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九章:谁瞎了眼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谁瞎了眼

“完蛋了。” 安自强等人面如死灰。什么叫猪队友,贾瑞生这种才是真正的猪队友!三人原本还打算修复跟林大宝的关系,但是现在这种局面……哪里还有半点可能性。 林大宝扫了眼众人,淡淡道:“这派出所,从根里就烂了啊。好,非常好!这次来南平县,果然让我长了见识!” 安自强表情慌乱,连连说道:“林总,这件事情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啊……这都是贾瑞生自己搞出来的事情。贾瑞生,你说是不是!” 贾瑞生不禁打了个哆嗦,喃喃道:“林总……林总我错了。我不知道你就是美人沟集团的老板……林总你快出来吧,我给你赔罪。” “出来?” 林大宝冷笑一声,靠墙坐在拘留室的椅子上:“既然我犯了罪,哪能这么容易出来呢。想让我出来可以,叫秦毅亲自来接我。” “秦县长……” 四人顿时面如死灰。这要是让秦毅知道这件事情,四个人恐怕真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特别是贾瑞生,此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原本谋划得好好的,没想到瞬间就化成了泡影。 自己现在是羊肉没吃到,反而惹来一身骚。 贾瑞生想了想,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林总,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求求你了,你就赶紧出来吧……” …… …… “老婆,你说我们以后是买一辆宝马还是奔驰呢?” 一辆比亚迪汽车,正向派出所方向飞驰而去。杨胜利一边开车,一边对副驾驶座的张玲华说道。车子里播放着凤凰传奇嘹亮的歌声,让人心潮澎湃。 张玲华看着窗外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杨胜利觉得奇怪,扭头问道:“老婆你怎么了?为什么看起来忧心忡忡的?” 张玲华冷哼一声,没好气道:“你昨晚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为什么今天派出所会打电话来,让我们去接人?我左眼皮一直跳,该不会出事吧?” 杨胜利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在担忧什么呢,原来是这点破事。老婆,我早上不是跟你说了嘛。昨晚警察例行检查,才把翠花和郑老九带去派出所的。” “该不会是我们给翠花下药的事情被发现了吧?” 杨胜利一愣,旋即马上摇头:“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是这件事情被发现了,派出所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让我们去领人回来。我哥你说,早上派出所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听到郑老九就站在警察旁边呢。他们称兄道弟,听声音非常熟悉。” “没事就好。” 张玲华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她不无羡慕说道:“公务员就是好啊。郑老九是电力局员工,就算是在派出所里都有面子。如果是别人摊上这件事情,指不定要被关多久呢。” “呵呵,以后他就是我们妹夫了。下次家里要是有什么事情,他能袖手旁观不帮忙吗?老婆你说,咱们下次换成是买宝马还是买奔驰?” 张玲华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彩礼就二十多万,买得起个屁啊。” 杨胜利闻言,满不在乎道:“这算啥啊。等我到了南平水电站上班,钱还不是小意思。我听说好多人在里面靠偷电缆也发财了呢。等我上班转正以后,肯定能搞出一部宝马的钱来。” 说话间,杨胜利已经开着车子来到了派出所门口。张玲华从副驾驶座站起来,冷笑道:“宝马也好奔驰也罢,我觉得都没有前面那辆车好。” “前面那辆?” 杨胜利抬眼望去,发现是一辆老款的奥迪A6轿车。他冷哼一声,说道:“奥迪了不起啊。老子迟早也买得起。” 他扫了眼奥迪车车牌,然后马上捂住了杨翠花的嘴巴。他压低声音,责怪道:“你是不是皮痒了?你知道这辆是谁的车吗?” 张玲华被杨胜利凝重的表情吓了一跳,连忙摇头说不知道。 杨胜利说道:“你看车牌,这是咱们秦毅秦县长的专车。你眼光够好的啊,竟然一眼就看中县长的车子了。我告诉你,听说秦县长的脾气不太好。咱们还是离他远一点好。” 张玲华连忙点点头,然后跟杨胜利一起从侧门并肩走进派出所。她一边走一边问道:“老公,你说秦县长突然来派出所做什么?他该不会是为了昨天晚上翠花的事情来的吧?” 杨胜利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婆你是不是傻了?秦县长那可是日理万机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情过来。谁会有这么大的面子,让他专门来跑一趟?翠花吗?还是那个美人沟村的乡巴佬?” 张玲华转念想了想,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她自嘲笑了笑,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两人很快找到了郑老九,马上殷勤喊道:“妹夫,我们来接你回家。今天晚上咱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 …… …… “秦县长。” “秦县长。” 派出所拘留室的走廊里一片肃静。上至派出所所长,下至拘留室协警,此时都毕恭毕敬站在走廊两侧,大气都不敢喘。安自强和孙宝善等人更是满脸局促,手足无措。 只有林大宝优哉游哉坐在拘留室的铁质板凳上,饶有兴致看着众人。 秦毅一眼就看到了林大宝,眼睛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他扫了眼众人,突然怒吼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派出所所长也是一头雾水。他原本正在小三家里吃饭,吃了一半一半被人打电话叫了过来。他扫了眼众人,对贾瑞生急急道:“贾瑞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贾瑞生面如死灰,结结巴巴道:“事情是……这,这样的。昨晚上我接到报警,说三全……三全大酒店抓到了小偷。我就去把人带了回来……我也不知道疑犯就是美人沟集团的林……林总。” “小偷?” 秦毅烦躁地在走廊中来回踱步。沉重的脚步声“咚咚咚”直响,显得周围空气更加压抑,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他猛地在贾瑞生面前停下脚步,盯着他冷笑道:“你说林大宝是小偷?你知道不知道,林大宝有多少身家?你又知道不知道,他为了南平水电站重新运转,放弃了多少利益?你又知道不知道,他自己掏腰包垫付了那些离退休员工的补偿金?” “你觉得这样的人,会可能去当小偷吗!” “到底是你瞎了眼,还是当我是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