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好警察坏警察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好警察坏警察

“我小时候的志愿是当警察。电视里的警察穿着一身警服,每天惩恶扬善。我觉得特别帅。” “但是我七岁那年,跟我爸推着车去县城卖橘子。有混混来收保护费,我们交不起钱,摊子被砸了。警察非但不管,还跟那些混混称兄道弟。从那时我就知道,电视里都是骗人。” “后来长大了。我们学校成绩最好的那批人都去考了重点高中,甚至是重点大学。反而是成绩最差的那群人,纷纷通过关系当上了警察。这时候我才明白。所谓的警察和混混,区别也只不过是一身衣服而已。” “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却帮着坏人欺负我们。你们这叫吃里扒外。我林大宝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 林大宝起身,目光平静看着这名警察。对方心中惊愕万分,林大宝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让他几乎无法喘息。此时的他,就仿佛在面对一头神圣巨龙。对方的威严,足以让他全面崩溃。 他身体不由自主往后退去,靠在了墙角。他手里紧紧捏着一根警棍,结结巴巴说道:“我警告……你……别,别乱来!这里是警察局!” 他话音未落,下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他连忙伸手去摸,发现自己下巴竟然脱臼了。他想要惨叫,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林大宝的语气平淡,就仿佛在说家长里短的琐事:“你不是想知道我对郑老九做了什么吗?我现在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 林大宝伸手探出,巫皇真气如同一头巨蟒呼啸而出,将这名警察一口吞下。 …… …… “证据报告出来了。郑老九的伤势跟林大宝没有任何关系。” 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紧接着,尚心悠手里拿着资料袋冲了进来。她刚一进门,马上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审讯室中,林大宝依旧好整以暇坐在椅子上,手腕上带着手铐。但是那名警察却蜷缩在墙角,目光呆滞双目无神。 他身体甚至还在瑟瑟发抖。 “这……老方你怎么了?” 尚心悠连忙冲过去,想要将那名警察扶起来。没想到他尖叫了一声,身体拼命挣扎:“别碰我!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啊!” 他身体拼命蜷缩在墙角,仿佛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尚心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对林大宝怒目而视:“你对他做了什么!” 林大宝举起手,亮出手腕上的手铐:“警察同志,说话要讲证据啊。我被拷在椅子上,你觉得我能对他做什么?” “监控!对,监控!” 尚心悠一拍脑袋,连忙向四周的监控望去。直到这时她才看到墙角的摄像头都被人挡住了。尚心悠一愣,顿时皱起了眉头。她听说过老方的审问风格。每次他把摄像头挡住,就代表他要对嫌犯动粗。这几乎已经是派出所里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为此尚心悠没少向上面反映,质疑这种做法。但所有反映资料都石沉大海,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想到今天,老方终于踢到了铁板。 尚心悠冷冷盯着林大宝:“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林大宝满脸无辜,露出人畜无伤的笑容:“警官,凡事要讲究证据啊。说到证据,这名方警官刚刚在写了很多笔录,似乎是认罪书嘛。” 尚心悠连忙拿起笔录看了看,上面赫然都是老方自己坦白的罪行。从刑讯逼供到勾结流氓收保护费,甚至是贪污受贿的证据应有尽有。其中很多甚至涉及了派出所其他领导。尚心悠越看越触目惊心,拿着笔录蹲在老方警察面前:“这些都是真的吗?” 老方惊恐地盯着林大宝,连连点头:“都是真的。” 饶是尚心悠都觉得手足无措。她想了想,拿着笔录气呼呼打开门,准备去质问其他人。 林大宝在后面淡淡说道:“我可以断定。只要你离开这间审讯室,手里的证据就保不住了。” 尚心悠一只脚都跨出了大门,此时又收了回来:“你什么意思?” 林大宝呵呵笑道:“你告诉我你现在出去准备怎么做?拿着拿着证据去质问派出所所长?这么做有两个结果。第一,所长和其他领导主动认罪,伸出手让你把他拷起来。第二个结果就是他们会把你手里的证据抢走,然后随便找一个理由把你开除,甚至让你蹲监狱。这家派出所,从根里就烂了。你自己掂量一下,哪个结果最有可能发生。” 尚心悠略一沉思,脸色马上变得煞白。她想反驳林大宝的话,但是却无助地发现林大宝说的都是真的。 她下意识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不知不觉,她已经把林大宝当成了自己可以信赖的队友。 “很简单,假装没事发生。然后找到一个可以压制住你们派出所所长的大官,把证据交给他。” 尚心悠马上无奈地苦笑了一声:“不瞒你说,我也才来南平县派出所没多久。根本不认识什么大官。” “这样啊。” 林大宝想了想,说道:“我认识一个。你把我手机拿来,我打个电话。我有个朋友今天要请我吃饭,回头你把资料给他就行了。” “你的朋友?” 尚心悠不禁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林大宝。林大宝穿着普通,全身上下加起来恐怕不超过300块钱。就连手机都是频临淘汰的华为老款。她忍不住苦笑道:“你朋友是什么身份?不是我泼你冷水,一般人根本不够资格的。我们派出所是城区分局,所长的职级是副处。想要稳压住我们所长的人,除非是县政府的领导。最起码也要是副县长级别的。”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呵呵,我心里有数的。” 尚心悠沉思许久,才终于点头:“行吧!反正刚刚三全大酒店的证据出来了,确实跟你没关系,连你的指纹都没有。这样,你先跟我去办手续,然后把手机还给你。” “多谢。” 林大宝跟着尚心悠离开审讯室。可还没走两步,贾瑞生冷冰冰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小尚,你带犯罪嫌疑人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