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哪来的胆子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哪来的胆子

“满足我怎么死的愿望?” 郑老九愣了一下,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抵着房门,警惕看着林大宝。 他环顾了一眼房间。房门还是锁着的,墙上窗户也很小,不可能爬得进来。最关键的是,他刚刚为了防止杨翠花醒过来逃跑,还特意把房门反锁了。就算是对方有房卡,也不能从门口进来。 可对方是怎么凭空出现在在房间中的?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林大宝。眼前这个男子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中等身高,容貌显得有些憨厚。他身上穿着一套简单朴素的白体恤,下身是灰色运动裤。这身打扮看起来就跟路上随处可见的农民工没什么区别。 难道是小偷? 郑老九又看了看窗外。这个房间在顶楼,窗户也没有防盗窗,确实是最容易遭贼的。 郑老九的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他深吸一口气,盯着林大宝讥讽道:“小偷?头一回见到小偷这么猖狂的。赶紧给老子滚蛋,要不然弄死你!” 他掏出手机挥了挥,威胁道:“老子今天心情好,就不报警了。” “我是小偷?” 饶是林大宝也愣了一下,旋即似笑非笑看着郑老九:“要不你还是报警吧。不然等会儿就没机会了。” “你他娘的……” 郑老九瞧了眼床上的杨翠花,心中勃然大怒。他好不容易把杨翠花弄到床上,要是报警还不玩完。他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掏出电力局的工作证拍在桌子上,吼道:“你他娘的知不知道我是谁?敢在老子面前嚣张,信不信让你在南平县待不下去?” “电力局的?”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弧度。他望着郑老九忍不住摇摇头:“果然是将怂怂一窝。电力局的很牛逼?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待不下去。” “你!” 郑老九没想到林大宝竟然油盐不进。他想了想,突然掏出钱包嘿嘿笑道:“兄弟,你不就是要钱嘛。我知道你们道上的规矩,贼不走空嘛。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多少给你拿点儿钱。你呢,换个地方踩点。我这儿今天不太方便。” 说着,他指了指床上昏迷不醒的杨翠花,挤眉弄眼笑道:“兄弟,你懂的。” 说着,他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红色人民币,单手递给林大宝。在靠近林大宝的时候,郑老九藏在身后的右手猛地挥出,手里握着的电水壶狠狠砸向林大宝的后脑勺。 “敢威胁老子,死你丫的!” 郑老九狰狞嘶吼道。他手臂青筋暴起,一把电水壶更是虎虎生威。有滚烫的开水从里面洒出来,在手臂上留下一块块红点。 “呵呵。” 郑老九耳边传来林大宝戏谑的声音。紧接着,他惊愕地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被悬空定在空气中。电水壶在距离林大宝脑壳十公分左右的地方静止,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郑老九似乎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右手。从右肩往下延伸到手掌,几乎已经失去了控制。他连忙咬牙使劲,可是右臂依旧悬停在空中纹丝不动。 这条手臂仿佛已经不属于他了。 “这……” 郑老九的脸上露出惊愕神情,而后更是转为惊恐。他耳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接着他更加恐惧地发现自己的右臂竟然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过来,然后将满满一壶热水尽数倒在自己的脑袋上。 “啊!!!” 房间中响起了郑老九的惨叫声。这个电水壶有保温效果,里面的热水起码有九十几度。郑老九脸上的皮肤马上变得通红通红的,甚至已经有皮肤被烫出水泡。他挣扎着想要躲开,但是手臂却仿佛被人固定在空中,根本动弹不得。 “你是谁啊!!” 郑老九惨叫连连,身体因为极度恐惧而剧烈颤抖起来。此时他的面部狰狞,嘶吼道:“放开我!你别让我查到你是谁。” 林大宝这才从沙发上站起来,缓缓走到郑老九面前。他居高临下望着郑老九,认真说道:“不用调查。我叫林大宝,是青山县人。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麻烦。”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要满足你一个愿望。你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你……怎么死……” 郑老九望着眼前这个表情平静的年轻人,心态终于彻底崩溃。他裤裆里传来一阵骚臭味,竟然是被吓尿在裤子里。此时的他哀嚎连连,向林大宝求饶:“这位老大……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 “呵呵,回答错误。” 林大宝从口袋中取出一柄精致小巧的匕首,放在手中不停把玩:“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凌迟。这是从商周时期发明的刑罚,刽子手从受刑者身上割下肉来。在凌迟结束之前,受刑者绝对不能死。凌迟的刀法,从最开始的二十四刀,逐渐发展成四十八刀、六十四刀。等到清朝的时候,已经扩展到了一千多刀。只可惜啊,这种残酷的刑罚在光绪年间被废止了。” “不过我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过这种行刑方法,要不咱们试试?” “凌迟……” 郑老九不要命似的往后退去。脸上更是露出极度恐惧的神情:“我根本不认识你啊……救命,救命啊!” “你不认识我?” 林大宝脸上的笑容终于逐渐凝固。他打了个响指,郑老九右手终于被解开,身体也重重摔在地上。林大宝缓缓朝他走去,浑身上下释放着彻底的寒意:“你知道我这个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吗?” “钱!是钱!” 郑老九连忙把钱包朝林大宝扔去:“都给你。这些钱都给你。楼下还有一辆宝马,我也不要了!” 林大宝接过钱包,随手扔在一旁:“恭喜你,回答错误。” 手术刀急速掠过,如同一道银线向郑老九划去。下一刻,郑老九只觉得耳朵中有滚烫的液体留下。用手一摸,耳朵竟然落在地上。 “啊!!” 郑老九捂住耳朵,再次惨叫起来。他惊恐望着林大宝:“你……杨翠花是你什么人?” 林大宝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终于发现了?” 郑老九倒吸凉气,连连点头。 “呵呵,知道就好。我林大宝的女人,你哪来的胆子去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