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证据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证据

安自强打死都想不到,林大宝这位身价过亿的大老板,竟然会“突发奇想”去应聘临时工。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位大老板站在一群打工仔中间,竟然没有任何违和感。 不管是他的气质还是形象,几乎都像极了农民工,甚至可以说是浑然天成。他就好像是一滴透明的水珠,可以融入任何环境当中。 林大宝咄咄逼人,接连抛出好几个问题。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就像是惊雷一般轰鸣作响,在众人耳膜中震动。安自强甚至觉得自己体内气血翻涌,几乎要吐出一口老血。 而林大宝的问题就像是一把锥子,将安自强虚构的一切扎得粉碎。南平水电站的虚假繁荣,此时就像是一块遮羞布一般,被林大宝毫不留情地揭露出来。 林大宝接连抛出几个问题,而后眼睛紧紧盯着安自强。安自强眼神心虚闪躲,几乎不敢于林大宝对视。片刻之后,他才鼓起勇气喃喃道:“林总,这些都是我们南平水电站内部的事情……” 何青青马上打断安自强的话,针锋相对道:“安总,这并不是你们南平水电站内部的事情。既然咱们两家要准备合作,就应该坦诚相待。只有让我们看到你们真实的经营水平,美人沟集团才会愿意与你签约。” 安自强脸色涨得通红,没有说话。 一旁的孙宝善狠狠盯了眼安自强,而后打官腔道:“林总、何总,早上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也在场。我觉得林总你可能对安自强有些误会。那些人确实不是什么好人,要不然也不会连警察都打。” “孙宝善!你才他娘的不是好人呢!” 正在这时,一声怒吼声从不远处传来。原来是顾前进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仓库里跑了出来,此时正大步流星朝这边赶来。顾前进冲到孙宝善面前,几乎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孙宝善,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为了修建南平水电站,自己掏腰包付工资,好不容易才把水电站桩基工程弄完。你们水电站半毛工程款都不给我,现在还诬陷我不是好人?我顾前进就算是人品再差,也比你孙宝善好上一百倍。你跟安自强在水电站互相勾结, 收取回扣。人在做天在看,难道你真以为别人不知道?” 孙宝善到底是电力局局长,是见过世面的人。他面不改色冷哼一声,呵斥道:“大呼小叫,你有没有一点素质?你说我收取回扣,贪污受贿,到底有没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你就是诬陷!诬陷政府领导,是要被抓去坐牢的!” 孙宝善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让顾前进也忍不住愣了一下。官和民,原本就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就算是顾前进占着理,但是被孙宝善威胁了两句,气势顿时也弱了许多。更何况他刚刚说的这些虽然都是事实,可他手里并没有证据。如果真的深究起来,恐怕会很麻烦。 孙宝善注意到顾前进脸色的变化,心中冷笑一声,明白了大半。他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讥讽道:“你们这群刁民,张口就来。还真当南平水电站没有王法了?现在是法制社会,凡事都要讲究证据的!” “没错,你们既然说我贪污受贿,就把证据拿出来!” 安自强得到孙宝善的“点拨”,也再度变得气势汹汹起来。他盯着顾前进,面色狰狞道:“顾前进,你手里没有证据吧?但是我告诉你,我有你偷电缆的证据!我会把那些监控录像统统提交给派出所,你到时候就等着吃牢饭吧!” 顾前进脸色更加难看,喃喃说不出话来。其他人也大多义愤填膺,可是也没有办法。安自强的事情虽然是公开的秘密,但是想要获取证据可不容易。他们都是退休工人,自然没有人脉和能力去拿到这些东西。 孙宝善望着陈有庆,爽朗大笑了两声:“老陈,这件事情让你见笑了。南平县不比你们青山县,群众素质都比较差。顾前进这些人是水电站的惯偷,被安自强抓住处理过几次。但是没有想到他们非但不知悔改,现在竟然还倒打一耙。更加可悲的是,居然还真的有人会相信这些刁民的话!” 孙宝善目光若有若无瞟向林大宝,对陈有庆继续说道:“既然这样,咱们两家水电站的合作就此罢手吧。两家电力局之间的协议,也一并作废。” “老孙,你别冲动啊。” 陈有庆一听就着急了,连忙把林大宝拉到一旁,劝阻道:“林总,这些人都没有证据,你为什么偏偏要相信他们呢?孙局长是我的老同学了,他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贪污受贿的事情的。” 孙宝善傲然抬头。 “你们想要证据是吗?” 林大宝从包里拿出一本营业执照复印件,扔在桌子上淡淡道:“我刚刚出去调查过了。水电站门口的废品收购站是专门收购电缆的。这家废品收购站的法人代表是一个叫费雯丽的女生。安总,你认识这个费雯丽吗?” 安自强的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起来。不过他还是摇摇头,干巴巴道:“不认识。” “呵呵,那这就很奇怪了。我查到在南平县一个叫水巷邻里花园的高档小区里有一套别墅,上面登记的名字刚好就是安总和费雯丽。这该不会是重名这么巧合吧?” 安自强额头上冒出细汗:“南平县这么大,是巧合又有什么奇怪的。” “那这就更有意思了。” 林大宝再度笑了起来。他又取出另外一份资料,扔在安自强面前:“这是水巷邻里幼儿园的入学资料。其中有一个名为安然的小孩儿,登记的父母名字就是安自强和费雯丽。而这两人登记的职业,居然刚好是南平水电站总经理和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安总,难道这件事情又是巧合吗?” 安自强脸色煞白。他一个踉跄,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地上。陈有庆见到安自强的神情,心中早已明白大半。他冷哼一声,不在搭理安自强。 “另外我这里还有几份有趣的合同。今年上半年,安总你在南平县全款购入了一套叠墅。但是更奇怪的是,房产证上的名字居然是孙宝善的。孙局长,这该不会又是重名吧?”