秦毅说道:“秦县长,之前是大宝让我给你打电话的。刚刚贾瑞生说的话不对,他欺骗了你。” 贾瑞生一听,抬高声音质问道:“你少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欺骗秦县长了。” 秦毅淡淡道:“我再说一次。你要是再敢打断我们的对话,我马上让你从警察队伍中滚蛋,你信不信!” 贾瑞生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连忙咬牙退到一旁。 秦毅尽量和颜悦色对尚心悠说道:“小尚警官,你继续说。贾瑞生怎么欺骗我了?” 尚心悠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贾瑞生说三全大酒店的证据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他才暂时把林大宝关进了拘留室里。这个说法是错的。案件证据今天早上就出来了,我还拿给他看过。证据显示,林大宝跟那次案件并没有任何关系。相反的,证据表明郑老九曾经给杨翠花下药,有迷奸未遂的嫌疑。” “但是贾瑞生为了讨好郑老九,就故意说没有看到证据。他想把这个案子做成林大宝入室抢劫,让他替郑老九顶罪!” 偌大的走廊中,只有尚心悠一个人的声音在回荡。脆生生的声音十分亲切,带着独属于青春的气息。但此时落在众人耳中,这声音却如同催命符咒一样,让他们不寒而栗。 秦毅耐心听完,脸上的表情逐渐退去,看不出悲喜。他的呼吸平顺,丝毫感觉不到有任何变化。但是众人心中却更加胆怯,仿佛是暴风雨中的平静,让他们不寒而栗。 他转向贾瑞生,一字一句慢慢问道:“小尚说的是真的吗?” 贾瑞生畏惧地收回目光,唯唯诺诺反驳道:“不……不是真的……我没有见过那些资料……” 尚心悠掏出林大宝的手机,按下录音播放键。顿时,贾瑞生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谁说证据科的证据就是正确的?我是你的前辈,我说这个人有问题,那就是有问题。” “我看这个人不爽,我就是要整他!这件事情我说了算!” “呵呵,郑老九是电力局的科长。咱们给他卖个面子,以后总有用得上的时候。” “……” “咕咚。” 贾瑞生艰难吞下一口口水,突然歇斯底里怒吼起来:“贱人,你敢偷偷录音!” 尚心悠摇头,苦涩道:“这不是我录的,而是林大宝录下来的。我原本是不打算拿出来的。但是我没有想到,在所有证据都齐备的情况下,你居然还百般狡辩。老贾,一步错并没有关系。但是最要紧的是不要步步错。你干警察十几年了,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 拘留室中的林大宝终于起身,缓缓走到门口,隔着铁栏杆看着众人:“他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想明白。人心呐,就像是水面上的一片落叶,总是逃不过随波逐流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