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出警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出警

“杨翠花是你的女人……” 郑老九从心底里涌出一阵彻骨寒意。杨胜利跟他介绍过,杨翠花是寡妇,丈夫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而郑老九的老婆一直没能生出儿子,因此两人才狼狈为奸一拍即合,准备把杨翠花骗过来当小三。 至于杨翠花有没有男朋友,两人完全没有在意。就算是有又能怎么样?听说杨翠花夫家是一个叫美人沟村的地方,非常贫穷。当初她前夫就是砸锅卖铁才给足了聘礼把杨翠花娶进门的。只可惜一天都没享受到,就出了车祸死了。 这种没钱又没人的村子,就算是来南平县也掀不起风浪。 可是郑老九万万没有想到,杨翠花竟然真的是有男人的,而且她的男人还是这种狠角色。 “大哥!大哥!” 郑老九倒吸凉气,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他连连求饶,说道:“大哥,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我要是知道翠花是你的女人,打死我都不敢碰她……不对大哥,我现在也没有碰她啊!我连手都没摸一下……是女服务员把她抬到床上去的。” “呵呵,所以你的手还在。” 林大宝目光依旧冰冷。他手中的匕首就跟有灵性一样,在指尖滴溜溜转动。下一秒,匕首如银线拉长,在郑老九的脸上再次留下一道血痕。 “啊……大哥饶命啊!我以后真的不敢啊!” 郑老九的惨叫声再次响了起来。正在这时,门口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先生,请您安静一下。有住客投诉您太吵了。” “救命!” 郑老九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猛地打开了房门。他屁滚尿流冲了出去,摔在走廊上大喊道:“救命啊!杀人了啊!” “杀人?” 走廊上的服务员闻言大惊,连忙拨打电话报警。这时,林大宝才抱着杨翠花施施然走出了房间。杨翠花微微转醒,疲惫问道:“大宝……你怎么来了?” 林大宝朝她笑笑:“我来接你回家。” 杨翠花脸上浮起两朵娇羞,顿时低下头。很快,她又回想起之前的事情,连忙捂住胸口惊呼道:“大宝,有人给我下药。我没事吧?” 林大宝朝她摇摇头,笑道:“我之前就说过,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的。” “小子,你给我等着!这里是南平县,不弄死我跟你姓!” 郑老九此时已然没有了之前的惊恐模样,而是面目狰狞对林大宝威胁道:“翠花是你的女人?你给我等着,我迟早干死她! “咔嚓!” 郑老九的双腿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紧接着他身体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地上。郑老九抱着膝盖,厉声惨叫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酒店服务员也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大宝满脸无辜,对服务员说道:“你们看到了,我什么都没做对吧。他是因为骨质疏松,自己骨折了。等会儿警察来了,你们可得替我作证。” 服务员机械性地点了点头。 林大宝继续说道:“房间里那几份打包的快餐要保留好。里面被人下了迷药,想害这位女士。如果你们不想在酒店里闹出这种丑事,就保留好一切证据。” “另外把监控录像也调出来,配合警方调查。” “去叫救护车,对这位女士进行抽血化验。她血液应该还残留有迷药成分。” 林大宝有条不紊,一条一条发布指令,就跟警察似的。这服务员不自觉被林大宝的身上自信而独特的气质所吸引,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马上去办。” 很快,所有东西都准备好。酒店外面也响起了尖利的警笛声。几名警察飞快冲上走廊。其中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警花率先喊道:“是谁报的警?” 服务员连忙上前,慌乱答道:“警察同志,是我们酒店报警的。这位先生他下迷药迷晕了这位小姐,想图谋不轨……” “迷药?侵犯未遂?” 女警察的精神马上提了起来,这可是大案子啊。他又看到地上惨叫连连的郑老九,皱眉问道:“是谁把他打成这个样子的?” 郑老九连忙指向林大宝,凄惨大喊起来:“是他干的!我是电力局的员工!你们快把他抓起来啊。” “电力局的?被打成这样?” 女警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郑老九,脸上露出惊讶神情。此时的郑老九手脚均以一个诡异的弧度扭曲着,显然是已经断了。而且他的一只耳朵掉了,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除此之外,他身上也伤痕累累,不知道是被什么利器所伤。 她马上警觉盯着林大宝,掏出了手铐:“是你干的?” 林大宝摊摊手:“当然不是我。他又不是智障,我一个人能把他打成这个样子。建议你们先调查案发现场,然后再做决定比较好。” “哼!不用提醒。” 女警察说完就风风火火冲进了房间中。走廊上,一名四十多岁的警察使了个眼色,马上有人拿手铐将林大宝控制住。杨翠花见状,马上质疑道:“凭什么只给大宝戴手铐。” “呵呵,就凭他是犯罪嫌疑人。你再啰嗦,把你也拷起来。” 女警察也探出头,狐疑道:“老贾,他们还不是嫌疑人,不能上手铐啊。” 老贾压低声音,语重心长道:“小尚啊,你刚毕业不懂。这里是电力局旗下的宾馆,伤者又是又是电力局的职工,你说我应该处理谁?咱们南平县就这么小,低头不见抬头见。” 女警察还想说什么,就见到贾瑞生朝她摆摆手:“别说了,先勘察现场。” 尚心悠无奈,只能重新返回房间。她扫了眼房间,有些惊讶说道:“现场证据保护得这么好?” 服务员连忙解释道:“是刚刚那位先生让我们提前保留证据的。我们还拍了照片,监控录像也保存好了。” 尚心悠深深看了林大宝一眼,神色复杂。她取出各种仪器,认真收集证据。许久之后,她才返回走廊,对贾瑞生贾瑞生狐疑道:“老贾,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应该不是故意伤害……” 贾瑞生扫了眼林大宝,挥挥手道:“统统带回派出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