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态度转变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态度转变

贾瑞生快步走到两人面前。他目光从林大宝身上扫过,而后盯着尚心悠冷冷说道:“他是犯罪嫌疑人,你不知道吗?你打算带他去哪里?” 尚心悠心中顿时有些慌乱。她扭头,却见到林大宝脸上笑容淡然,仿佛有一种让人心安的魔力。尚心悠心中紧张局促的心理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沉声说道:“证据科的同事熬夜把酒店房间的证据化验出来了。现场并没有林大宝的指纹,郑老九身上的伤口也跟他无关,是一种疑似猫科动物爪子造成的。至于郑老九身上的骨折,也没有迹象表明是受外力作用。证据科的意见是,郑老九身上的伤势应该是处于意外,并没有犯罪嫌疑人。” “这怎么可能!” 贾瑞生闻言一愣,马上抢过尚心悠手中的证据报告看了起来。他飞快浏览完,脸上更是阴晴不定。片刻后,他才冷哼一声:“这又能说明什么。很多证据,并不是靠这种检测就能判断的。再说了,证据科熬夜加班,化验出来的结果未必就是准的。” 尚心悠露出惊讶神色,忍不住质疑道:“老贾,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证据科的同事为了这个案子,好不容易熬夜通宵才把这些整理出来。老贾你不体谅他们也就罢了,怎么可以可以质疑呢。再说了,证据科提供的化验和检测结果,是可以直接作为法庭证据的。我们都是警察,怎么可以不认这个证据呢。” “呵呵,我不管这么多,总之我觉得这个人有问题,你不能这样带他走。我是你的前辈,这件事情我说了算。” 两人的争执很快引起了围观。其他警察也纷纷围了过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多人甚至没有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便站在贾瑞生这边,开始大声指责尚心悠。 尚心悠心中委屈,不甘示弱反驳。但是没想到指责的人却越来越多,让她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林大宝忍不住摇了摇头。看来这小姑娘在派出所的人缘确实不怎么样啊。怪不得都这么久了还一直没有转正。派出所这些都是老油条,平时拉帮结派的。尚心悠这种入世未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 他忍不住伸手拉了拉尚心悠的胳膊。尚心悠不解,目光扫了过来。 林大宝向她微微摇头,示意她别激动。 尚心悠一愣,很快明白过来。如果依照她以前的做事风格,她肯定会跟贾瑞生据理力争,甚至不惜吵到派出所所长那里去。但是现在,她马上就想起了之前林大宝对她的叮嘱。虽然林大宝的建议并不是她的行事风格,但不知为何,她却从心底里觉得林大宝是对的。 林大宝宽厚宽厚淡然的笑容,几乎将她心中的愤懑一扫而空。她原本躁动的心境,马上变得平静下来。 尚心悠深吸一口气,说道:“老贾对不起,我错了。” 贾瑞生一愣,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你说什么?” 其他人也是一脸呆滞。 尚心悠继续淡淡道:“老贾,我不该跟你起争执的。确实,你要是觉得对方还有犯罪嫌疑的话,就应该继续调查。我经验没有你们充足,应该尊重你们的意见。” “这……”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要知道尚心悠可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油盐不进,刚来上班第一天就把所长给顶撞了,为此还得了个小辣椒的外号。在这几个月的工作中,她可没少得罪其他同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迟迟没有转正。 没想到今天,她居然会主动认怂认错!这在众人印象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马上有人笑了起来:“老贾你好大的面子啊,竟然可以让小尚主动认错。” 尚心悠诚恳道:“确实是我做得不对,给大家的工作造成麻烦了。老贾,这个嫌疑人该怎么处理?” 贾瑞生的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他想了想,沉声说道:“先扔到拘留室吧。” “拘留室?” 其他警察脸上露出诡异神情,似笑非笑。 贾瑞生见状,马上询问道:“拘留室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马上有警察开口解释道:“白队长他们被关在里面呢。” 贾瑞生失声惊呼:“白队被关在拘留室?这怎么可能呢!他昨天不是去供电所出任务了吗?我记得供电所的安自强跟白队的关系很好,怎么可能会出事。” 有人闻言,马上把贾瑞生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道:“老贾你昨天没开会,可能不知道情况。我告诉你,昨天咱们南平县的电力系统出了大事了。整个电力系统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特别是南平水电站,现在连股东都换了。安自强和孙宝善现在就在咱们所里关着呢。白队也是因为运气不好牵扯进了这件事情里,所以所以倒了大霉。他们仨现在关在一起,火气大得很。谁都不敢去触霉头。” 贾瑞生连忙追问:“到底是咋回事?南平水电站变成谁的了?” 对方摇摇头,答道:“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目前是由秦毅秦县长亲自抓这件事情,所有人都不敢插手。我听说南平水电站改制了,股东换成了一个青山县民企。不过县政府还没有正式向外面公布,所以大家都不太清楚细节。” 贾瑞生冷哼一声:“好好的国企南平水电站,竟然被一个外地民企合并了,真是丢脸!” “那这小子呢?难道跟白队他们关在一起?白队这两天的心情可不好,估计够这小子喝一壶的。” “呵呵,这小子本来就欠收拾。你先带他去办手续,我去看看白队。” “那个叫杨翠花的人怎么处理?小尚把她安排在值班室休息呢。啧啧,那女人真是极品。怪不得郑老九会把控不住自己……” 贾瑞生想了想,说道:“让她跟郑老九一起离开吧,顺便再通知她家人一起来接人……” 同事打断贾瑞生的话,皱眉说道:“老贾,让郑老九把她带走会不会不太合适?毕竟郑老九在酒店里,真的是想非礼她……万一要是再出事就麻烦了……” 贾瑞生闻言冷哼一声:“人家情侣之间的事情,咱们掺和什么。再说郑老九这人蛮机灵的,没准能趁着这次水电站改制上位也说不定。咱们先跟他打好关系,以后总有用得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