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杨家村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杨家村

林大宝不免好奇问道:“彩礼这么高,真的有人讨得起这里的媳妇?” 要知道南平县的人均收入也不高,一年也就几万块钱。按照现在这个彩礼标准,恐怕一家人不吃不喝十几年都未必凑得够啊。为了一个媳妇,背上十几年甚至是二十几年的债务,实在是有点太夸张了。 出租车司机闻言冷笑道:“当然有啊,而且还不少。有人还在这里讨了好几个媳妇呢。” 林大宝闻言一愣:“一人讨了好几个媳妇?这是什么套路?” “呵呵,有钱大老板包养小三小四呗。杨家村的风气就是这样。只要你给得起钱,管你是不是已婚男人。就算是姐妹花共事一夫,也不是不可以的。只不过价格要贵一点。话说回来,杨家村的女人真是极品。看起来各个都长得漂亮,又特别有文化。那些有钱大老板都喜欢来这里寻找刺激。” 说话间,出租车已经来到了杨家村不远的地方。远远望去,杨家村规模十分恢弘,明显比周围的村子好上一大截。南平县虽然不像青山县一样是特级贫困县,但是村民收入也高不到哪里去。林大宝这一路行来,见到附近农村里也大多都是青砖瓦房,偶尔有几套贴了瓷砖的三层小楼。但是这杨家村就不一样了,清一色都是四层小洋房。外面各色瓷砖在太阳下熠熠生辉,显得十分气派。一条柏油大马路直通村子里,两边还种上了柏树。路上时不时有汽车开过,几乎都是二十万以上的B级车。 这架势,看起来甚至比美人沟村还要牛逼。 林大宝忍不住赞叹道:“这村子怎么会这么有钱?” 出租车司机冷哼一声:“都是卖女儿得来的钱,怎么会穷。别的地方就算有彩礼,那也是作为压箱底的钱还给小两口的。但是杨家村可不一样,这都是留给儿子的。” 林大宝摇头叹息。怪不得杨翠花的性格一直都比较柔弱,甚至有些逆来顺受。她从小生活在这么重男轻女的环境中,对性格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很快,出租车在杨家村村口停下。林大宝付了车费,从车子里钻了出来。出租车司机探出头,对林大宝语重心长道:“小伙子,你听我一句劝。想要找媳妇,哪里都可以去找。但是杨家村的媳妇,你还是要好好考虑清楚的。这里的女人呐,太金贵了。你要是家里没有矿,真的消费不起这样的女人。” 林大宝朝他笑笑,答道:“明白了,谢谢师傅。” 出租车绝尘而去。 林大宝站在村口看了两眼,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村子的风水有点古怪。村子三面环山,一面是一条笔直的柏油马路。村口位置很小,但是环山的三面却很大。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敞开的布袋。村口的柏油马路笔直伸出,就像是从口中伸出的的舌头。布袋象征着有进无出,舌头象征着贪得无厌。在巫皇传承中,这是典型的“贪财”格局。 更何况在村口两侧,竟然还摆了两头饕餮石像。饕餮在古代神话中,是以贪婪好吃而著称的。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将这种神兽当成吉祥物。 “小伙子,你找谁?” 几名大妈正坐在村口乘凉。其中一名大妈摇着扇子,主动向林大宝打招呼。看年纪,这名大妈应该有六十来岁了。但是她脸上抹得白白的,还涂着口红,看起来比小年轻还要时尚。只是脸上的白粉盖不住皱纹,反而显得更加苍老。她脖子上手上都是明晃晃的大金链子,沉甸甸地几乎要把脖子坠断。 林大宝露出一副人畜无伤的笑容,客气询问道:“这位大姐,我找杨翠花。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吗?” “大姐?” 老太婆先是一愣,而后“咯咯咯”笑了起来,脸上白粉窸窸窣窣往下掉。她捂着自己的脸,摆出一副娇羞的神情:“小伙子,你嘴巴真甜。老婆子我今年都62啦。” 林大宝大惊,一本正经道:“真的吗?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哈哈哈,小伙子你太实诚了。” 老太婆心中高兴,起身来到林大宝面前,围着他转了两圈。她一边看一边点头,满意道:“模样一般,但是身体还是壮实的。” 林大宝心中大怒,腹诽道:“你才模样一般呢。你全家都模样一般。” 老太婆接着问道:“你刚刚说要找谁来着?” “大姐,我找杨翠花。” 老太婆愣了一下,回头对其他人询问道:“咱们村有这么个人吗?” 其他人叽叽喳喳议论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老太婆拍着大腿说道:“是杨胜利家的女儿吧。就是被领养的,后来嫁出去死了老公的那个。” “对对,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她好像已经嫁出去好几年了吧。” “这女人克夫。听说结婚当天,新郎就出车祸死了。” “听说那个村子穷的很呢。” “我给你们说……” 另外一个老太婆压低声音,对其他人说道:“我听说杨胜利媳妇眼红彩礼钱。就把杨翠花拉回来了,准备找个夫家再嫁一次呢。” “有这事儿?二婚的,彩礼给不了多少吧。” “哼哼,杨胜利家没女儿,收不到彩礼穷得叮当响。现在唯一能卖钱的就是这个妹妹了。我听说对方家里有老婆,但是生不出儿子。他想找个小的,愿意给十万呢。要是能生出儿子,还可以多加十万。” “那也不错了。等于是白捡的钱。” “……” 几位老太婆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她们声音不大,但是依旧清楚传到了林大宝的耳中。林大宝的眼神也逐渐变得冰冷起来,脸色阴沉地可怕。他虽然之前就想到杨胜利夫妇肯定没安好心,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打的这种坏主意。 一名老太婆注意到林大宝脸色不对,问道:“小伙子,你没事吧?那杨翠花是你什么人?” 林大宝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呵呵笑道:“我是从青山县来的。她那边的亲戚托我带点东西给她。” “原来是这样。” 老太婆指着村里,介绍道:“你往村里一直走,看到那栋最破的房子就是他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